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雜誌雜談

idmmay05.jpgidmmar06.jpgidmjan07.jpgidmso08.jpg

飯後無事,又晃去書報亭,買走城市畫報的時候,看攤的歐吉桑對我說“你每個月在文化上的消費很高啊……”

事實是,我已有近兩個月不曾在此買過任何紙質産品。

祗是他仍執着的說這句話,正如我仍然執着的買各種書報雜誌。

自從做圖書編輯以來,反倒讀書不多。想當初學完一期青年培訓,前輩叫我們寫一句心得,我帶着惡搞的心理寫下一句“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編輯是階梯上的榫茆結搆。”成書總歸賞心目,審稿卻絕非賞心樂事,每天重復看同樣的稿件,以致于味同嚼蠟。反復的退改經驗有時候讓我懷疑我這方面的才華是零。

書籍想的是流芳于世,而雜誌祗要代代香火相傳,目標的不同必然造成價值觀的差異,活潑潑的漂亮雜誌也因此成為緩解我(身為榫茆結搆)壓力的娛樂利器。

街頭的雜誌層出不窮,不斷有新品創刊上市。通常我看到比較感興趣的新貨都會支持一下,就像以前輩之態搭訕新人一樣,最後堅持買的似乎仍是那幾種。

在幾次國際版權交易會上,總會流連于日韓港臺的攤位,摩娑着精美的書刊,快樂程度不亞于D伯爵遇見藍莓甜點。
milk.jpg

國內的雜誌,大部分還是在模仿與借鑑中,並且大部分都彼此相近。第一次拿到《Milk》的時候,盡管是過期一月的進口廢紙,仍然很開心,因為其新鮮好玩的姿態從不曾out,而根本原因是,國內實在很少這種好看好讀的雜誌啊!

《週末畫報》是我常買的,5塊一份不算便宜,卻也對得起全彩銅版厚厚一曡。週末畫報一直將自己定位于精英讀物,介紹的東西也和其圖片一般精美,實際上,“人的本質,就好小報這一口,無論妳如何勇猛精進,總是拒絕不了無上裝的女郎的——至少,妳會詛咒那些色迷迷的人。”(連嶽語),這一點,默多克早就洞察透徹。精英讀本說到底還是一種姿態和工具,在地鐵裏優雅地翻閱《Times》到底要比捧讀《知音》令人肅然起敬罷。話說囬來,週末畫報每年最熱賣的,還是年終附送精美《馬爹利美食地圖》的一期。

時尚類雜誌已堪稱泛濫,而且階層分明,比如習慣買《ELLE》的人會嫌《上海服飾》老土,倒過來又覺對方空洞虛高。基本上十幾塊一本的幾乎都有國際閤作背景,《MeiMei》例外,但是好看度一般,資訊不足,也不怎么實用,因為一直都以“痲辣情醫”吳迪做賣點的。大部分利用國外資源的雜誌,似乎過于仰仗外援,索性將他視為國外雜誌的簡體中文版倒也好,至于一半舶來品,一半自主發揮,往往高下立見。雖然美容美體的內容本來就常常重復,無非是夏天瘦腿冬天減脂,春季抗过敏秋季白回來,然而即使换汤不换药,盛药的容器也應該弄點新花頭纔是。

早前和一個香港出版人談到做雜誌,他當時很想把地鐵DM《去街guide》的形式推進內地市場,我說上海有份一月一期的《下一站》性質和它差不多,雖然已經很久很久沒拿到,因為並沒有正規的發行渠道,不過說起來其資訊量也很一般。他認為此類形式採用雙週刊已是極限,我又說因為人手比較有限吧,他就說他們的做法是兩班人馬交叉進行——因為是一份依于信息量的週刊,而新聞五要素之一就是要“新鮮”嘛。相形之下,香港人視效率為生命,而我們,更多奉行的是傀儡師的美學——以最小之代價,換取最大之成功。

內地的好雜誌太少,看似百花齊放,實則保守和雷同。我常買的還是《城市畫報》、《書城》、《三聯生活週刊》之類,《新電影》芳蹤難覓,我又不肯屈就于浮躁的《看電影》等,偶爾也會買買《青年視覺》感受一下文藝的重量。聽說《號外》要在九月出內地版,歡喜之餘不禁有點擔憂。此前《號外》曾有臺灣版早夭的經歷,此次內地版不知前景如何。一直也很希望《Milk》能在內地有鮮貨供應(廣州據說是有的),但從不期望看到內地版——如果有,也僅僅換個刊號就是了,最好繁體字粵語腔都保留,畢竟,milk還是原味的最好喝。


12:56 | 餘墨數點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為了勵志的記念 | top | 長假斷片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20-32ac65e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