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神奇女侠与近日感悟


吉卜力早期作品里有不少神奇女侠,比如《风之谷》里的娜乌西卡,《小魔女宅急便》里的,《红猪》里的菲尔。《天空之城》我还没认真看,暂且不提。我最喜欢的是娜乌西卡,身为“风之谷”的公主,她不是娇柔的千金小姐,而是一位坦荡勇敢,有能力守护她的世界的王者。

娜乌西卡有很多优点,品高尚、心地纯洁、眼神明亮而坚定……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她的“无私”。不论遇到什么危难,她从不抱怨逃避。她会冲进火海抢救仍有一线生机的伤者,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征伐、杀戮而坦然成为敌国的人质,在趾高气昂的女将军临难之时,她也会毫不犹豫的伸出援手;为了不使幼虫葬身酸湖,她完全不顾自身安危的拼命阻拦,强忍双脚被酸水腐蚀的剧痛……所有这些,她都是想也没想,很自然的去做,没有一丝疑虑,没有一念是为她自己,这一点真的很了不起。

许多人会想,“无私”的人是不是很傻呢?现实社会里,谁不是把自身的利益、喜好看得最重呢?得到一点就高兴,失去一点就难过,喜欢的就要,不喜欢的就推开。而无私的人,似乎根本不想为自己谋取什么,甚至被人谋取了利益也不怨不念,不傻吗?可是在我眼里,这才是真正有智慧的人。这种智慧早已超越了盘算“我能得到什么?”的小聪明,是一种明明白白的纯凈与通透。

被娜乌西卡搭救的女将军恩将仇报,旁人无不纷纷指责、发牢骚,或慑于其淫威敢怒不敢言。唯独娜乌西卡既没有生气“我之前救了你,你怎么这样对我?”,也没有担忧“万一她控制不住伤了我怎么办?”,她只是很平静的问:“你到底在怕什么?”这样的平静,一般人真的很难做到,而这正是智慧的体现。因为心灵纯凈、通透,她只做她应该做的,坚持她应该坚持的,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观念、情绪,不容易被表面的东西牵动,也就罕有气恨与恐惧。

读到一位母亲的育儿心得,她说,要让孩子在做事时心有畏惧,但畏惧不是恐惧:

“恐惧与畏惧一字之差,效果是大不一样的。心有恐惧的人,内心是怯弱的;而对于头上的星空有敬畏之心的人,在浩瀚宇宙的寰抱下,其内心会越来越强大,坚韧而柔和。”

人所恐惧的往往是某个人或某种情境,害怕自己受其伤害。而“畏惧”,是知道天有天理,宇宙有宇宙的法则,明白人生中的得失、荣辱、聚散、生死,都有高层次的 理在衡量,决不是哪个人、哪件事可以擅自为你做主的。我觉得娜乌西卡了不起,是因为她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哪一个人或哪一个族群做的,她敬畏并遵循天地间 的法理,所以她没有仇敌,没有恐惧,惟有爱与责任。

喜欢“风之谷”流传的那句古老预言:

“身穿蓝衣,降临金色原野

联系失去了的大地

带领人们来到清凈之土”

当娜乌西卡被王虫的金色触角轻轻托起,盲婆婆流着泪说:“公主的怜恤与友爱,让王虫敞开了心扉”时,我也感动流泪。真正无私的付出,必能收获对方倾心以待的回报。因为无私,才能生出宽洪的善,心中不存私心芥蒂,才能力挽狂澜,解除生命之间的仇恨与渊怨…… “善”并不像许多人以为的只是一种概念或一种抽象的状态,善也是一种物质,一种光,具足智慧与能量,能够穿透并消去一切不好的东西。

宇宙的秩序都是很顺的,能量也是很自然的流动的。而人的每一颗私心,就像从身体上伸出大大小小的枝杈,就像河流上竖起大大小小的闸口,钩钩绊绊,处处设防,于是就不顺了。我最近便越来越深刻的体会到,当我觉得这不对劲、那不对劲的时候,其实那些“不对劲”都是自己的私心、私见造成的。

相反,当我越多放下自我,越容易看穿梦幻。那些纷繁迷人的烟云,转瞬便被智慧的清风吹散,留下最简单的真实。

当自我的观念消弭之时,看世界的眼光都会不同。不再执着抱怨,不再自卑或自傲,因为这颗心不再抵触外界,而是将外界容纳在内……情淡如水,甚至感觉不到有情,取而代之的是安忍与平和。迷雾散尽山水绿,烟云逝处晓风清。尽管,我才刚刚开始感受这小小一角无私的幸福,却已能够明白那是多么美好庄严的境界。


