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最憶是故鄉

我在新识的城市寻找熟悉的痕迹

或许是对记忆中的故乡尚未断乳

每次出远门回来,抵达上海时都能感到一种回归的安全感。在这里生活了近八年,就算是夫妻也磨合得不疼不痒了。也许对逐梦者而言,上海是乐土是伤心地;对旅人而言,上海浮华喧嚣又市井小气,但那都是别人的上海,之于我,上海就意味着“日子”,没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没什么惊世骇俗的奇迹,只是日复一日,“长沟流月去无声”,想起什么来,发现都已经过去了。

我没有复杂的身世,从小到大没有天南地北迁徙过,记得深刻的,除了上海便是武汉。离职前做的最后一本书是《武汉旧影》,尽管都是前世的老照片,我反来复去只是看不厌,薄薄一本书里是满当当的浑厚亲切感。上海到武汉的火车一年年提速,方向始终朝着过去。武汉是一座记忆中的城市,一切新事物都与我无关。小时候嫌它没有上海洋气,现在又怕它建设得像上海。人是到了一定阶段,记忆便会形成一座堡垒,守护过去,拒绝未来。

柳宗悦的《日本手工艺》里讲到“黄八丈”的染色过程,名曰“晴天四十日”,经过数十日反复浸染,故而着色牢固深沉。对一个地方生情也像在布上染色,不在于色彩多新颖、手段多特别,惟需时间与功夫耳。

初秋,济南二日,空气中漫着薄薄的雾。凌乱的街市路口,常让我恍惚有身在武汉之感。淡灰暮色下的泉城广场,飘着一种很好闻的故乡的气味。

我和武汉,就像长大的女儿和变老的母亲,处久了会有摩擦,分离了又想念,隔远了便挂心——拂去杂尘纷纷,到底是相系的血脉最为坚韧。


末了抄诗一首:

童年

余地(1977-2007)

坐在出租车上,遭遇红灯
一段熟悉的歌声,在十字路口
吸引了我的耳朵。“池塘边的小树上,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这个炎热的下午,一个双目失明的
中年女人,在前面的安全岛上
唱着这首《童年》。她的丈夫
也是一个瞎子,不停地弹奏
破旧的键盘。他们并排坐在矮小的
塑料凳上,比所有路过的人更低
一个色的塑料盒子,装着一些零钱
似乎在博取同情。这个衰弱的女人
她无法唱准曲调,总是把每一句的结尾
拖得很长。我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他们的表演如此拙劣,两个蹩脚的演员
没有让人联想起一段美好的童年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盼望长大的童年……”我相信
他们曾经也是一个孩子,没有想过
今天会在这里唱歌。他们已经开始衰老
那些凌乱的白发,在阳光下晃动
他们的影子不断拉长,似乎在提醒人们
夏天即将过去。我忽然想起
再过几天,就是我母亲的生日
在我的童年,每次她出门回来
我都会觉得,我们已经分开了很久


shot in Wuhan, winter 2007
16:12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青蒜如蘭 | top | 駁誤讀者説及説開去

comments

哈,原来《武汉旧影》是你做的。之前我只注意到出版社是上海古籍,却没想到是经你手:)

另,你啥时候去山东玩了啊?看你提到济南,还真教我伤感唉……不过济南也的确很令我感到亲切的。
by: 听夏 | 2007/10/09 16:48 | URL [編集] | page top↑
对呀,你有兴趣的话送你一本v-290
我是黄金周去的山东,给你写的信里有讲到,不过信还没写完……
by: 小茕 | 2007/10/09 17:13 | URL [編集] | page top↑
青岛漂亮,不过给我的感觉有点“飘”……呵呵,觉得济南挺有过日子的感觉e-68
还有,那个,我不是博物馆研究员呢,虽然梦想像《经过》里的小桂那样在山间的博物馆工作v-398
by: 小茕 | 2007/10/12 23:33 | URL [編集] | page top↑
同感!
by: ZJ wang | 2007/10/20 05:19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200-c6de8a89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