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我不怕了

前天的下午晚上,和陶陶在线上聊了很久,这或许可算我们认识以来,聊得最深彻内心的一次。

陶陶是我的好朋友。很久以来,我在她面前都有点像学生看老师。你和她接触,会感到她像一位家长、一个大姐姐,或是沙龙女主人。她很容易接近,却不会令人觉得很亲,仿佛她的表面覆有一层柔软完好的壳,你找不到通往核心的切口。

今天,当她对我说,“这些事,我只有在你面前才能说出来”,我觉得幸福得快掉泪了……并不是占有了秘密后的狂喜,而是受邀进入他人内心时惶恐的感激。

我和她从来不是那种亲密无间形影不离的好友,在一起时,多是胡诌闲扯,聊些生活琐事;不在一起,也会通信分享内心想法。我想我们彼此吸引,或许是因为我们身上有一种相通的东西,我们一直没有谈论过,但确实存在的:我们都习惯隐藏一部分的自己,习惯表现出坚强、从容、镇定、理智的一面,不愿意袒露脆弱与创伤。我们都不喜欢任性和无理取闹,不喜欢扮可怜和撒娇……结果就是,我们常常独自任性、无理取闹和楚楚可怜。这种共通的东西使得我们之间缺少粘连,我不会赖着她,她也不会赖着我,但彼此很容易理解对方。

我说,我之所以不喜欢向别人挖掘自己,追本溯源是因为父爱的缺失。小时候常听说谁家的女儿和父亲很亲,爱跟爸爸撒娇,我妈就对我说,我们家倒是女儿跟爸爸像陌生人似的,你从来不跟你爸爸撒娇,是不是怕他?不,我不是怕他,我只是觉得他很冷很硬很生疏。他一直不怎么理会我的情感需求,也从来不会主动关照我,抚摸我、拥抱我都是极少极少的。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与谁分享悲伤或快乐,我想,既然你不理我,那我也不需要你,久而久之,就习惯了沉默和克制,只想表现出淡定和无懈可击的样子,以为这样就能自我保护。另一方面,由于过早丧失了撒娇的能力,我总觉得“撒娇”是一种很低级很做作的行为,所以我总是避免对人撒娇,其实是担心一旦我表现出任性、脆弱,对方就会转身离开,我就会得不到爱,会被抛弃……

小时候的我,从来不知道如何取悦父亲,所以一直很怀疑自己在令他人开心方面的能力。渐渐我发现当我聆听他人、给他人帮助和温暖时,别人会很开心,我就感到自己被需要、被喜欢。我很适合扮演聆听者,当身边人遇到挫折时,我也总是愿意充当温柔的安慰者——其实这不是因为我生来是个天使,而是因为我太了解人们倾诉感情的需要,我自己太需要被别人需要。然而我一直害怕的是,一旦我向别人倾吐烦恼,别人就会厌烦、会走神……我内心深处太恐惧这一点,所以总是极力掩饰不安与虚弱,用一个看似完整无损的壳,把自己包裹起来……

当我终于对她说出这些,忽然觉得很想哭。既难过又开心。难过的是又回忆起一些很老很旧快要发霉的暗沉往事,开心的是,我终于可以说出来了,我终于不怕那种恐惧了。

她并没有因此而不爱我、抛弃我。相反,相知更相惜……

4月城画上的范晓萱专访,写她“在演唱会上唱完改编版《健康歌》,激动地说‘我终于克服我的心魔了。’然後她和大家都笑了。”读到这里我真觉得感同身受。我太清楚心魔是怎么一回事,我深深知道,对一些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对另一些人,要花费多大的力气、摆脱多大的束缚才能做到。而在做到的这一刻,终于天长水阔、云淡风清,整个人都变得轻松和透明……如同当晚的我。


16:28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16)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 top | 偶感

comments

好难得你会说这些……希望你以后都能越来越开心,无论通过什么方式:)
by: 听夏 | 2008/05/28 17:09 | URL [編集] | page top↑
我也是这样子的,本能有取悦别人的一面,希望别人觉得我好,出色,和我玩,做朋友。其实内里很虚弱。

