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怦然心動》:成為“閃閃發光”的人


明朗的春日午後,朝南陽臺,我坐在小板凳上,一支筆一個牛皮本,想起童年時坐在家門口寫功課的光景:聽聽風從樹叢間穿過的聲音,看看來來往往的行人,逗逗鄰居的小貓、小雞,甚或還有一隻小刺猬——那是怎樣的日子呀!當時只道是尋常,可是真是美好的時光呢,一顆心多麼貼近天地與自然。

於是想起這部電影《怦然心動》("Flipped")。當看到少女朱麗坐在樹杈上,親熱的摟著那棵巨大而美麗的無花果樹時,我就知道我會喜歡這部片子。

小時候的我不善爬樹,但也和片中的小朱麗一樣,非常樂於和樹啊、草啊、小動物啊呆在一起,堅信我們能夠彼此溝通。所以我深深明白,當街坊要鋸掉那棵大樹時她有多傷心。

好在,朱麗有一個非常有見地的爸爸,他有一副好心腸,善于發現和理解“美”。他是一個清貧的畫家,但沒有許多畫家的怪脾氣,他總會耐心的和兒女交流,給他們正面的建議與勸告。這樣的父親令我想到,一個孩子就像一顆種子,應該被善意、理性的對待。好的園丁會用心辨識每一粒種子的習性與天分,讓種子釋放出自己蘊含的能量;他決不會按照個人的喜好去改造植株,只會幫助它們健康的生長,做一些簡單而適當的修剪。不論長出來的是一株小草還是薔薇還是大樹,他都會真心欣賞他們的美。

朱麗,讓人想起文學名著中那些美好的女孩,比如“山墻的安妮”。雖然朱麗和安妮有很多不同,但那份純真是共通的。當朱麗第一次見到鄰居男孩布萊斯時,便喜歡上了他,因為他有一雙“世界上最明亮的眼睛”。不論布萊斯如何對待她,她都願意將其視為一種鼓勵和認同,正說明她的心是純凈無邪的。影片采用了一種有趣的平行敘事方式,即分別從布萊斯與朱麗的視角回憶各自的經歷。這時你會發現,同一件事在不同的心靈面前,就會展現出截然不同的面貌。這讓我想起漫畫家卜勞恩與兒子克里斯蒂安的故事

我想說,布萊斯終會發現,被這樣一個姑娘喜愛是件非常幸運的事。儘管他從一開始就試圖躲避她的頻頻示好,因為他害羞、膽小、優柔寡斷,尚不足以承受那麼直率誠實的情意,可是朱麗毫不介意,她總能從正面理解一切。她說:“看得出他也很喜歡我,可是他太害羞了,我決心幫他一把!”真是可愛的女孩。也許有人要說她太過一廂情愿,可我以為,得有一顆足夠強健結實的心才能給予這樣真誠的愛啊:不猜、不疑、不求回報,始終坦誠以對。木心說:“好的女人,都有與生俱來的一大包愛。……那一大包,不即是愛,但酷似愛,但絕非愛,但難以指明該歸類於什么,但真是結結實實一大包。”朱麗就天生帶著這樣“一大包愛”,可以盡情的給予動物、植物、家人、陌生人……從不吝惜。

當然,她也不是個會被感情衝昏頭腦的癡心丫頭。父親說:“你必須看整個風景。一幅畫不僅僅是各個部分的總和,牛本身只是一頭牛,草地本身只是花花草草,樹隙中的陽光只是一束光線,但你把它們放到一塊,就可能出現奇跡。”看一個人也是如此,有些人的整體大于局部,有些人的整體卻不如局部。就像她雖然鐘愛布萊斯明亮的眼睛和可愛的微笑,還是會常常觀察到,當布萊斯表現的友善、誠懇的時候,他的整體比局部更為出色;而當他虛偽、懦弱、言不由衷時,他的整體一下就縮小了。

布萊斯的外公查,與朱麗有相類似的質地。相似的人也許總會走到一塊兒吧,就像這個在家沉默寡言的老人,卻會穿上工裝走出家門,與朱麗一起整理庭院。查對布萊斯說:“世上的很多人徒有光鮮的外表,內心卻虛假空洞,但是你總會遇見一個閃閃發光的人,這時你就能明白那種無可比擬的美好。”

毫無疑問,朱麗,朱麗的父親還有查,他們都是會閃光的人。那不是公眾人物式的耀眼光芒,不是外在的光彩照人,而是一種自內而外散發的光亮。有時候,你可能都意識不到那束光亮的珍罕,就像在布萊斯的父親和朋友眼中,朱麗只是個怪異的女孩,就連布萊斯很久以來也都無法理解朱麗的獨特與珍貴——有誰會抱著一棵大樹不肯下來,只因有人要砍掉它?有哪個女生不是津津樂道於服飾、娛樂,而是像朱麗那樣愛好在院子裡養雞,或是在參加晚宴時與大人探討“永恒運動”?

的確,有很多孩子尚未成年,便已失去了孩童清的雙眼和心靈。他們迫不及待想要變得圓滑、世故、尖銳,並習慣於嘲笑那些“慢一拍”的孩子們。

查曾經很認真的對布萊斯說:你應該好好了解她。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帶著有色眼鏡,不要用別人的觀念和標準去衡量你面前的那個人。

我喜歡最後,布萊斯終于戰勝搖擺和懦弱,不再做一個蜷縮在父親陰影下逐漸喪失純真的小大人,而是真正成為了他自己。一個晴天的下午,他在朱麗精心打理過的草坪上挖了一個坑,栽下一株無花果樹苗。這是他送給她最好的禮物。爾後,看明白這一切的朱麗衝出家門,站在他面前,二人相視而笑。

他說:“當她走出房門,我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她的情景。”

她說:“他深情的望著我,那雙眼睛再次發出了閃耀的光芒。”

而我想起了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見”。這一刻,才是兩顆心真正的“初見”吧。同時我相信,從此以後,布萊斯也會成為一個“閃閃發光”的人。


19:07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又一年》:雕刻時光 | top | 暗中的星

comments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by: | 2012/02/06 07:12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316-0783b03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