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戀愛寫真

faceinpieces.jpg

我不会对焦。我看到一切都是混沌的。亲爱的,镜头摇向你的脸,我只看到一团模糊。迎着光,一道奇妙的光晕。

傍晚的雨渐渐停歇。空中弥漫着淡淡水汽。车驶在复兴路,烟灰色的街景,让我想起三峡。这令我悲伤。

水汽渗入发肤,稍感黏腻。空气闷闷无声,流速缓慢仿佛僵滞。我想起那里的山,浓翠的一片一片;那里的路,除了尘灰飞扬就是泥泞潮湿。露台上望出去是半坡的竹林。镜头沿着林梢滑下去,滑向长江,那样细细的停停荡荡地流着。

屋后的院子,变成羽毛球场。男孩动作轻柔,反衬出女孩的利落坚决。我是故意的,我是故意来遇见来触碰——那么我说,爱情不就像制造业。彼时你眼睫低垂,烟圈飘散。让我煽情一点,我希望自己是那支烟,在你手中火化——事实是,我站在你身后,风卷着烟熏痛我眼。闭上眼,那一秒死心塌地,畸变的甜美。

现在你说,你说你为什么写你的名字我的名字。我认得你的字迹。我无意保留,却存心失去。它们最终消失了,可以证明你我爱情的东西,它已经消灭了。永远。

你忘了罢,否决罢。再让一切化为乌有。一切是零,一个烟圈,一个气泡。可是我,在想象的爱里,已经辗转反复,爱过你几个世纪。即使,有生之年无复相逢。

Je vais à Paris.巴黎下了一整天雨。我幻想。街灯如尘雾,凄迷而哀伤。三万英尺,你猜我怎么样穿过气流来到这里。时差犹如时空隧道。一个转头,分分秒秒消失殆尽。
Comment allez-vous,mon chéri?我要告诉你,我想念你。我真的想念你。

时光冲洗痕迹,时光杀死记忆。如果我将死,我将死于永恒的爱里。毫不觉察的你,谋杀了我。像断掉的弦,与过去永无衔接。

这岂不像安妮与大提琴手的幻恋麽?关掉联络器,我逃世避俗,动用全部记忆。有限的记忆里,爱情达到极限。那一瞬间,调子爬到最高。我想起那张照片,女人在巴黎铁塔顶端迎着风张扬着裙角。à tout de suite,我突然惶然,无以解释这一切。

我喜欢奔跑中的镜头。随着光游弋变换,我听见细语我看见起伏,这一切新鲜跳跃。

江滩上,那个女孩却只是站在一旁,微笑观注。贪恋冬季空中彩虹绚烂,不更事的少年。

瞳孔如镜头收放自如,跟随你远远近近自动对焦。

沿着你设计曲线兜转,如滚筒漩涡般激荡。吸力牵引,狂流灭顶,千山万水,陪我沉淀。

我捕捉过飞鸟,没保存过你的笑。我在想那应该是怎样的画面,要不要加光要不要强对比度,还是自然就是美?它应是尖锐的、摇撼的,如地网天罗万尺风波——如锋利刀刃,直抵我心。

回到故事开端前,一个晃晃悠悠的下午

“天空,像我今天穿的长裙的颜色

脚踝边翻涌起棉质的亲柔的浪。”

蓝天,一片幻觉的蓝天。剧烈旋转

像疯掉的木马

削落满地破碎的阳光

碎片从天而降,切入皮肤。

站在世界中心,大声说我爱你。尘灰满目,精美子弹在我胸膛绽放如花

——结局却是,趁着将要结束,调整声线,叹口气吧。


21:36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塑料樹」:·白·灰 | top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47-09d4e5a9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