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聽不到

我想,如果你是个心理医生

——有时候我觉得确实需要一个心理医生,像朋友一样聆听我,给我建议。可我这么不容易信任人,他要是怎样一个人我才能接受他,信任他呢?

我想他大约带着眼镜,头发是做过的,脸型有点长方。他聚精会神地听着,镜片后深邃、好像什么都懂的眼睛注视着我

我会怀疑,他真有在倾听吗?还是像个擅长出窍之术的与会者,一边真诚地作倾听状,一边在心里盘忖:这跟XX病人是一种类型,她是……样的,我可以对她说……

想到这里我有点恼怒,拍案而起,而他习以为常地无动于衷,友善地示意我be calm

我开始感到自己向病态倾斜,然后我默不做声,然后他接下来循循诱导。我脑子里回荡着刚才拍桌子的声响,那一响渐渐强,变成巨响。

我光看他强有力的嘴唇开合变形。蛤!然而我脑中的声浪盖过一切。

“蛤?是在對我說嗎?
可以在大聲點嗎?
是我的聽力變差了嗎?

是 在說對不起嗎?
好像不該這樣吧!
怎麼會聽不到聲音啦?

阿......................
Oh! 這麼說起來還真有點太尷尬
是我的不好 心臟還不夠堅強
就這麼輕易地被你的話打碎啦!
碎落的巨響
害我聽不到你說話”



22:07 | 餘墨數點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世界盡頭·散落一地 | top | 自言自語的快樂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38-36d5b26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