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一点絮叨

夜里和爸爸发短信聊事情,终因难以沟通下去而不开心。隔着文字和距离,那种因为无法被理解而产生的阻塞感仍能剧烈地冲撞我头脑,仿佛我体内有块巨石沿着陡坡急速滚落,石屑飞溅。

心里极度不痛快时,我总是转向阅读。打开的書倒扣过来,形成一个小而坚实的屋顶,总能在我感觉受伤时给我庇护。文字抚摸我,书本遮蔽我,直到那种不痛快感渐渐冷却,一切照常进行。

你会把我的行为看成是逃避问题还是控制自己?这取决于你自己的立场。当你相信自己有能力控制局面时,你多半会赞成不回避、对抗到底,哪怕形式激烈一点暴力一点;与此相对的,当你不认为自己能有效改变自身处境时,你通常会转而控制自己。

在读一本社会心理学的书,有关自我认知的一章里写道“有意的自我控制会耗尽我们有限的意志力储备”,这句让我很会意。字表意思很简单:有意识的自我压抑与控制,会引发高强度的精神紧张与情绪压迫,为在自抑的过程中,我们会将所有注意力投注在试图控制的情绪以及摆脱这种情绪的欲望上,并与体内急剧膨胀的窒闷感(不痛快感)进行角力,这势必产生一种巨大的内耗。

从小到大,爸爸的强硬与固执都令我有所忌惮。每当我和他发生冲突,陷入强烈的不快中时,我都会回忆起以往类似的不愉快经历,并对未来的相似情境产生消极的预想。在过去、现在、未来三重烦恼的围追堵截中,心情沮丧到极点。每一次这样的事件结束之后,我都会感到一阵虚弱。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面对他人时总是总是慢热,而面对自己的时候,总是意志薄弱:经历过无数次自我克制与压抑之后,我渐渐习惯隐藏内心的兴奋点,保留意见,不轻易表露情绪——它们源于我对“控制外界”能力的不自信。

强权的家人带给我们的愤怒与躁郁,有时并不亚于一次事业挫折或自然灾害带来的刺激,即使是面对这样私人范围内的小事,我们也必须调动巨大的精神能量来进行自我控制,在自控见效之后,与其说感到满足,不如说挫败感占据了内心。因为这种自控乃源于“我无力改变外部环境”这一令人悲观的现实。

所以,“自我控制”会令我们变得更强大还是更被动,关系到另一因素“控制点”,看这个点是位于外部还是内部。由内而外的控制让我们感觉有力,而反过来则令人感到挫折。从这点上说,“战胜自我”和“控制自我”是不同的,虽然它们有相似的面貌。前者涵盖了后者。如果将“控制自己”视为阻拦和束缚,那么“战胜自己”意味着超越和解脱。打个比方,“控制自己”犹如原地驯马,“战胜自己”则是骑马跨栏。

dwhite对我在读的社会心理学颇不以为然,他认为心理学只是一种麻醉,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而我喜欢观察和分析世界,却不一定要追求现实的效应。这本书里讲到的很多现象与推论其实都是常识——然而常识就像空气,我们被提醒之后才意识到它们的存在——我想我学到的,是尽量相对客观地去认知和理解自己,不被预见、成见所左右。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我们往往表现出足够的“智”,却缺少清的“明”。

我曾觉得自己很不幸。因为一个敏感的孩子被设定在一个不民主不自由的家庭里生长,是件痛苦的事,他必须不断挣扎不断与外界抗衡,才能争取到个人意志的自由和独立。很多人未能及时认识到这一点,他们又将自己曾遭遇过的强权教育,施加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我常常想,一个人应该具有多么成熟、通透的心智,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父/母,让孩子长大成人之后,少一点遗憾和不满。

另:前几天在读卡森·麦卡勒斯的传记,发现年幼的卡森也曾受到母亲强有力的爱与关注的压迫,以致她的童年有点太过用力和沉重。然而好就好在,她的母亲独立、强硬却决不昏庸,在16岁的卡森只身前往纽约发展之前,她能够有这样的理智和力量,推开她,并且说:“永远不要忘记你是谁。要知道不久你就会出名的。”


