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靜觀

讀到一則佛家故事:

從前,在印度,有一個男子因一時的氣憤惱怒,厭惡世人,便舍家遁入佛門,皈依佛教。

可是,他的身體雖然出家,入了空門,而心中仍然眷戀外界,為愛欲所束縛。他常用香油摩擦身體,用湯水洗浴,講究身體皮膚的香滑,飲食臥具也很注意,一顆心全被物質所蒙蔽,象葛藤一樣纏縛著身體,一刻也不能自在。雖然,形式上他已出家受戒,而在行為與境界上,他還是凡夫俗子,一個未出家的人,對涅盤聖道還離的很遠。

當時,在摩羅國的地方有一位優波笈多尊者,是一位行高遠大名遠播的比丘,這位新戒比丘,因非常敬慕他的名聲而去參訪。

尊者問他道:“你遠道而來做什麼?”

“我慕名而來,想聽尊者的慈悲開示佛法要旨。”

尊者觀察了他的根基後,知道他還身受愛縛,不能解脫,問他道:“你能不能完全聽我講的話,受我的教誨,照我的意旨去做?”

“我一定能夠,一切都按照吩咐去做。”

“你如果生起了信心,我就先教你神通,然後為你說法。”尊者說。

“先學神通,好極了!”

於是,尊師帶他入山,教他學習禪定,並吩咐他要絕對服從。尊者運用神通力,化了一棵大樹,說道:“你應當爬上這大樹去!”於是,那比丘依照尊者吩咐爬上了大樹,但往下一望,又見一大坑,深廣無比。此時尊者又說道:“放開你的雙腳!”比丘只有依言放開兩腳,尊者再令他放一手,比丘也遵照放一手,但教他再放一手時,他害怕極了,便答道:“要是再放手,就要墜坑而死了!”

“你已經和我約過,一切遵照我的教示,怎麼又後悔了?”那比丘沒有辦法了,只好把心一,什麼也不想,放下最後一隻手,而墜入大坑中,又深又。這時,他被嚇的魂飛魄散,渾身冷汗,睜眼一看,樹和坑都不見了,於是,尊者開始為他說法:

“我現在問你,當你放下最後一隻手下墜時,你還覺的世間有什麼可愛的嘛?”

“尊者,到了生死關頭,一切都沒有什麼可愛的。”

“是的,世間的一切,都是虛幻為主,當色身幻滅的時候,愛也隨之幻滅。如果你能看破無常的色身,那纏縛的愛執,也就隨之解脫了。愛是生死煩惱的根源,謹慎戒之,精進修行,勿失本心,當成正道。”

新戒比丘,頓時大悟,從此細心思維,勤修精進,證得阿羅漢果。


身處浮世夢幻之間,面對形形色色的誘惑,一個人是很難不動心的。人生來有情,有慾望,有私心,各種執著因而源源不斷的產生。師父說,世人皆求身外之物,“壯者為足慾,仕女為榮華,老者為解後顧;智者為光耀”……人們往往以為自己追求的事物都是真實而穩固的,能夠帶給自己長久富足的幸福,殊不知財富、榮華、親愛、功名,一切只是隨緣而起的幻象,人想永葆其不滅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謂財富――窮通前定,富貴是前世修來的福分,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求不得;

所謂榮華――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此身本是幻影,又“何必待零落,而後始知空?”;

所謂親愛――恩愛和合,必歸別離。因緣為本,愛恨為表,看透了,只不過是欠債還債,欠情還情,安能長久;

所謂功名――千古興亡輪流轉,功名復歸塵與土。詞云:“浮名浮利,虛苦勞神。嘆隙中駒,石中火,夢中身”……

釋迦牟尼佛稱人間世為“堪忍世界”。因為在這無止盡輪回的生死、離合、得失、悲歡之間,總有一些短暫的安逸,讓人覺得尚能忍受,尚能過得去。久別後的重逢會讓人原諒等待的漫長;歷經千辛萬苦後的成功會為之前的苦痛鍍上一層榮光;而當人們專注于慾望、夢想,為“生”忙碌的時候,便會忘卻死亡的威脅……在一個“本難忍受”的廣闊苦境中嘗到些小小的甜頭,就足以讓人“樂意忍受”了。

然而,人若只盯著眼前的逸樂,就不會看見超越一切“暫時”之上的永恒,超越一切“虛幻”之上的真實。一個人要想在世間的名、利、情中尋求生存的意義與幸福,是終其一生、幾生都求不到的。

柏拉圖曾如是說:

靈魂是由騎手駕馭的兩匹馬,一匹通體透明,日行千里,駛向崇高壯麗的天國;另一匹則暗而駑鈍,頑固的拖向大地,拖向物的世界。心靈的翅膀渴望高高飛騰,現實的桎梏最終將我們拖向地面。我們全部的痛苦即來源于此,而最終的幸福也將來源于此。


故事中的比丘,因憤世嫉俗而遁入空門,希望借此獲得解脫,他後來參訪高僧,也是為了去除心中疑惑,了悟佛法。然而,他雖然懷有超拔塵世的善念,卻沒有真正放下心中的執著:依然追求外貌的美好,對物質環境十分在意――並不是說修行者應該不修邊幅、不拘小節,而是凡事不能走極端。一個心體瑩然的人,自會保持自身的整潔清新,但不會過於講究。對物質太講究,是因為心存喜好,有喜好,必然有厭惡,一旦喜好無法滿足,厭惡之事無法擺脫,便會生出煩惱,所以“一刻也不能自在”。

最後,在覺者的點化下,他終于明白,心中蠢蠢欲動的種種慾望、愛執,並非自己身上真實存在的東西,它們只是依附于無常之身的無常之物。心滅,魔滅,不再癡迷,那些令自己癡迷的事物自然也就不復存在了。

讀《西遊記》第一百回“徑回東土 五聖成真”,講到謝恩宴畢,唐僧等歸於洪福寺,“此時八戒也不嚷茶飯,也不弄喧頭;行者、沙僧,個個穩重。只因道果完成,自然安靜。當晚睡了。”讀到此處,頗喜“個個穩重……自然安靜”一句,平實中有真境界。

常處浮囂之中,總會提醒自己,任何時候都要記得“靜下來”,勿迷本性,不忘初心。

――“聽靜夜之鐘聲,喚醒夢中之夢;觀澄潭之月影,窺見身外之身”……


09:49 | 除妄去執 | comments (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田舍的生活 | top | 【昔時筆記】《我和花草有約》

comments

"只因道果完成,自然安靜。當晚睡了。"――真是好。一个“静”字,对我真是知易行难。
最近恰巧也在看西游记。那天看你分享的帖子,才知南瞻部洲是地球,而地球又是堪忍的世界,晚上感动得辗转反侧睡不着。以前不爱“忍”字,现在才明白,忍不仅是美,更是顺应天意的……
by: 2ya | 2010/02/24 12:28 | URL [編集] | page top↑
嗯,其實“忍”字既包含“返本歸真、合乎本性”,又包含“與人為善、心懷慈悲”。能忍,正是意志堅強,心胸廣的表現啊。

《西遊記》中,剛戴上金箍的孫悟空總覺得自己處處受委屈,可是隨著他漸漸去除身上的戾氣與魔性,他的修為也越來越高,功成行滿之時,金箍自然消退,因為“忍”已經自然而然熔於他的境界之中了。


by: bodhicat | 2010/02/24 13:47 | URL [編集] | page top↑
再读一遍后,感触更深,放下不易,知易行难。
by: 小夯 | 2010/03/25 18:55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289-0e9080d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