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漂着

rose.jpg

1. Dying in the sun

我望着天空中被阳光滚上一轮金边的云朵,微笑在唇边绽放的如此自然。须臾之间,笑容在我脸上却遗失了延展的线路,犹如拉伸的弹簧收了回来,转为哀伤。あわれ。

死了。死去了。我要死了。

明天有多美丽有多美丽有何关系

我说我不呼吸我不呼吸也没关系。

虽然因为疲惫,比平时早早地上了床,仍然难以入眠。

我的心,一半火热一半冰凉;

我的发肤,一半花开一半枯萎。

我溺在透明的蓝色水中,一会上升一会下沉。我向着有光的水面浮游,又向幽暝的水底坠落。

我的灵,我的爱,我的命。

望着大桥上鲜红的路牌,死亡幻觉再次浮现。

假如,我说假如,我这么纵身跃下,消失在滚滚江水中

灵魂上升、身体下沉……

我想杀死自己,这样的念头不止一次。

我的生命,有多少这样任性妄为的成分?

上班。我是被预定了程序般,机器人般去上班。

这可以让我的生命因为“常在运动中”而富有光泽么?可以让我生活的如我期待的那样么?

并不。完全不。

我开始写小说——除了写字,除了感觉,我还会什么呢?

很想找一个人说话的时候,却找不到这样的人。

每个人都忙着自己的事,每个人都耐心不足。何况,简讯也好网路也好,多少隔膜着彼此。

塞说,“真正的创作是孤寂的进行的。它要求我们的是减去了生活的快乐后剩下的东西”。

最早读的塞,是《格特露》,然后读《玻璃球游戏》、《荒原狼》、《轮下》、《堤契诺之歌》。

对我来说,他是一个重要的存在:感受着我的感受,体验着我的体验;书写着我难以捉摸的痛苦与欢乐,预言着我热烈而又破败的生命。

“我做出高兴的样子,快步走过大街小巷,街道的沥青路面泛着潮气,昏黄的街灯像模糊的泪眼在湿冷的夜里闪着寒光,照到潮湿的路面上,又把街面上微弱的反光吸回去。我又想起我那遗忘了的青年时代,当初我是多么热爱深秋和冬天的昏暗夜晚啊!那时,当我身裹大衣,半宿半宿地迎着风雨在充满敌意的、树木凋谢的自然中匆匆行走时,我是多么的孤独和伤感啊!我贪婪、陶醉地呼吸着大自然的空气,尽管我感到孤独,但是伴随着孤独的是享受和诗兴,于是我回到房间,坐在床边,就着烛光把这些诗句写下来。现在这一切都已一去不返,美酒已经喝尽,没有人再为我斟酒了。难道不是遗憾吗?我并不遗憾。不必为过去的事感到遗憾。遗憾的是现在和今天,是所有这些我失去的不可计数的日日夜夜。这些日子给我带来的既非厚礼也非震惊,而是痛苦。但是,赞美上帝,也有例外。偶尔也有过别的时光,这些时光给我带来震惊,带来礼物,震塌四壁,把我这个迷途浪子带回到生机勃勃的世界之中。我悲伤地,然而内心又是幸福地尽力回忆最后一次的这种经历。……我肯定人生的一切,我对什么事都倾心相爱。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会儿,也许一刻钟,但是那天夜里我又梦见了一次,从此,在我凄凉的一生中,这种感觉时常悄悄重现,有时,我清清楚楚地看见它像一条金黄色的,神圣的轨迹通过我的生活,达几分钟之久,这轨迹几乎总是蒙着污垢灰尘,同时又闪耀着金色的火花,好像永远不会丢失,然而又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写一些不相干的人,为了驱遣心中的郁闷。与虚幻的人同乐,忘记自己现实中的位置。

