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歌與歌者,終須掠過

song.jpg

一片年轻时落下的叶 落到地面已是昨天 捡起来吧 我们昏黄的容颜
——老狼《歌》

看完《摩托少年日记》的夜里,见康永哥哥在综艺节目里真情推荐这部电影,他温柔而郑重地表示,自己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驾着“大无畏”机车穿越美洲的热血青春,我却并没有觉得很touch——即使像我这种会被大合唱感动的爱哭鬼。

喜欢这样的青春故事,却不是会打动我的type。借用青年格瓦拉的一句话:

我如何去缅怀,那些不曾认识的世界。

望着灰蓝天空上的流云,忽然有一瞬间晃过数年前的印象。

少年望着天空,有一秒犀利的感动。

站在窗口的我,安详地受洗于初春暖阳,想起《纯爱谱》里总想杀死自己的Asako。

青春残酷,往往是一种边缘的状态,好像刀片上的行走,不小心踏空一步,刀刃划伤自己,那样的惊惧与疼痛像记忆芯片一样植入体内。

青春期,是翠嫩的田野明亮的忧伤,敏感柔弱的少年与偶像相依为命;有满天飘散的细雨如樱吹雪,骑单车的少女撞见心上人的一刻,小鹿样的受惊眼神透露心有余悸。

虽然一直很钟情韩国电影,对他们的青春片却总不大care。要么像《梦精记》那样的咸湿搞怪,要么像《青春》那样不够温度——安静,像他们大多数的情色片一样,安静的让人不自在。

常常习惯性地把日本韩国拿来比较,相比之下,还是日本人镜头下的青春更对我胃口。李相日虽然是韩裔,他的《69》却带着不折不扣的日式风格。开头妻夫木聪的飞跃动作任谁都会联想起《大暴走》。流畅激荡如MV的镜头,热烈而嚣张,令人振奋。

近来我对少年漫画的热忱直线上升,到处逢人荐火影。学习、成长、战斗的青春,喜欢那里面热血而意气的故事。

大蛇丸说:“凡是有形的东西,都要消灭的……而衰老,又是一件多么令人无可奈何的事情。”有一天坐在办公室望着天空中打圈的鸟发呆时,我对自己说要保持年轻,至少要活的像个年轻人,直到35岁……或者40岁。现在的我不也身体力行着么,追看热血动漫,追捧年度流行,囤了一堆明艳的颜色因为喜欢自己像个水果的样子(笑)。

而今常以洞明之眼宽容地浏览文艺青少年华丽忧伤的字句,“自由而无用的灵魂”,我们都曾彼此感染,那时兴许我比你更绝望更容易玩转悲伤。记得有一个春天我总会在夜里十点以后绕着相辉堂前草坪跑步,灯光夜色的明暗交替中,迎面擦过夜自习归来的学生脸孔,我曾这样写道:

灯光,人影。擦身而过的瞬间,女孩脸上的笑风样的拂过

"shua"的一声。

背影在我眼前隔着一条街远逝。成一个个点闪成一滴滴星样的光芒。

夜奔。

散落一地沙沙的暗响。

抬起头——背景最好星斗满天象那年那月那夜的三峡,十月的天空高而远,高高的揽了一怀的星

然而,它们只是像地上的人一样

疏远着。

我想,为什么当时的我跑不出窪塚般的狂热,而只是警察223的无奈呢?为什么20岁的时候总想揭露30岁以后的含义,难道25岁时,再开始活的像个少年?

月光倾城,夜凉如冰,对面的窗口已喑哑无光。有关青春的念想渐渐消歇,仿若夜半酒醒,沸腾的热血归于平静。

“在你我相遇的地方依然人来人往 依然有爱情在游荡

在你我相爱的地方依然有人在唱 依然还是 年少无知的感伤”


00:17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寂寞星球:「宇宙衹有我和妳」 | top | 美少年之戀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29-24230b7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