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無夏不淫


“尤其夏天,万物的繁殖力往巅峰攀升的季节,感官因而全面骚动盲流的热夜,终我们一生,在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淫……超过、满溢、狂放的状态,当然就是相对于安稳、满足、秩序与建制。”

              ――林俊穎《夏夜微笑》


初读林俊穎,读后感与脑中既有印象一拍即合,果然是那种“世纪末华丽”的文笔。一种浓缩、跳跃又紧张的MV式氛围,潮湿、暧昧,少有直射的泼辣辣的阳光,总是暗夜的斑驳灯光、镜面的折射光,照得人阴影很深,表情很迷离。

他的文字其实很适合朗读,文白双拼、中英文相杂,善用排比、前后照应,你可以用语音读出那种遣词造句中的精细,那些散文诗般抒情篇章中的韵律与节奏感。

我、你、她、他。像四边形的四个角,不稳固不静止,动一处而牵全身。

“我”总是自伤伤人的那个,像叶爱莲《腹稿》中通篇的“我”,像黄碧云《沉默·暗哑·微小》中那个我。“我”总是沉迷于关注、揣摩、回味,欲吐不吐,欲堕落又试图站稳,看得人郁闷、纠结,心中变得又湿又热又闷又腻,像南洋的天气。

“你”总是“我”心中自觉最亲又实在是“隔花隂,人远天涯近”的那个。你,你,你,这个称谓一经黏上舌尖,便再也摆脱不掉了似的。“这就是你,恍兮惚兮”,“我”一边向你膜拜、为你慨叹,如“蜂吮花蜜地盯着你”,一边又哀怜心疼欲罢不能地刻薄你:“你已经老了很久了”“我看见你,情有所归、心有所属后的满足,找到了界线,找到自由,即使美色当前也无动于衷,你要开始安然地老去。”只有对最亲密的人,我们才会、才敢、才愿意如此放肆地厚之薄之、纵容之束缚之。一副“我恨你因你伤我最深”“我爱你故我甘愿为你所伤”的壮烈心肠。

“她”总是“我”的心魔。从来无法驱散对她的想象与妒,从来无法跳过之、忽略之,便成就了一次次地观察、分析、比较、诠释。我们常常不吝花最大力气去了解一个对手、一个仇敌,甚至胜过关心自己。“她”的无数碎片倾泻一地,就像精美的中古碎瓷,每一片都值得把玩和估量。

“他”相对于“你”,总是身边的那个,不知怎么就在一起了,我向他奉献身体如同献祭却又惜心如金。“他”是个敏感字眼,心照不宣,又即三角关系中的“别人”“人家”。平路《微雨魂魄》里的“我”与情人河豚之间,就夹着这样一个“人家”——“‘人家’,已经变成那个女人的专有名词,好像圈起一处专门拥有的禁地。”《夏夜微笑》中的“他”是“我”的同居男友童:“童给我一种老年的感情,没有丝毫的火气,淡泊到可以无事地分睡一张床,他说他的,我说我的”。这岂不就是和谐的家庭风貌?家人之间的感觉,就是让人放心,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互不干扰,必要的时候自动遵守责任与义务。而爱情,是要互相干扰、互相消耗的。

有关情欲的故事,由文采佳者写来,很容易就显得密实、丰饶,醉后的暖香与醒时的冷香混合杂糅,肉身的辗转与心魂的跌宕交织互犯。感官太发达,一个细微的动静就足以分裂成千万个心理细胞。在感官王国里,比喻是最好的诗歌。

“再度剥开你,像掰开蚌壳,礼赞那晶莹丰润”(够清纯够淫荡,够温柔够凄艳)

“没有音乐,我在你的面前、注视里像容器被贮满”(你把我灌醉,你把我充满,而后再倾若覆水)

“我想的仍是我们的海岸,那缀着白骨般浪沫的海岸”(浪沫如白骨?恋人如浮尸?)

我很想读读林俊穎后来的文字,是否还是这么用力地描写欲望与离亡,好像要把体内的沉积、情绪的代谢、炽盛的情欲与败朽的激情都一次用罄似的。

读《夏夜微笑》,偶尔想起黄碧云或匡匡。我其实并不喜欢她们的小说,都散发着腐尸的气息,令人读不痛快,每每掩卷渴望阳光像活水(林俊穎语)把我冲洗干净,她们笔下的人物更像是符号、傀儡而非活人。而《夏夜微笑》则很好读,尽管人物的电影感大于生活感,却不那么异色。侯孝贤的《最好的时光》,第一个桌球短篇很生活感,第二个默片则具有文学感,第三个欧阳靖的故事就是很强的电影感。

说《夏夜微笑》很好读,是因为故事仍在进展中,而非停滞冻结在時空中,不是那种将碎末般的回忆、欲念都封存进一粒胶囊,吞下去后在体内静静缓释。耽于抒情和独白的小说令人不耐烦。李清照批秦观词“专主情致而少故实,譬如贫家美女,虽极妍丽丰逸,而终乏富贵态”,不富态,就是到底有股小家子气,写成小说就变得絮叨琐碎,一碗水里的风波,端平了,实则并无大事。

又,林俊穎的文字实在是好看的,尤其颜色丰富,值得默记于心:

“水湿的淡黄月”、“眼睛下一抹青霜”“烟蓝的乐音”“光裸的脚丫芽红色”“窗外檐下的天淤蓝色”“碰碰的我胸腔里跳着的是贪念,呈莲青色的一枚”……

哗,拍出来一定很有画面感。拍要拍得像《花样年华》,空间逼仄,镜头亦步亦趋,色调是调和色,有沙沙的胶片质感,千万不能像张艺谋那样大红明绿正蓝。

“夏夜微笑”,却起了这么个恬淡的名字。《夏夜微笑》台版书的封面更绝,整个像几米画风的童书。这个美编难道不懂装帧要与内容相统一的原则?又或是,存心玩弄一种反差?又看到《爱人五衰》的封面,赫然注“几米绘图”,还真是有意为之的。状若天真,实则闷骚暗涌,这样的人才有能量去写《夏夜微笑》吧,否则能量早就在身体表面用尽了。


17:57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基本生活 | top | 髮膠星夢

comments

“再度剥开你,像掰开蚌壳,礼赞那晶莹丰润”這句話確實很絕妙啊,居然能把淫事寫得那么清純。
不過這個封面好囧……開始看到這個封面和那個酷似林俊杰的名字差點沒有往下讀你的文呢。:P
by: 2ya | 2008/07/12 01:13 | URL [編集] | page top↑
“隔花荫,人远天涯近。”这句好听。

读过之后,转而想到“剑在天涯气已至”,好煞风景!v-12
by: 小夯 | 2008/07/14 18:48 | URL [編集] | page top↑
2ya,这个封面确实把我雷到了。。。

话说“人远天涯近”是由近及远,而“剑气已至”是由远及近e-68
by: 小茕 | 2008/07/15 11:01 | URL [編集] | page top↑
被这个标题吸引了……
by: TEA | 2008/08/06 10:37 | URL [編集] | page top↑
真正的读书料子是既看内容又看语言、结构之类的东西,看内容时又能把自个儿也融合进去。黎戈的书评理智的成分、技术的成分多一点,你的书评热忱也多一点。
by: 名無しさん | 2008/12/10 09:09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240-11bd2d3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