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枕畔山音

近两月来,夜夜多梦。凡一睡下,脑中的夜场影院便热闹开张,从艺术短片放到剧情长片,从前传讲到外记,害我醒来时仍觉余音绕头嗡嗡作响。近来则又开始失眠,身体喊困,头脑却迟迟不肯安歇,昨晚亦然。

趴在枕上玩了会儿NDS,眼睛愈发酸胀。辗转无奈,索性插上耳塞听起音乐。大学失眠时常听摇滚,乃因胸中有暴力,须得以毒攻毒。如今的我惟愿岁月安稳天下太平,人生哲学也变成了“因流付行、遇坎即止”,少发泄、多化解。

闭目静止时,我脑中常浮现出几何图形或是抽象空间,基本可依此诊断精神状况。昨夜便线条杂沓、空间拥堵,喉头与胸口微感窒闷,像是塞着一团湿棉。及至耳边响起山居歲月的钢琴声,顿时平静不少,心中也渐渐疏朗,犹如把康定斯基的点线色块洗净,挂起了倪瓒的山水图轴。

《山居歲月》是风潮唱片的“自然生活系列”之一。作曲家萤火虫在CD内页里写道:

“日光微温,随着空气流了进来。在雀斑身上绕行,流过花架、客厅、书桌,漫游到钢琴上。日光停在白键上。时间停在键上。收,停在寂静中。

这是我和雀斑的山居岁月。清清淡淡的,像空气中飘送的栀子香;或下午五点半左右,你在山路上遇见的刚放学的小朋友。雀斑知道这点。于是,她成了整座山城最快乐的猫。”

这张专辑我听过很多次,从未在深夜里听。此时四周阒无人响,耳边的自然之音格外清晰。山泉、虫鸟、夜风、微雨、泥土之味、草木之姿……音乐不描绘具象,故能纵容想象、任人悠游。

约翰·穆尔曾这样充满感情地写他的山间行旅:

“如此安静的气流几乎不能称作风,而是自然的呼吸,在柔声抚慰每一个生灵。”

“又是迷人的山中一日,人仿佛已融入其中,不知置身何处。生命已无长短之别,我们与森林和群星一样,不再需要节省时间或匆忙行事。”

“这里每一日都是假日、大赦日,永远充满宁静的激情,没有耗损、浪费或腻烦的厌倦,万物欣然,没有一个细胞或晶体被遗忘,未得眷顾。”

山居有山居的快乐,失眠有失眠的快乐,可以安静无扰地听从想象,心思无所顾忌地悠游自在。古人常说“丝不如竹,竹不如肉”,我倒觉得没有任何歌喉比得上自然的清音,如此恬静澄明、充满净福。

《萤火虫之舞》

虫声唤起古老的记忆。那时山中无灯,星月自明;良夜孤眠,呼蛩语恨。

《希望树》

我爱树木,静默安忍。

《一个人的雨》


18:01 | 聞彼嘉音 | comments (7)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立冬迦哩黄 | top | 《黄色的眼泪》:青春那點事

comments

嘿,我也有这张哦,还有同系列的《住海边》和《夏天来了》,都很喜欢:)
by: 听夏 | 2007/11/07 17:20 | URL [編集] | page top↑
哈!这三张我通常都连着听呢~
by: bodhicat | 2007/11/07 17:31 | URL [編集] | page top↑
多做点运动,怕剧烈的,也可以走走路啊,什么.喝点草药茶.我之前吃了好几年的中药呢.现在带孩子辛苦,头一沾枕头就睡
by: 黎戈 | 2007/11/07 18:41 | URL [編集] | page top↑
是啊,最近少动,也许是有点失衡……
by: bodhicat | 2007/11/07 21:00 | URL [編集] | page top↑
最近租了在林中的房子....发现蝉鸣声是分层次的,非常象ambient音乐中的一层一层的合成器.上传的音质太差了......
by: clo | 2007/11/08 18:06 | URL [編集] | page top↑
呵呵,拜见音效达人……
“蝉鸣声是分层次的,非常象ambient音乐中的一层一层的合成器”
——虽然现在住的地方没啥大树,蝉都无处栖身,可还清楚记得潮水一样的蝉鸣~
by: 小茕 | 2007/11/08 18:35 | URL [編集] | page top↑
今天下载了来听。为鹅黄色孤独的欢欣盖上一层丝绒。真要感谢推荐者呢~
by: 2ya | 2007/11/08 19:02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205-a54c836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