我好像被关在一个布景里,四周是用沙包垒成的墙壁。我捏紧拳头捶上去,软软地下陷,像一个迟钝的呆子,任凭我抓狂、躁郁、哭喊、悲泣,它只是,无动于衷。

我感到自己,前所未有的无力。

精神混乱,情绪混乱,步调混乱。

一阵起伏后,沸腾的热血归于平静。好像被深夜的清风一吹,再烈的酒也醒了几分。

记起我那些任性的闹着宿醉的昼夜。

其实,我从来不是传说中的千杯不醉……我很容易地醉倒了去,在轻飘飘的世界里摇晃,一脚挥舞过去,踢翻了墙角一排空罐子。

我现在却又如此平静,故作成熟地遥望过去的一切。

我对往日岁月的留恋,在如今达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隔着一块密实的玻璃,望着那头,无法触摸。我是用眼睛在感受在回味,用心去调和去搅拌。

我想要呼喊,然而呼喊撞击在玻璃上,只化作徒然的细密的湿气,让我的视野模糊不清。我想要抽身离开现时现地,跃入异世界的涡流,用现在的我,溶入当日的自己。

对于站在这里这个悲伤、沮丧的我而言,未来是无色的,现在是无味的,只有过去,在回忆中呈现一种无可调配的绮丽色泽。

温情或者冷酷,都因它们自身守护的那一部分往事与秘密而愈显丰美迷人。

时至今日,我虚长的岁数并没有消磨我的任性。

我有时沉默自闭的像棵树,有时喋喋不休像足球评论员。

我的小说最终还是没有写下去。

两只带刺的球。我所在的球体内部,倒刺朝向我;对面的球,尖刺朝向外。我们彼此无法靠近。

我一次也没有停止过出走,向对面的球走去

——但是我成功不了。

这是在想尽各种方式,明知没有办法的事。

希望自己能像《火影忍者》里的ナルト或者 One Piece里的ルフイ那样生活。一个吊车尾一个橡皮人,永远都是那么单纯热血干劲十足,永远的意外性No.1,不论在怎样的境遇中都能高高兴兴地全力以赴。
20050818194301.jpg

2.金基的禅

金基越来越自我了。

孙甘露说:在那些先贤的著作中,他们似乎并不寄希望于未来的阅读。今天之我们并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他们的写作真的包含对读者的筛选吗?他们一定预感到了某一天被多数人忽略和被少数人过度阐释的命运。

多年以后,金基会否像那些“先贤”一样,“被多数人忽略,被少数人过度阐释”?

从《春来冬去》开始,金基的影像被冠之以“禅”。

那么,禅是什么,一个微笑?一根手指?还仅仅是空寂闲静的意象?佛未曾教人们如何看待援交、家庭暴力、老少恋,那都是金基的禅——话又说回来,在看一部安静的电影时,我所关心的不是深深浅浅的哲思与寓意,而只在于,它是否好看。

从这个意义上说,《弓》是很好看的,而且比前一部好看的《空房间》直白得多,除了最后那支天外飞箭与那段貌似幽媾的yy显得较为意外和玄妙。而且,《弓》似乎也是金基最干净的一部作品呢。

3.怀念上个夏天的南拳妈妈

夏末秋初,南拳妈妈发新片。巨炮和盖瑞退出了,曾感动我的好声音似乎也随之消逝。我是带着平常心聆听换血后的南拳妈妈,然而并没有如预期的再次被打动。

他们沦为一个面目模糊的组合,失去了做第一张专辑时那种质朴率真的激情。我喜欢他们的《白色裂痕》《小时候》《家》《重返荣耀》《香草吧噗》,可是在《二号餐》中居然没有一首这样的作品。只有《破晓》与《拂夜》,一点气势犹存,却也不过是在全碟平淡无奇的作品中稍稍出众些罢了。


20:40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等等:「關于愛」 | top | 純潔心靈的永恆陽光

comments

Chérie, n'oublie pas, je t'aime...
by: 听夏 | 2005/08/19 09:26 | URL [編集] | page top↑
ありがとう、心配しない:)
by: bodhicat | 2005/08/19 17:51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52-912cfb7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