抱抱小茕。
by: 黎戈 | 2008/05/28 17:15 | URL [編集] | page top↑
让我想起一个深夜,未能知心知意。

能有贴心朋友,投合伙伴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
从今往后不再畏惧~
by: 小夯 | 2008/05/28 18:49 | URL [編集] | page top↑
能够这样真好。
by: 花花 | 2008/05/28 20:04 | URL [編集] | page top↑
一直喜欢看你和听夏的博客,很多时候在你们的文字中看到自己,有太多相似的东西,但是心底的那种感触我自己写不出来,真慕你们能够自如的表达
by: 澜 | 2008/05/28 21:13 | URL [編集] | page top↑
抱抱……
以后可以试着“撒娇”,或是直接告诉他们心里的感受,放下被伤害被冷漠对待的恐惧和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by: Juliet | 2008/05/28 21:32 | URL [編集] | page top↑
谢谢,爱你们~
我想,每个人都会有一些“卡壳”的时候,被什么东西束缚住、冲不破,既紧张又不安。这时候,如果能够用力撑过去,或是从局促的角落走出来,站在开阔的地方,也许就能得救e-68
感谢你们一直以来温暖的陪伴,愿我们都能好好的v-392

澜:
我也一直在努力练习自如而诚实地表达……有时候觉得,朝深处挖掘是会上瘾的,呵呵
by: 小茕 | 2008/05/28 22:09 | URL [編集] | page top↑
http://xiaduohuayuan.blog.tianya.cn/
看到这篇,眼泪突然出来了
我想要是有个小孩子了,我一定会经常给予拥抱和微笑
不象自己,老是觉得肌肤会饥饿
by: 静好的唱 | 2008/05/30 22:40 | URL [編集] | page top↑
看完,猛然觉得自己挺自私的……
一直以来我很喜欢和这样的人做朋友:“习惯隐藏一部分的自己,习惯表现出坚强、从容、镇定、理智的一面,不愿意袒露脆弱与创伤。我们都不喜欢任性和无理取闹,不喜欢扮可怜和撒娇……”因为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很轻省,是倾诉的好对象,并且,对方很少劈头盖脸的反过来向我倾诉。
原来,这样的“完美朋友”内心却有着这样的世界,感激你的文字,清晰流畅的让我明白了你更多。
by: 幸子 | 2008/05/31 11:07 | URL [編集] | page top↑
我们常常独自任性、无理取闹和楚楚可怜...呵呵,必须的.总会有一个渠道,独自或者面对人,曾经以为自己有足够的坚强和理性就好,其实凡胎肉身,没有什么是可以抗拒的,所有的貌似负面的东西都是我们作为人该有的.宽恕下自己吧.大家都.
by: 女巫 | 2008/06/01 10:22 | URL [編集] | page top↑
写出来就好了,patpat,提前祝端午节快乐!

我要坐飞机去香港,悬在太平洋上好怕怕v-12
by: 福州路318号 | 2008/06/07 21:47 | URL [編集] | page top↑
好心疼你,不过可能好多人都喜欢伪装自己.所以我们才习惯于和老朋友在一起,做真实的自己.
by: emilycliff | 2008/06/13 09:34 | URL [編集] | page top↑
用力抱住……


by: ahenghere | 2008/06/17 21:30 | URL [編集] | page top↑
没见..就念
by: 女巫 | 2008/06/25 10:58 | URL [編集] | page top↑
親愛的小煢
因你在此,我也終于申請過來。
我從小父親不在身邊,長大了父親回來工作,彼此不知有多少矛盾。很痛苦地碰撞過,最后發現彼此如此相似。
再長大一些,才懂得如何去愛他。
父親已老。
by: 蘇枕書 | 2008/06/29 16:02 | URL [編集] | page top↑
在范晓萱的演唱会上听到这首改编的《健康歌》,她说了这样的话,当时真的很感动。

by: 芝 | 2008/07/04 16:58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237-4668b40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