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遊歴與思想


两年前买过一本横光利一的感想与风景,广西师大出版,封面印满和风花纹,我一看就喜欢。读了开头两篇,《纳凉》与《海草》,只觉得格调平常,遂闲置至今。最近又翻出来从头读起,欣然接纳,不能不说是心境变化使然。

东瀛散文的细碎清淡,可算是文艺美学的一极,喜欢的人恋其婉转细腻,不喜欢的只觉得扁平局促。对这种状似幽深、实则未免过于平淡的日本文艺,我一度是敬而远之的——“远”是因为不怎么喜欢,“敬”是因为知之甚少故不敢随意轻视。少时读朱光潜美学,其中一句“学文学的人们最坏的脾气是坐井观天,对于胃口不合的作品一概藐视”令我深以为戒。人的品味常会随着经历、心境而变化。从总体上说,一个人的阅读趣味是在大底色上呈现阶段性的倾向,“美”的对象与我们的见识一样,是可以不断丰富的,此时不喜欢的东西不代表不好,可能是自己尚未到达懂得欣赏的阶段。

横光利一的文章曾让我觉得格调平常,就因为他的日本味很浓:依然是对日常事物致以极琐细的关照,依然是对自然季候高度敏感,发达的感官四处张望,思维的齿轮微妙咬合。他喜欢四处游历、接触各种新鲜的人事,饶有兴趣地对不同文化进行比较与归纳。《感想与风景》是他的一篇文章,亦概括了他的写作内容。最近读的几本日本人游记里,横光利一和东山魁夷算是眼光比较开阔的,不同的是横光爱探讨人文思想,东山则注重“与风景对话”。最难看的是夏目漱石,不管是《伦敦留学日记》还是《满韩漫游》,差不多等同于流水帐。周作人评价夏目漱石的文章“都颇可喜,可喜的却并不一定是意思,有时便只为文章觉得令人流连不忍放手”,这“可喜”的东西恕我未能在其随笔里读到。

横光利一与同时代日本知识分子一样,热衷于分析本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差异,然而他在嘲讽自己人的同时决不把自信自尊弄丢,这点让我很喜欢。比如他认为“精神世界是无国界的,但一个文化国度之所以成为文化国度,其最大的理由,无非是这个国家拥有自己的传统。”又说“唯有当自己的观念找到了自己的实体并紧攥不放时,才显得气势逼人”,从中略可见他内心的强韧。译者李振声在译跋里说横光利一“在同代的日本作家里大概算不上是最好的,但绝对算得上是最不怵于与世界一流高手较劲的勇者”,他的勇猛完全可以在他的散文里找到。

横光利一的欧洲旅行结束后,取道苏联返回。乘火车穿越俄罗斯草原时,他形容自己“像个傻瓜,嗒然若失”地面对这片日本人难以想象的平原,试图描述那种辽阔也办不到,“即使言词再夸张,也将完全失却夸张的威力……我意识到自己在为以往感受过的虚无而赧颜。”被盆景文化熏陶出来的传统日本文人,喜爱营造庭院里的微缩世界,习惯在草木风月之中低回观望,因为缺乏苍茫辽阔的精神原野,而难以拥有俄罗斯式的深沉大气。这也可以说是自然的造化与文化的宿命罢。

相比永井荷风、川端康成等人,横光利一的散文算是平实的,多了些说理,少了些对情绪、意象的沉迷,读来既不黏牙亦不涩口。李振声的译文也好,明白晓畅,让人察觉不到还有位译者夹在字里行间。


21:40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黄色的眼泪》:青春那點事 | top | 十月談

comments

确实如此,若成年累月只是执着于自己的小天地,心胸与趣味都易变得偏狭局促……

另,日本人游记中,芥川龙之介的《中国游记》大概算是比较有趣的吧:)
by: 听夏 | 2007/10/26 21:07 | URL [編集] | page top↑
芥川的《侏儒的话》我喜欢,《中国游记》正打算找来看看
by: bodhicat | 2007/10/26 22:07 | URL [編集] | page top↑
朱天心的一篇访谈中,提到胡兰成对她们姐妹最大的启发是,把文学当成一件小事,如此就不会把眼光局限在一点上。

我想是小学生的单纯,既谦虚,又充满渴望的求知欲。
by: 福州路318号 | 2008/04/13 18:48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203-17314ae4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