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我們再來不及重新認識

kurt1.jpg

很喜欢很喜欢的人或物,有时候只想静静地拥有和珍视,纯粹地体验在一起时的丝毫感动,却很难选择一种腔调,组合一些词语去描述,似乎怎么样描画也不及他们真实的生动,怎么样谈论也不能尽言心中所思所想。

从我第一次听Nirvana,喜欢上《About a girl》间奏的结他开始,已经五年了。五年中我不曾为Kurt的离世写过只言片语。每年他的祭日,我都会想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最后也只是在琐碎的杂事中度过一天,情绪如指间流沙,难以聚拢。

nirvana.jpg

Nirvana的公开照片里,有很多Kurt与枪的画面,照片上的他像个在玩成人世界游戏的顽皮孩子。抱着女儿的Kurt,做鬼脸的Kurt,忧伤的Kurt,狂躁的kurt……一个略为忧郁的、敏感的、不领情的、双鱼座的耶稣式的人物(The sad little sensitive unappreciative pisces Jesus man)。 Kurt,他被当作领袖般崇拜,却厌恶着作为精神偶像的自己——活在别人的评价与期许中,不得不习惯面具与做秀。真实的他,敏感脆弱、混乱矛盾,需要爱与关怀,而不是无止尽地取悦与关怀别人。Grunge是喧嚣的刺耳的,也许unplugged式的安静与简单才是他的需要。Kurt的声音并不完美,却富有渗透力,rough & deep. 爆裂般的呐喊中鼓荡着未曾麻木的痛苦与挣扎,而这些,从童年就开始伴随他左右了。
kurt2.jpg

色背景中Kurt忧伤的脸如同红色的切·格瓦拉头像一样,在T恤衫上流行着。Che赋予革命一种浪漫主义的性感气质,而Kurt,他的英俊、他的呐喊、他的忧伤、他的死亡,都因为摇滚而益加悲壮与灿烂。

这个题目本来是为X-Japan而写,却有如神示般的想起Kurt。现在发现原来真的很难为Nirvana写点什么,也许等到某一天所有情绪沉淀,或许能写出一篇长长的牛文吧。

X-Japan,曾经让我误以为是一支嘈杂浮华的乐团,直到《Tears》打动我的那一刻起,才真正进入他们的世界。

Dry your tears,with love...

华丽在外,包裹着悲伤的内核。

偏爱X的慢歌,几乎都是悲伤的感觉。Toshi的声音+Yoshiki的词,搭配堪称完美。Toshi的音色高亢,略显粗糙,有着熟男的深沉与沧桑感。听多了浅显的pop,X的音乐无疑令人振奋,悲伤的、激荡的,都是令我们感觉到自身存在的精神力量。
japan.jpg

“要活着,不能让我的心毁了我自己”——X永远是这样悲情而坚定,有如一个鲜红的印记。


12:58 | 聞彼嘉音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紫籐 | top | Girl with earrings

comments

“很喜欢很喜欢的人或物,有时候只想静静地拥有和珍视,纯粹地体验在一起时的丝毫感动,却很难选择一种腔调,组合一些词语去描述,似乎怎么样描画也不及他们真实的生动,怎么样谈论也不能尽言心中所思所想。”

是这样。nirvana我也喜欢。
by: ice | 2007/11/20 11:45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23-b0479a0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