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断章

20050912223851.jpg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世事漫随流水,算来梦里浮生。

看完《世界大战》后,站在窗边看见小区秩序井然,居民各得其所,觉得至少身边的世界依然安好:遛狗的居民穿着便服和爱犬散步,采购回家的欧巴桑们站在楼底聊天,老人坐在石凳上悠悠地交谈,乃至东走西顾出没于草丛里的野猫,都和往常并无二异。

半夜里被台风惊醒。尽管睡前已关紧门窗,就怕被暴风雨惊扰我本不充足的睡眠,风声仍然呼啸着挤进门窗的缝隙,拖着“咻——咻——”的尾音,暴雨更是狰狞,从四面八方拍打着房屋,仿佛正是一次世界大战的前兆。

早晨醒来,恍惚间胡乱掬了一捧清水湿脸,脸上睡痕犹在,窗外却已雨住云开。

台风过后,原本清凉的空气却又添了几分热度,不过风中已然蘸上了秋天的调子。

闲暇时坐在榻榻米席上,倚着几案、就着柔白的灯光,读蓝皮的线装本诗词。

几天前忽然想过一种清明洁净的生活,于是收拣了自己的懒散,开始细细地整理、扫除。撕去墙上层层相叠五颜六色的剪报,将窗帘换作竹帘,任清润的风从帘子的缝隙中飄進來,很是宜人。

9月12,一个对我来说重要的日子。

怎么样呢?都已经那么遥远了。然而我总是这样,在心里挂着遥远的人,死去的人,甚至虚幻的人——希望自己也消失,自己亦不存在,自己化作故事里的姓名、文字、语句。像佐野洋子笔下那只死过100万次的猫。那么允许我在最后一次,和你,仅仅和你,一同生活,一同死去。

开往过去的列车,轰隆隆隆——不,它应该是轻便的,轻声的,没有烟只有花,没有落站的门,只有微启的窗。

雨一阵缓一阵急,回忆的琴弦一阵松一阵紧。一只无形的手撩拨着它,另一之手扶着我的肩。

就算,就算列车驶向百年以后,又怎样呢?遇见的“未来的”人,还不是令你想起过去,那些无法再拥有的人……


18:19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超级玛丽 | top | 古都的秋

comments

在心里挂着遥远的人,死去的人,甚至虚幻的人——希望自己也消失,自己亦不存在,自己化作故事里的姓名、文字、语句。
不想这样,可是总这样,怕了自己
by: 幽人 | 2005/10/20 15:09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63-4b3b4fe4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