15:51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7)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愛不起来的《愛憐紀》 | top | 我愛白棉T

comments

我曾觉得自己很不幸。因为一个敏感的孩子被设定在一个不民主不自由的家庭里生长,是件痛苦的事,他必须不断挣扎不断与外界抗衡,才能争取到个人意志的自由和独立。很多人未能及时认识到这一点,他们又将自己曾遭遇过的强权教育,施加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我常常想,一个人应该具有多么成熟、通透的心智,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父/母,让孩子长大成人之后,少一点遗憾和不满。

——当你有了这种意识,就会有相应的行动,结果会变得好起来。
by: 高原 | 2008/09/25 17:14 | URL [編集] | page top↑
你在读的社会心理学的书书名是什么?我也要读一读。
by: 花花 | 2008/09/25 18:26 | URL [編集] | page top↑
就叫《社会心理学》e-68,厚厚一本。除了很多人名译的不到位之外,整体还是很不错的~


to 高原:
我也这么觉得v-391所以学会清醒地认识和分析事实是很重要的,能让我们不止于感慨,而是积极地去做些什么,改变不满的处境。
by: 小茕 | 2008/09/25 21:53 | URL [編集] | page top↑
可能每一代人的进步都是在两代人思想撞击后的探索中缓步前行的吧。况且,相信每个人都是有反省力的,包括我们的父辈。每当,听见父母表达的某些悔意或是感慨,不知是释怀还是心酸,有些局限性是逃不出历史的框架的,我更宁愿理解那是他们爱的表现形式,哪怕曾令自己情不甚堪。

至于教育子女,我想有些时候是很难做到“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哺育子女的阶段,本身也像是一个净化自身的过程呢,有时天真的孩子给我们的启迪和触动,可能会是打开多年桎梏的钥匙吧。瞧,说着说着,又像是动画里桥段了,见笑。。。

希望你不必担心,且愉悦。v-278
by: 小夯 | 2008/09/26 00:18 | URL [編集] | page top↑
你这篇里说的东西我都很能体会

最近在看灵修类的书
比如艾克哈特 托尔 的《当下的力量》和《新世界》
和心理学不同
它们是佛家的内涵

在遇到冲突时
先不带评判的接受
让能量在你内心释放
或者是穿透的效果
因为所有冲突都是来自于自我的小我或者是我执
放下它来就会看清真实
反而更有利于解决问题

如果说心理学强调分析
像西医那样的开刀式治疗方式
灵修类强调感悟
是东方式的整体治愈

这方面的东西很多
我最近一直在看
感觉人生第一次把所有的事情看的这么清楚
自己的心境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很是欣喜

我整理了一个列表
http://www.diigo.com/user/clo1980/spirit?tab=250

我们的目光都太局限于西方的学术
现在西方已经又学东方学到一定的境界了
而我们自己反倒丢了

Best wishes
by: clo | 2008/09/26 04:31 | URL [編集] | page top↑
谢谢推荐,我正准备读《当下的力量》。
放下我执恰恰是最难的,我们通常会带着个人的价值观、立场和局限性去看待客观存在的事物,这似乎是在所难免的。就连心理学家也承认,他们必须时时有意识地反省和匡正自己,才有可能避免因带入自我的观念导致的误读。



to 小夯:
我也相信,父母会和孩子共同成长成熟,不过前提是父母本人具备良好的内在涵养和学习能力。
我想成为的,是具有自我净化能力的母亲e-68
by: 小茕 | 2008/09/26 10:09 | URL [編集] | page top↑
我想你现在已经具备了这项能力了吧,
不过养育子女,也是件体力活,呵呵,其间辛酸喜乐也只有为人父为人母后才能真切体会。

生命的延续,性情的传承,自由的成长,是期间最大的乐趣与意义吧。
by: 小夯 | 2008/09/26 23:24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245-80aa6fe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