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多事之春

每到春天,我总会有各种各样的过敏。入春之后,地下的、洞穴中的、缝隙间的,万千生物蠢蠢欲动。春天该是百鬼乱行的季节罢。

高中毕业那年,我咳了整整一个春天。吞了无数的甘草,服了各种糖浆药片,入夏才渐行好转。其后方知,久病是种绝望的消耗,然而其中又隐约有种什么都不怕、什么都可以不在乎的勇与欢乐。

另一个面目不清的春天是大学毕业时。那个春天在我记忆中多阴霾,欠暖意,仿佛终日不见阳光,若有,也是稀稀薄薄如蛋清。

三四月间,依旧是冷。我罩着一件深色的长风衣,将人裹得过于纤瘦。每日在一辆空旷的公车上颠簸去医院。我常常靠窗坐,一路漠然地望着街景。早晨或夜晚,过桥的时候我会有种莫名的苍然的悲伤。说不出为什么,只觉得深白的天、浩荡的江水令人很悲伤。空空杳杳,诗情也没有,文兴也没有,满心只是洋洋的悲伤。

武汉有时候令我觉得太市井气,有时候却只是安静与苍远,有种从上古一直绵延下来的荒然。高楼与华灯历历变迁,惟有江水滚滚不尽,深厚浓重的颜色好像要把人吸进去一样。

黄鹤去了,我还在。我想羽化成仙了去,寄身于这浩渺天地间一朵轻云,一阵微风,去留无意、干干净净。

医院的干净总是肃杀与凝重的。坐下来,我只是发呆,什么都没法想。忙碌起来的时候,我在楼上楼下奔波,衣角如翼刷刷掠过,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实在的,是结结实实生活中的一个人,什么得道成仙、什么诗情画意,一时都无想。阴冷天气里,我像东欧电影里的小职员一样。

四月一号那天我起的很早,到医院时,手术室外零零散散三五成群坐着几个人。妈妈被推进去后,我坐下来开始数一串手珠。然而人是没什么心思的。心思随着时间一同流淌了去,化开了去,抓也抓不住。

在此之前,医生与麻醉师找过我或爸爸,填各种表,向我们解释各种偶然情况。我好像在听又好像没听,“死亡”是很隔膜的概念。那时我想到死,并不觉得有何悲恸,泪水的咸、泪腺的酸,都丧失了。妈妈有时候会定定地看我,眼神令我不忍。或许在她眼里,我有点太平静,平静到凉薄了,好像迟到的优伶,仍旧游离于戏里时空之外。

只有在晚上回家后,屋里空无一人。我忽然感到我若就此失去她,会是多么的空虚与冷。

病房里有一个胖的男孩,才八岁,因为恶性肿瘤的缘故,人发育得过于成熟,医生断言他纵然手术也只能活一二年,他的母亲顿时变得绝望而乖僻,与他人隔阂着。在重症病房这个孩子痛得喊叫了一夜,将别的病人折磨了一夜。他并不知自己将死,而生命已如此疼痛。

在病室里,我不免要生出佛样的悲悯情怀,愿天赋灵力,助天下不幸之人渡过苦海。朱天心说如果她是天父,定要让每个人活在自己最好的时光里。我在向往之余不免要问,所谓最好的时光,自我如何能知呢?活在当下的人,回忆与梦想才是最好的罢。

妈妈被推出手术室时,我如剧中人般追上去,望见她沉在麻药中的脸,头侧向一边,半只手臂遮住眼睛,像是不满于被惊扰的睡眠。死亡,在没有真正来临之前,有的只是想象而已,深深浅浅的悲伤与怅惘,或壮烈或凄婉,都是有备而来的。可是真正的灾祸都是从天而降的。

那天夜里,我照例携着一包换洗衣物乘车回家。树影映在光荡荡的车厢里,如布满藤蔓的古屋。有朋友发简讯告我张国荣的死。想起清晨我一直在车上哼唱着《路过蜻蜓》:“……虚耗着我这便宜生命……看着你的眼,勾引我的泪,为何流入沟渠……”这世事,你若要联想,彼此总有丝丝缕缕的关系。

有人在这里救生,有人在那边赴死。

愚人节令一切都像玩笑,可是手术室外的等待是真的,虔诚祷念是真的,她的血肉真真确确,我宛如在梦,而这梦不够静美,又太不虚幻。

至此,我惟有唏嘘意,在大桥上,夜与灯火妆出了一座明艳的城市。江水悠悠,黄鹤杳杳。在这陡然而至的空境里,生何足道,死亦何足道?一切都要消灭干净的。

春天复至,我又开始咳嗽,半夜偶有咳醒过来,十足病态。我知道转暖入夏后,又会痊愈。妈妈则依旧弱而缓,岁月教我们懂得儿女身,岁月从不把夺走的还回来。

今日阳光明柔如春波,令人生出许多远意游情。太阳底下无新事,只剩下春情难遣,怀人幽怨……轮回之中,原来事事皆有迹可循。


21:39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一个关于中国导演的影迷问卷 | top | 只是当时已辜负

comments

広い灯火などを想到すればよかった?


by: BlogPetのbodhicat | 2006/04/10 11:21 | URL [編集] | page top↑
bodhicatが、重的朱天心を偶有されたかも。


by: BlogPetのbodhicat | 2006/04/17 10:14 | URL [編集] | page top↑
感觉太。。。强烈了,你的文字
by: clo | 2006/04/26 21:15 | URL [編集] | page top↑
希望你关心的人身体都好好的
by: 名無しさん | 2006/04/27 13:46 | URL [編集] | page top↑
沉潜却强烈的表达。文字如此干净,却又字字如锥。这就是所谓“冷笔写热情”吧……
by: snowysummer | 2007/09/12 20:21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93-9651fb5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