15:51 | 除妄去執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男孩變成熊:真心所至,天亦不欺


《男孩變成熊》(L'Enfant Qui Voulait Etre Un Ours),一部非常動人的作品,03年的獲獎佳作,八年後我方有緣觀看。

一隻由北極熊撫養長大的獵人孩子,仿佛生來就帶著“成為熊”的宿命,即使回到人群中,仍不願學習人的語言和人類文明,他只想做一隻熊,他深信那才是他“應該是”的樣子。

這個獵人與熊的故事,並不盡是譴責獵殺、呼吁人們保護動物。任何事情都不能走極端,所謂愛護動物、不殺不取也是一樣。自然界中的人與動物,各取所需時的互相獵殺本是生態循環法則中的一部分,人類不知饜足的慾望、對利益的無止境貪求才會種下真正的禍根。

在人跡罕至、資源匱乏的北極,艱難生存的獵人與北極熊之間有著密切的關聯。獵人喜獲一子時,母熊恰好遭遇喪子之痛,她的哀號令獵人妻子心驚,想起了遙遠的傳說。獵人回家,為兒子取名“小熊”——一切看似巧合,其實正是天意。爾後,一心想讓妻子振作起來的公熊奪走了“小熊”。儘管討厭人類,嬰孩的啼哭還是喚起母熊的護幼本能,從此“小熊”就像一隻真正的小熊一樣,開始了熊的生活。

再後來,獵人歷盡千辛萬苦殺死母熊,“救”回兒子。然而夫妻二人費盡苦心,始終無法教會“小熊”像正常人般生活。不論生身母親如何溫柔以待,“小熊”的心只是惦念天上的母熊。哄“小熊”入睡時,獵人妻子為他講了一個故事:

“從前海裏有一隻深信自己是鯨魚的海豹,牠請求海神把它變回鯨魚。海神說:如果你真的是一條被詛咒的鯨魚,你就必須能夠做到只有鯨魚才能做的事……”

這個故事,最後也成為了男孩的預言。他來到山神的住所,訴說他的心愿。並像神話故事裏那些身負使命的英雄一樣,接受了重重嚴苛的考驗。

“如果你真是受到詛咒的熊
你必須能够通過熊的三項考驗:
你必須能夠越貫穿兩座山峰之間的大海
靠著無窮盡的力量離開;
如果你能通過海洋的考驗
你將會遭遇最冷酷的北風
歷時三天三夜
靠熊堅忍不拔的意志力過關;
如果你能通過北風的考驗保住小命
那麼你必須能夠忍受
‘孤獨’的無情煎熬”

最終,憑著堅定的信念,並在鯨魚與麝牛的幫助下,“小熊”成功渡過山峰間的大海,經受住嚴酷的北風,也戰勝了巨大的孤獨與恐懼。

奇妙的故事,人們往往將其看成不足為信的童話、神話。有人會問:一個凡人之軀怎麼可能完成這些熊的任務?若不是海裏鯨魚、陸上麝牛的相助,男孩又何以成功?其實,所謂“蛟龍得雲雨,終非池中物”,資質、用心、機緣三者合一,具備英雄之命的人必然能夠實現英雄的壯舉。那些外來的幫助,也是在這個人強大內心力量的召喚下才會出現的。鯨魚和麝牛不過遵循了“古老的律法”——“律法規定:鯨魚可以幫助真正勇氣十足、勇敢的人類;麝牛可以幫助向不可能的任務挑戰的人類”。上天總會給予堅貞之人合理的酬報,這是不可違背的律法(天道)。

這個故事,看起來處處都是不可思議,甚至可能讓人誤以為,只要肯想、肯做,你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事實上,這部電影裏始終貫穿著對“神”的信仰。男孩被熊搶走後,他悲傷的母親苦勸獵人去求山神,而不是把北極熊趕盡殺絕;母熊為保護男孩而死於獵人魚叉之下,她的靈魂同樣指引男孩去向山神求助,因為“山神對人和動物是平等的”;最後,男孩終于得以重返熊的世界,卻在浮冰邊緣卻步遲疑,烏鴉在他頭頂喊道:“你還猶豫什么!你不是已經通過山神的三項考驗了嗎?”——“小熊”縱身躍入海水,變成了一隻真正的熊。因為有神的存在,才使這一切看似奇異之事成為現實,是為“神奇”。

真正的“你”並不一定是你外表所呈現的樣子,認識你自己,明白你自己,朝著你的天命努力,沿著內心的光亮走下去,天自祐之。就像《西遊記》裏的唐僧,一介凡夫如何能夠歷經八十一難,功成圓滿?當然是有上天暗中護祐之故。上天為何護佑他?乃是因他抱定一顆求道之心,精誠所至,方能感天動地啊。

