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春日的上午

三月天,睡觉天。管他风和日丽还是烟雨绵绵,拥一层薄被恬然发梦,怎样都应景。可我偏偏要早起做事——或许是被相中了我的青春孔武(?),被拉壮丁学雷锋,据说是图书义卖。以义卖为名,却规定8折出售。以我所见,雷锋是不会靠打折售书造福于民的罢,他当会将书馈赠给有需要的人……情义抵千金,而我们的“义卖”,该称“利卖”才对吧。

这样想着,先从意愿这里产生了抗拒。而最令我不满的是必须早起。我大概是被夜游灵附体,晚上不晓得休息,早上却以睡懒觉为一天开始的头等大事。床头有相隔20分钟发声的两只闹钟,我常常在第一只钟响时怀着“还有20分钟”的幸福感,在第二只钟响后还不懈地以分钟为单位挣一点懒觉。所以,除了正经事及旅游以外的被迫早起,统统被我视为一种刑。今天早上,我一边对枕头说“再睡五分钟吧”,一边竟开始做梦,梦见窗外淫雨霏霏,负责人打电话给我说“下雨了,别来了”,半梦半醒间,既对梦的内容坚信不疑,又似乎知晓底细一般,感激这个梦如此努力地安抚我的睡眠。

后来可能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了,暗地里飞出一支针刺中我的醒穴。一看时间已迟了半小时,立即翻身起床。十分钟搞掂出门,下楼时发觉忘记在落地镜前多看自己两眼:是否包与鞋相配,或者是否将头发挽起来更合宜。在屋里穿着睡衣飘来荡去只有自在,而一出门去,就活在旁人的眼光里。上海女人自小善于把自己打扮成城市风景,而我与传奇逸史里的上海女子们,毕竟是有差距的啊。自问何尝能像苏丽贞,仅为买份馄饨面的几步路悉心妆扮?还不是视场合、视情绪,随心所欲,删繁就简罢了。

下了楼去,被四面八方的暖热空气簇拥着,天空比昨日更蓝,哪有一丝雨的迹象?一路我惟在心里盘算去何处张罗早饭,在这仿佛雷锋精魂般的和煦春光里,立刻衬出我的自私与渺小来。

活动地点位于一片新住宅区入口的小街上。高层的新房,外表光丽,地段良好,必是昂贵得令人仰止。我也不觉此处像钢筋水泥的森林,只觉像暖色的峡谷,浮云游子意,翘首蓝天。

收拾妥当,剩下便是等生意。阳光尚薄,各摊位都忙碌不停,真像清晨的街市,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人情味。

摊位的宽度容不下我等三人,我乐得谦让,退后倚柱独坐。发了会呆,遂从包里抽出一本朱天文的集子开始读。隔一会便起身四下探访,回来时捎些自取的地图与派发的卡通扇子给同事作伴手礼,大家欢喜。

我们这边还未开张,右边某某地图签售处已然被热情市民挤爆。起先只是长而臃肿的队伍一直蜿蜒,忽闻展台倒塌声,继而队伍与组织者不知争吵些什么,最高潮当属主办方拿出免费领取的地图册时,人群一哄而上,汹涌如洪,瞬时吞没了十几包地图。只见这边有试图主持秩序的中年男一边高喊“不要挤!”,一边奋力挤进人群;那边有老人踉跄倒地,旁人边扶边说“哎!您这又是何苦?”;还有优胜者手护一打小册子突出重围,兴奋之余又发觉无甚大用,索性站在街心义务发放……签售的名人未到,现场已混乱如斯。曾听说有主办方因担心签售场面过冷而雇用群众演员的,那些日常徘徊于各摄影棚外的群众演员,不知能否敬业专业至此。

太阳渐渐升起,其光亦染到了我手中的书页,白底字明晃晃地在眼中膨胀。此时陆续有了些前来探询的顾客。爽气的女客拿起喜欢的书,问过价钱便要。有一位特地回家取钱的女子话说的好:一老妇问她“你这么起劲,是这书便宜吗?”,她只淡淡应到“不是便宜,是我需要”。书的价值原不在于价格或流行,喜欢与需要才是王道。

当然也有光喜纠缠的顾客,拿起“图书义卖”的牌子便开始向我的两位同事评点与说教,诸如“义”是什么阿,“学雷锋”是什么阿,乃至特价书、盗版书无所不谈。我抬头看他时发现他也正在搜索我的目光,仿佛嫌他的话语被重视的不够似的。先生,我早知我们“卖”书是有问题的,从本心而论我也赞同您的观点,我也想效仿古典侠士,情之所至倾囊相赠,但正因秉承一个“义”字,不可轻易倒戈。如此无权亦无力,休怪我不解事理。于是我照旧看我的书,既懒声辩,又懒附和,我便是这么自我矛盾又不合群的。

直到日头挂上高楼的额角,方听组织者号召大家准备收摊。我负责出纳,在如洗的阳光下点钱,数了满手的铜味,收入还不错,三人由一个数目牵出一阵盲目的欢喜,好像周日的上午因此而丰盛起来。

凑热闹的人来的快去的快。一些来不及凑热闹的人还试图寻找状态入戏。我们将余书打包时,碰到几个冒冒失失来索要地图的人,又碰到一个左臂挎着超市塑料袋的主妇,好奇地问我:今天这里是干嘛?我说:学雷锋义务活动。她恍然大悟,如得了真谛一般,说着“啊!今天是雷锋的……”,一边满意地返家去了。

春日正好,已到了可脱去厚重外套的时候。读书时,逢着这样的假日,我定会像个妻似的忙于洗晒,然后又像散淡文人般坐在洒满阳光的露台上读书写字。纸面亮白,笔尖墨色分外的鲜明好看。只会做梦的我,尽会人做梦的天气……那时阳光无尽,事事都有可能。

回家的路上,忽然庆幸自己享用了满满一上午的春日。所有的热闹、忙乱、瞌睡、汗水,皆因这轻扬的早春有了种蓬勃与欢乐。令人莫名地只是开心,只是贪玩,想要放放肆肆、蹦蹦跳跳地歌咏起舞……

原来,趁诗酒年华,阳光无尽,事事仍有可能。



16:50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如梦令 | top | 《忍》

comments

きょうbodhicatはbodhicatが雇用された。
by: BlogPetのbodhicat | 2006/03/06 11:05 | URL [編集] | page top↑
哈哈,不错~~
by: 名無しさん | 2006/03/07 20:44 | URL [編集] | page top↑
是我留的言啊
by: 小见 | 2006/03/07 20:45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89-5e021f3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