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归来小记

带着红红的右眼返回上海。眼睛是在爬龙脊梯田时不慎被手中木杖划伤,又酸又痛,加之深夜的航班一再延误,导致整个人因为舟车劳顿而昏昏沉沉,回到家仍有种不确切之感。离开才几天,却觉得像是出走了很久很远。

前几天几乎日日在汽车上颠簸,穿行于大山村镇之间,像在拍公路电影。路上听得最多的是陈明章、tate takako和《蜂蜜与四叶草》的ost,清淡悠远的调子与苍山碧水甚为合衬。迁移辗转之时,听着耳边的声音,望着车窗外变换的景物,我总会想起很遥远的人和事,有些东西我以为已经淡去了,却在行旅之际变得亲近起来。每次旅行结束,身心都像是被洗涤和过滤了一样——有时这种感觉要隔一段时间才会变得具体细腻,犹如胶片在显影液中渐渐变清晰。

电影"Away from her"(《柳暗花明》)中,患失忆症的老妇不无绝望地对日益生疏的丈夫说:记忆的丧失就像脑中的灯一盏盏熄灭。现在我常会想不起要做的事,想不起刚读过的书或一句话,与此对立的是,我到过的地方却能成为最丰实的记忆。好像是横光利一的句子:回味曾经游历过的地方,它们像是各具声色的浑圆生物。在旅行途中,在人与人的邂逅、交接之中,总会有一些灯突然照亮我脑中昏暗的房间,让我走进去坐下,慢饮过往生命的涓滴。

出发前看了《练习曲》,唤起我远行的渴望。我理想的旅行,是在一个地方停留,直到想起另一个地方再继续前往,就这样随兴而至,类似于阅读时由一本书自然过渡到另一本书。我的理想生活,则是像《燃情岁月》里的Brad Pitt,游心动时便出发,累了倦了,仍有故乡可以回,那里有他的情人与亲人……

——说着说着就不着边际了~在旅途中,听到什么故事、想起什么人时,常有表达的冲动,现在却又忘了该如何组织语言。还是留待一切沉淀之后,慢回忆、细言说罢。

摄于龙胜一小店旁


18:02 | 漫遊隨録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相逢瑶寨 | top | 安静的歌

comments

呵呵,我现在也是,刚发生和将要做的事情常常想不起来,却能记起很久以前的许多故事和细节……前些时跟我爸提到,我爸说:人老了都这样~~ :目

PS. 眼睛受伤了要好好休养哦~~别太累了~~抱抱
by: 听夏 | 2008/04/09 19:11 | URL [編集] | page top↑
哈,原来你去旅行啦。开心开心~~
眼睛咋回事呀?要不要紧?
注意休息
by: 小见 | 2008/04/09 21:14 | URL [編集] | page top↑
慕你能远行
by: patton | 2008/04/10 13:29 | URL [編集] | page top↑
龙胜的山路很"有名"...
by: valdanito | 2008/04/15 13:35 | URL [編集] | page top↑
呃,这个“有名”怎讲?
by: 小茕 | 2008/04/16 10:56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227-9e57072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