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表面的和平

20051112221400.jpg

Blog的荒疏已有些时日了。这段时间里,我虽时常有说话的欲望,却毫无书写的能力。我感到自己一点一点地将要溶化在这白水一样的日子里了。间或,还是会被一句文字、一首歌、一朵云、一阵风感染,勾引起浅浅的涟漪般的感动或是忧伤,然而,握着笔,感觉只是生涩,像极小学里写命题作文时的尴尬,怎么写,怎么写,只是淡、淡、淡。

按占星学的理论,我的人生课题之一,便是努力获得心灵之平静与平衡。因此在这个恬淡如春的秋天,我哪怕只是获得了“表面的和平”,也是一种接近心体本然的幸福。相比那些血脉贲张寻死觅活的日子,我现在的生活规律而有序,精神状态平和良好,几乎要越来越习惯它了。

然而,我同样了解到,日复一日的工作,规律的工作与生活,只会消磨原本强烈的意念与情感。为了尽量避免迟到,我每天勒紧睡眠的时间并无怨言。站在公交车上呆滞地昏昏欲睡时,我想我与身边的人是完全混同的——而以前,我以为我和他们是不同的。这原来只是我的自以为是罢了。

最近开始重读梁遇春。这个早逝的才子说:“那些热泪只有青年才会有,它是同青春的幻梦同时消灭的。泪尽了,个个人心里都像苏东坡所说的:‘存亡惯见浑无泪’那样的冷淡了,坟墓的影已染着我们的残年。”这段话曾被抄在我高中时的语录本子上。那时大抵觉得情感的麻木简直是一种罪,我以为自己会永远如最初般敏锐的,以为自己的泪与笑会永远丰沛如孩童的。可是我现在已经相信,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即使不小心腐朽了,也未必是多么严重的坏事。倘若梁活到“存亡惯见浑无泪”的那一天,是否也会原谅自己当初青春的偏执?

这一个多月来,我在每个周末来临前祈祷自己能太太平平地看几部电影,读点书,终未能如愿。我想即使自己从此以后再也写不出一句像样的文字,也要保持思考与感受的能力吧。我的爸爸,年轻时曾说要为妈妈写一部小说,经过这么多年,这句话他仍记得,然而千般才思万种情怀,早已经散落一地。他原来高高瘦瘦的身材,现在已经开始发胖——生活中没有什么可以(热烈)追求的东西,只剩下发胖了。

我现在是在强迫自己写字,像一种信念,像青铜圣斗士手中紧攥的小宇宙,漩涡鸣人身体中不熄的查克拉一般,在关键时刻拿出根性迫力来。我只知道,如果我再不写,我会闷死了去,我会淡死了去。我从来都是这样,与其和和平平安于小日子,更情愿在纷繁芜杂的情绪中折腾自己。像是宿命似的。

(想哪儿说哪儿,)动画方面,我仍执着地追《火影》,尽管原创情节越来越显的无趣和低龄向。十月新番里,《蟲師》还满好看的,此外我有时也会看看《灼眼的夏娜》和《Blood+》。

以上。


23:15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做作业咯! | top | 阳光下的病孩子

comments

嘿嘿,来来来,做作业
我就是做了这篇作业,开始又对blog提起精神的,你也要努力哦^_^

http://blog.inter.net.cn/more.asp?name=ahenghere&id=796
by: ahenghere | 2005/11/14 23:01 | URL [編集] | page top↑
一种纠结的味道……也被打动了
by: 小艾 | 2007/12/10 18:34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73-6f34db9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