這部歐洲動畫片所包涵的人文精神,與中國自古以來流傳的道理不無相通之處:順天命,盡人事,成就你本應成就的。變成什么並不重要。因“有百折不回之真心,才有萬變不窮之妙用。”

11:50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又一年》:雕刻時光

《又一年》(Another Year),簡潔而不乏深度的英國電影。这類以人物語言交流作為主要情節架構的影片很難拍的好看,不過事實證明,这部影片是成功的。



“老年”並不足懼。值得擔憂的是,一個人年輕時放浪形骸、百無禁忌,到老時仍要在無明之中為前半生的荒唐買單。

春夏秋冬,年復一年。時光的流逝並不會長一個人的智慧,同樣的,也不會令你的生活變得更糟。改變一個人生活與內心的,是時間裏另外的東西。換句話說,不是時光雕刻了你,而是時光中自有雕刻家——你的宿命,或是你的選擇。

良朋益友猶如經典佳作,親近他們、閱讀他們,對一個人的成長有好處。但你要想真正的成熟只能靠自己,因為沒有人能代替你成長。如果一本好書/一個好人改變了你,是因為你善用了天賜的良機,從而有效的改變了自己;若你的心拒絕轉變,誰也無法真正改變你。

相由心生,不僅生你外在的樣貌、神態、氣質,也造就一個人的處境:你會吸引怎樣的人,你會遇見怎樣的未來。即使暫時體現不出來,幾年之後立見分曉。

女性都希望自己優雅的老去,但“優雅”何止容顏、儀態、身份那樣浮淺?優雅老去的例子,於我會想起楊絳、林文月、張充和。她們給人共同的印象是沖淡、平和、踏實。書畫家李長蘅有句云:“此翁情淡如煙水”——是“今古悲歡終了了,為誰合眼想平生”,是千帆過盡,了然於心的灑脫。一顆情感激烈、動蕩不安的心靈,不會流露真實的優雅。

古爾曾說:“準備在三十歲時就進入悠閑老成的深秋狀態。”悠閑老成,意味著告別魯莽和懵懂,踏踏實實的走進自我的人生,坦然面對命運的饋贈。如細水長流般成長,最終匯入自然的大海。不斷將自己錘煉的更沉著、樸素又不失靈性的天真。這一天,來得越早越好。


13:59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怦然心動》:成為“閃閃發光”的人


明朗的春日午後,朝南陽臺,我坐在小板凳上,一支筆一個牛皮本,想起童年時坐在家門口寫功課的光景:聽聽風從樹叢間穿過的聲音,看看來來往往的行人,逗逗鄰居的小貓、小雞,甚或還有一隻小刺猬——那是怎樣的日子呀!當時只道是尋常,可是真是美好的時光呢,一顆心多麼貼近天地與自然。

於是想起這部電影《怦然心動》("Flipped")。當看到少女朱麗坐在樹杈上,親熱的摟著那棵巨大而美麗的無花果樹時,我就知道我會喜歡這部片子。

小時候的我不善爬樹,但也和片中的小朱麗一樣,非常樂於和樹啊、草啊、小動物啊呆在一起,堅信我們能夠彼此溝通。所以我深深明白,當街坊要鋸掉那棵大樹時她有多傷心。

好在,朱麗有一個非常有見地的爸爸,他有一副好心腸,善于發現和理解“美”。他是一個清貧的畫家,但沒有許多畫家的怪脾氣,他總會耐心的和兒女交流,給他們正面的建議與勸告。這樣的父親令我想到,一個孩子就像一顆種子,應該被善意、理性的對待。好的園丁會用心辨識每一粒種子的習性與天分,讓種子釋放出自己蘊含的能量;他決不會按照個人的喜好去改造植株,只會幫助它們健康的生長,做一些簡單而適當的修剪。不論長出來的是一株小草還是薔薇還是大樹,他都會真心欣賞他們的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9:07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暗中的星

這幾天,不斷看到各種有關災后日本人精神風貌的報道。在巨大自然災難面前,目睹生命離去、家園被毀,仍能保持冷靜、理性、克制、忍讓,委實令人尊敬。莎士比亞說:“在命運的顛沛中最見一個人的氣節”,的確如此。

前兩天台灣《全民最大黨》中講起,相比日本人的冷靜,台灣人太容易大驚小怪了。比如日本人是這樣的:

(主持人扮演的是《機器貓》裡的角色)

小刀說:告訴你們一個消息,世界末日就要來了!

大雄與胖虎鎮定的對視一眼,然後擁抱,大雄說:“胖虎,我們來世再見吧!”胖虎堅定的點點頭。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4:08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