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在世界中心呼喚愛」:古典情人青春夢

love.jpg

“四周一片沉寂,不闻人语,不闻鸟鸣。侧耳倾听,隐约传来焚烧亚纪的锅炉声响……我在看着焚烧世界上自己最喜欢的人的烟静静升上冬日的天空。”

一月的一个寒冷周末,我像加菲猫那样团在沙发上看《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筱田升的镜头,冬季的温暖印象。泛黄的色调,微醺的气氛,孩子们享用着很好的青春。

好像久不做梦的人忽然遭遇一场华丽梦境,好像失忆的人忽然在第999次失败之后成功拼合记忆碎片,好像花花大少忽然在晚年收到一份迟滞的初恋礼物……

故事很俗套,桥段很老套,可是我坐在这里,还是轻易被套中,唏嘘的一塌糊涂。

这是去年日本最卖座的爱情故事,清淡似抹茶,纯洁如细雪,大悲之深,方便之巧,典型的日式风格。

青春、纯爱,让青春比猛火嚣张,让爱情比洪水凶猛,它们就这样构成了成人世界的梦境。

love1.jpg

——熟悉的街景一帧帧叠在我眼前,看不见的一只手飞速翻动它们

哗啦啦啦……

纯净地召唤我。

我想要冲回去跪坐在那里。

我脸上一定流动着忧伤,少年式的忧伤

像戴着耳麦低着头站在田野里的莲见
lili.jpg

绿油油的麦田,翠嫩、柔软,阳光洒在上面,越来越亮,越来越亮,亮成一片深白,教人晕眩。

什么时候起,我也和你一样,听见说纯真年代会想哭。

每天在公交车上,看城市旋转360度,看江水变成蓝色,看阳光舞在窗帘上
我说我们要快乐,不要活在昨天,然而私底下,又总是怀念回不去的那些日子

单纯美好的小幸福,像一个游离于时空的古典情人,顾盼生辉,青春永驻。

“花满市,月侵衣,少年情事老来悲。沙河塘上春寒浅,看了游人缓缓归。”

当恋人逐渐回归平凡琐碎,当爱情慢慢变得无色无味,惟有对青春梦的纯美念想令人神往。哪怕眼泪再廉价,句子再煽情,我们还是愿意暂时乖顺地臣服,因为“醉生未如梦死”。

日本这个民族很奇怪,能同时把色情变态与纯情诗意做到两个极端。这部影片便呈现一种脸谱化的纯情姿态,甜美与悲伤都被无限扩张:快乐的时候那么尽兴,有星夜有海水有阳光,都是纯净明媚的颜色;痛苦的时候,则伴随着台风暴雨苍白的病脸。片中随处是煽情的片段、眼熟的道具与戏剧化的过渡,大喜大悲,追忆感伤,白血病再次成为生死世界一个俗套的隔阂。记得看《宛如阿修罗》时,那些细碎日常的温情一次次拖出我眼泪,然而这一次,唏嘘之后,剩下的只是片羽般的唯美影像,看上去很美,就像世界中心的一句我爱你,浪漫而遥不可及。

电影拍的是精美的,这样的青春爱人事件是激荡的,是“刺入人心的一把刀子”,然而成年的朔太郎说他已经忘记了亚纪的死,让我不禁怀疑他的爱的真实性。深爱的人的死亡,我们只能渐渐习惯,又怎么会轻易忘记?在此前提上的追忆,是否也只是出于一种自责,而非多年来无法摆脱的心恙。那么说到底,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只是纪念曾经以为刻骨铭心的爱情,以及向青春梦里不老的恋人告别。

只是在冷酷世界欲望城市,古典情人也好,青春梦也好,都是一剂麻醉品。过去无法重建,然而回忆却能在改造与润饰之中趋于完美无瑕。也许让你想起初恋,或是十六七岁的天空,如果是这样,在推翻虚幻之前,也不妨迷恋一下泪腺分泌的壮丽。


00:21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黃粱美夢 | top | 世界盡頭·散落一地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36-c7048cf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