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静静的冬天

天气渐冷土地渐硬,我的生活也基本成型。白天不出门时,读书观影、写写画画,因为皆属自娱,所以格外感到快活。我现在很容易感到快活,我大概是越老越宽容随便的人。

读过青木正儿《<考槃餘事>序》,想找屠隆的原书,暂时不得,退而读《娑罗馆清言》,读到“临池独照,喜看鱼子跳波;绕径闲行,忽见兰芽出土。亦小有致,时复欣然。”想这不也是自娱自乐,像我小时候喜欢去幼儿园附近的花房赏花观鱼,虽表达不出什么审美意趣,却自然而然觉得高兴。所谓“独抒性灵”,也就是用老成圆熟的语言描述童子眼中的赏心乐事吧,屠隆在后文里又写道:“童子智少,愈少而愈完;成人智多,愈多而愈散”,诚如是。《娑罗馆清言》里,像“临池独照”“绕径闲行”一类的“小有致”、小欣喜洒落各处,亦最富晚明文人气韵。明代在我想象里总有着薄暮的调子,鸡油黄的空气缓缓流动,视线不明晰,总像隔着一层纱。明代的闺秀娇小可怜,哪儿都是小小的,脸盘窄长额头高圆,佝着单薄的背,斜溜的肩好像什么也承不住的样子。偏见也好错觉也好,总之明代让我觉得浑沌纠缠压抑,幽僻环境里幽僻的欢乐,也只有在周遭小事上雕琢吧。

或许病瘦的躯体也能给人美的灵感,但我想强健的身心当然是更好的。一个秋天的颓废之后,我的身心多少恢复了弹性,安坐之余自定一套简单瑜伽动作坚持练习,筋酸骨麻之症大为缓解;又勤奋地做家务,趋寒、锻炼、环境整洁一箭三雕。如此下来,情绪也变得平稳,夜里沾枕即眠。张爱好像在哪篇文章里写她老时预备穿长大的袄裤,一可遮掩二有许多陈年好颜色,我做家务时着一套深黄的夹棉家居服,倒也殊途同归:既不约束肢体又不显脏,做完家务在镜前一瞅,一股活泼泼喜洋洋的世俗生气扑面而来,让人直想唱歌——我觉得平素琐碎生计事里其实都藏着短歌俳句。不过,以写诗自娱自乐的艾米莉·狄金森不这样想,她在日记里多处写她烦透了做家事,家务折损她的精力,束缚她的灵感,我想这同我憎恨坐班是一个道理。

以前坐在办公室里,同事多说我安静。静归静,安则未必,“安静”应该是既安且静、安于静处,否则就像茶碗里的风波,碗固然静定,茶则搅腾不宁。白天人尚可以控制情绪,夜间枕上便没辙。我的梦剧场演到第三季了,演不完似的,眼睫才交,梦便浩浩荡荡在脑中游行,因为难被约束,端的是自由散漫,随意剪贴。夜深多梦少年事,多梦内心纠葛事,管他多深多久的陈年遗事都挖出来曝晒在夜光下。前段时间深为此所苦,心浮气躁时极渴望有一位精神导师在旁,可以教我平心和气之法——“拜师傅,就是在自己动摇时,找个能给自己作主的人。”(逝去的武林)无助之时读经、读前人慧语,师身虽不在,其言恒可师,如今总算硬生生熬过来而得暂安。御心之术,我想还是改圈养为放养而好,人有了“自己”会变强,把玩“自己”容易上瘾,拘泥于“自己”则无法洒脱……

近来喜读草木文章、名物考证,觉得格外有安身降躁之益。相比易迁游的人心,草木虫鱼等实在更富于静穆和融之气。顺便推荐鲍尔吉·原野的草木精神,趣致天真,他用文字为草木禽畜写生,神似勒纳尔的《博物志》,一笔笔都含着深沉朴素的爱。

“和树在一起,和草在一起,人也有了一些植物性——喜欢阳光,喜欢水,干净的水在透明的身体里流来流去,泛出淡淡的香气。”

这种植物性渐渐在我身体里发芽了。


14:28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花事 | top | 自我的戦争

comments

:)
by: 听夏 | 2007/12/07 13:48 | URL [編集] | page top↑
很好!
by: ZJ wang | 2007/12/09 03:56 | URL [編集] | page top↑
真好。。。。。
by: 黎戈 | 2007/12/09 09:55 | URL [編集] | page top↑
借用するの?
借用するの?
by: BlogPetのbodhicat | 2007/12/12 09:08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211-5dafc32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