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发痴及其他

<<<爱的挽歌

今天是《甲贺忍法帖》台湾首映日。看完TV版的几天后,剧中场景仍时常萦绕心头。那句咒语般的“爱人啊,赴死吧”,以及每一集片头卷轴上被血色晕染的死者的名字……早知如此,就该去追开心kuso的军曹,何必让自己这么郁闷埃。

沸腾的热血已冰冷。你的气息消逝在风中。

昨日之人,今已不在;

今日之人,明在何方?


“死去的时候,仍带着对谁的强烈思念,不愿倒下。”

我还想再见你一面,真的很想。
我想摸到你柔软的脸,温暖的手,而不是在幻觉里。

在我抵达的时候,你已倒在桥头。你的血,暗红如罂粟,蔓延一片,在夕阳映照下,发出喑哑虚幻的光泽。

我呼唤你的名字,

你的耳朵已听不见;

我吞咽着咸涩的泪水,

你的眼睛已看不见。

我伸出手环抱你,昔日温软的身体如今硬而冷。你被冻结,被施咒……无法回馈我一个殷实的拥抱。

流水在我脚下淙淙作响,落日斜吊在枝头,犹如一只金红色的鸦。


它们呱呱地喧叫着,

它们扑扑地盘旋着,

不满我漫长而徒劳的眷恋。

朝行出攻,暮不夜归

野死不葬乌可食,腐肉安能去子逃?

直到流水变成墨色。仿佛天上的乌鸦都坠溺河中。

寒白的月,像一只无魂的面具,覆在你虚弱的脸上。

我的悲伤,犹如忘记歌词的歌谣,咿咿呀呀,断断续续。

从今以后,我的爱,将埋葬于坟墓里。

荒烟蔓草,星夜荧火。

死亡的翼在头顶盘旋,无明的拂晓幽幽哀鸣。

没有人会再伤害你了。

你将在我心里,以最美的姿态永生。

看一半和全部看完,感觉果然是不同的。

悲伤的故事告诉我们:

永远不要迷信绝处逢生;

永远不要以为,自己的希望能保佑自己。

家族仇杀这种事,在现今之世已离我们很遥远了,然而,佛说的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五阴盛,佛灭两千年后仍是人生的痼疾。

不能爱,仍固执地去爱。在彼此厮杀前,请让我再见你一面。

真是部冷酷的作品,完全不理会看者的感受与祈求。

然而, “置之死地而后生”本不是公理;“车到山前必有路”亦只是随遇而安者的自我安慰。倘若没有绝路,灾祸从何而来?

只是,穷途末路也要继续爱,或者继续争取自己的生存。

一直很讨厌天膳,可他亦有他的悲哀。时世艰难,只能生存在夹缝中,欢乐与欲望都无法实现。他残忍,甚至卑鄙无耻,然而他临死前的泪水令我恻隐。因为他始终是一个,努力活下去的男人呵。

我的心意试图阻止某些人的死去。比如豹马、左卫门,然而我本该知道,“不得好死”是身为忍者的他们所背负的宿命。

胧对朱绢说:“他连死都不愿倒下,想必是怀有对某个人的强烈思念。”

这一刻,我忽然喜欢上这个柔弱慈悲的姑娘。(而且水树奈奈女神的表现也非常赞。)

爱不会消失。即使血流尽,爱依然残存于时空中。

只是,力量的差距不是靠情感能填补的。因此萤火死了,小四郎死了。

他们的爱不强大吗?他们的意志不顽强吗?

可是,这些都无法转变为好运或实力保佑他们。

想保护某个人的强烈愿望同样无法扭转颓势。只剩下,星星点点的遗落的光亮,低吟着爱的挽歌。


<<<流金的日子

午后的空气添了几分太阳光照的热度。淡淡的日光薄薄地敷在屋顶上,反射出柔和的砖红色。

我呷了一口茶,冲淡午膳的油腻,以最懒散放松的姿势,倚在椅背上读《诺阿诺阿》

窗子开着,以便秋天的风自由穿行。窗台上的花草仿佛在风中荡着一阵阵缥缈的香气。
Noa Noa, 在塔希提语中是“香啊香”的意思。

浙江文艺版的《诺阿诺阿——高更塔希提岛手记》,工作室风格的装帧。不大不小的宽32开本,内页是毛茸茸的微黄轻质纸,碰在手里有着完美的手感。

高更在他的手记里描述了他热爱的原住民生活:远离欧洲做作的文明与虚伪,参与到岛民们自然本真的生活中。

文字没有一般散文家的繁碎华美,也看不到各种乔装打扮过后的人生哲理或情感金句。那些率直、真朴的文字,都是他发自内心的语言。

松弛的笔记,穿插着美丽的图画,整个阅读过程令人愉快。

那些血腥、杀戮、爱恨交缠,别来扰我了。

此刻,我只要沐浴在和平的阳光下,嗅着草叶之香,以最真纯的表情,遥想青碧的海水,细白的沙滩,海边用芦苇围成的屋子,小兽般的明媚少女……闪烁着流金与阳光的欢乐。

「把欲望的森林整片连根儿拔

驱除自恋之心就像秋天伸手摘莲花。」

<<<华丽的冒险cheer.jpg

Cheer的新专辑,非一般的好听。

让我再一次描摹她的声音:

伤感、残酷,弥漫着一种无奈与冷清。

音色甜美,略带稚气,转角处有糙糙的摩擦感,唱高音时有种原生的爆发力,温柔是表面的,内里则是静静的撕裂。

旅行的意义:重新编曲版,开头有点像弦乐版《显微镜下的爱情》的感觉,比原版显得厚重,毕竟是走 “华丽”路线麽。不过我仍然喜欢原来简简单单的吉他伴奏版。

腐朽:很陈绮贞。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

「在愛人的氣息裡
血腥的紅色最甜蜜
在愛人的氣息裡
殘破的太陽升起」

Sentimental Kills:“椎名林檎上身版”

华丽的冒险:每次听这首歌都有被催眠的感觉。

太多:果然还是这种安静的淡淡的感觉最舒服。

花的姿态:还是像《温室花朵》呢

self:很顺耳的歌

完美的日子:完美的陈式民谣

表面的和平:纯纯的,有种淡淡的忧伤

静静的生活:同样是改编过,这首改编的比较对我胃口。静静的版本

最初的起点:很好玩的歌,调皮的伴奏洋溢着乡村的清新,让人有手舞足蹈的冲动


23:42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ねこ、ねこ | top | 青い車

comments

这张图……
by: 名無しさん | 2005/10/05 16:39 | URL [編集] | page top↑
高更在塔西提写下的这本日记,又译作《远逝的芳香》。
by: 铅笔小见 | 2005/10/07 16:26 | URL [編集] | page top↑
我还见过一个版本叫“诺阿诺阿:芳香的土地”
对了我有本书要送你呢
by: bodhicat | 2005/10/07 17:47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68-f3635cb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