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暗中的星

這幾天,不斷看到各種有關災后日本人精神風貌的報道。在巨大自然災難面前,目睹生命離去、家園被毀,仍能保持冷靜、理性、克制、忍讓,委實令人尊敬。莎士比亞說:“在命運的顛沛中最見一個人的氣節”,的確如此。

前兩天台灣《全民最大黨》中講起,相比日本人的冷靜,台灣人太容易大驚小怪了。比如日本人是這樣的:

(主持人扮演的是《機器貓》裡的角色)

小刀說:告訴你們一個消息,世界末日就要來了!

大雄與胖虎鎮定的對視一眼,然後擁抱,大雄說:“胖虎,我們來世再見吧!”胖虎堅定的點點頭。

而台灣人會這樣:

小刀說:喂喂喂!告訴你們一個消息,世界……

原本吊兒郎當的大雄和胖虎突然驚恐的大吵大嚷:天吶!世界末日就要來了!!!我要去××山拜拜!我要……(場面一片混亂)

(假如換成大陸人,又會怎樣呢?)

在微博上看到一段話:

@三联生活周刊:与灾难相伴的日本人,对未知世界有着深深的敬畏,也在文学作品里表达着深重的悲观主义色彩。而这种悲剧性格的另一面,是对待生活克己尽责。把自己的责任尽到最大,剩下的非人力所能为的事情,最后才交给上天,交给命运。(第623期封面故事)

特殊的風土,使日本人一直具有強烈的憂患意識,表現在文學藝術裡,便成了這種“深重的悲观主义色彩”:感嘆人生的脆弱和短暫,歌詠轉瞬即逝的美景,凝視種種瑣碎、微小的細節……即使是戰國時代叱咤風雲的名將,留下的辭世詩也多為感嘆世事無常、人生如夢的句子,像是:

治世一場宛如空中雲煙,風流雲散盡皆成空。(冷泉隆豊)
天皇世世永存,縱然黃粱一夢,是夢是實皆不知,醒來惟見,一隙晨光照塵世。(三浦义意)
勝兵敗將皆如瓦器,一朝破碎終歸塵土。(三浦义同)
終徹悟勝敗不過朝露電光,一逝而過。(大内义隆)
夏夢無常一世名,杜宇凄鳴上雲霄。(柴田勝家)
四十九年繁華一夢,榮華一期酒一盅。(上杉謙信)
世上永不止轉的小車,出了火宅之門便終結了。(佐久間勝政)
隨露珠凋零,隨露珠消逝,此即吾身波浪般的往事,宛如夢中之夢。(豊臣秀吉)
……

由此又想到,悲觀、樂觀,原是有境界之分的。

第一層是生活層面,即面對具體事情時。悲觀者容易沮喪、擔憂,對很多事情放不下,常常被負面情緒控制,而樂觀之人操心較少,隨遇而安,對自己對他人常常抱有信心。

第二層是精神層面,對生命、世界都有更深刻的思考,不限于一時、一事。此時的悲觀是由于體悟到生命的脆弱,對人生感到不確定,許多疑問得不到解答,從而陷入一種迷茫與苦悶之中;與此相對的樂觀則是一種正面應對變故的態度:既然“無常”即是“常”,不如好好珍惜那些瞬逝之物,看淡得失成敗,活得盡興、充實就是意義所在。吉田兼好說“平日裡,有不可缺少的必需品就可以了,除此之外,不要再想去擁有什么”,大抵如是。

在我看來,如今為世人所尊敬的日本人的冷靜、理性、克制、忍讓,也是這一境界的體現。不是徒然傷悲,不是汲汲營營於身外之物卻突然失去了一切的那種傷痛,而是一直明白生老病死的必然,知道苦厄終會到來,或早或晚。正因為有這種悲觀作底子,歷經重創的人們仍會對“活下來了”感到萬幸,繼續帶著惜福、感恩的心努力活下去。

很早的時候,我曾在日記本裡寫下:“時世艱難,仍要努力生活”。而今對此無疑有更深體會。悲觀和樂觀,從來不是絕對對立的,正如痛苦往往成為開悟的源泉,從悲境苦境中也會生出積極的態度。就像失去親人、背井離鄉的災民們,仍會默默的遵守秩序與文明,抑制悲傷、互相鼓勵,這種堅忍自持就是最有力的樂觀。很多國人也許會把這視為“人定勝天”的鬥志,可事實上,人應該戰勝的不是“天”,而是自己,戰勝心中的憂傷、恐懼、怨恨、無力,順應天命。《小窗幽記》裡有一條寫道:“天薄我福,吾厚吾以迓之;天勞我形,吾逸吾心以補之;天隘我遇,吾亨吾道以通之。”知天命,盡人事,不是為了翻天覆地,而是為了善化自我。

這幾天也不時聽人說,為什么上天要奪走那些人的生命?為什么要毀掉那麼美麗的地方?說來也奇怪,許多人在走運的時候都相信是自己的能力使然,一旦背運,忽然又想起“上天”來了。令人憂心的也在於此。缺乏信仰、懷疑一切的多數中國人,他們最容易對未來感到悲觀,由此引發精神的緊張、混亂,變得破罐破摔、無所顧忌……其實越是遭逢天災人禍,人越應該多加反思,重新樹立堅定的信念,而不是怨天尤人,越來越“不信”。

密勒日巴尊者曾在歷劫之後悟道:“輪回的一切法,成者終將壞,聚者終將散,生者終將死,愛者終將離”。在有些人眼裡,這或許是臣服于宿命的悲觀,但事實是,只有了悟這一點,人才有可能從眼前的得失聚散中超脫出來,達觀處世。所以悲觀、樂觀的第三層次,也可以叫做“信念”“信仰”層面。在這一境界中,悲觀、樂觀已不囿于一人、一生,更廣闊也更完整。悲與樂並不對立,而是彼此融合的一體兩面。悲觀,是為世界、眾生感到憂心,眼見人們在無邊苦海中載沉載浮,不知何時才能靠岸……而樂觀,是對世間種種苦樂已無牽掛,心中有信、有愛、有光,這種樂是大樂,是真正的灑脫與自由。

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選擇悲觀還是樂觀,消極還是積極,在災厄來臨時,才是真正的考驗。看著災害肆虐的畫面,想到艱難生活的人們,我常常難過流淚。同時也更清楚的感到,擁有不變的信念與希望,在任何時候都是一個人最寶貴的力量源泉。

看到一句話,來自某位仙台網友:

「暗すぎて今までに見たことないくらい星が綺麗だよ。仙台のみんな、上を向くんだ!」(天空太暗了,星星前所未有的美麗。仙台的諸君,請抬起頭!))

——始終要相信,在最暗的地方,會生出最璀璨的光明。苦難之中也要抬起頭,心中的星會告訴你答案。


14:08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怦然心動》:成為“閃閃發光”的人 | top | 《王者之聲》:心中的羽翼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315-97a94cc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