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駁誤讀者説及説開去

我常想知道别人笔下、镜头下的我是什么样子,亦希望借此了解自己看不到的面貌。有時却纳闷,像是讀到看到世界上另一个我似的。从blogpet链到章兆晖的博,发现有篇《闲聊录》居然提到我和听夏,激起我的好奇。

章似乎一向不待见八零后(尤其是八三后)以及大多数女性。认为女性“在生活的枯燥乏味的漫长过程中,她们逐渐沉浸到细枝末节中去,以一种附庸品的形态存在,并遗忘和放弃了幼年的追求。”女人批女人,总是格外尖刻和不遗余力,只是没想到我也被批了一顿,看来乱说话又说不到别人的心坎里,真是很惨的事啊~

我从来都不喜欢解释自己,对一些未必出于真正了解的批评也不以为意,一直信奉“清者自清”,只是有时候堵着一团气郁结得很,不吐不快。人多容易受暗示,恐怕从她那链到我这儿的读者,也不免是以偏差之眼来寻对证罢。

人有时候是该听听反面评价,比如我被评价为“东西很空,审美单薄,感觉离人性越来越远,倒近古退化……”乍一看有点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接着读其分析,渐渐眉头舒展,不觉莞尔。

比如说我和听夏都被描述成家境优裕的仙女——我一直觉得仙女们只是食花饮露四处云游,随身不带钱包,就像小龙女一样,不知道拿东西要付钱,有几分痴气。看来看去,她围绕的还是个“钱”字,只想着做什么事要花多少钱,而不是怎样做事怎样花钱。苍天可鉴,俺除了读书时及幼年,都是自食其力的。不过也可以谅解,有些人只能有限地想象他看到的东西,譬如“宅”“女”:“宅”便像宠物猫般生活,“女”便是小气、局限。一知半解加上富含成见的想象,我的形象也就变成他们脑中一种矫情而空洞的幻象了,难怪我觉得陌生。

一个人的思想总是源于他的身世经历,若我生为一农妇,我就会拥有农妇的思想,我会计算收成,会上城里打工,但我既生而为我,我的想法必然基于我的人生处境,而非以他人之脑考量自己的生活。总有人说我的文章小资,不食人间烟火——下结论是轻易的,对轻易作出的结论蔑视更不费什么力气。最可恨的就是一棒子打死全体,用寥寥的概念分类,再搀合进自己不怀好意的偏见。他们不愿意平心静气地了解,只是鼻孔哼着气,摆出轻蔑的表情,在別人家门口伸一下头,瞥到几眼大概,便当作第一手材料取回去分解、剖析、夸大其词。历来在文艺界,谈国事者与关心风月者总是闹矛盾,前者说后者不知人间疾苦,后者说前者不懂人生情味,前者的声音往往显得理直气壮一些。这当中并没有对错、优劣之分,社会需要行动家,也需要知趣人。反正东西摆出来,各人自会选择,后世自会评断。我是既爱鲁迅也爱周作人的,但在个人性情上,我离周作人近一点。如此而已。

至于看淡物质生活,这不是要标榜什么境界。拜金的人只管拜,我没有说你物质你就低俗,人各有志,你爱物质生活我还能阻挠你不成?我早就说过,很多事情在你自己没想通之前是不会真正理解的,我的“归园田居梦”在我看来很美好,但对那些困于名缰利锁的人而言,怕也引不起任何感触。有一天我发现我曾买过太多无聊的东西,曾在物质追求上浪费层层精力,最后了解的是一味追求物质并不令我满足,我便相信应该寻找那些真正令我平静的东西。

至于否定商业社会,我哪敢?又岂是我否定得了的?我的主张只是以身作则,尽量环保,哪怕只是很小的细节。如今我去超市都自备购物袋,尽量减少用塑料袋,结果收银员很困扰,不是担心购物袋装不下就是习惯性地用塑料袋分类。你会说我螳臂当车蚍蜉撼树,可是我做蚍蜉我开心,问心无愧就够了。上次和人聊环保,聊到最后也只能无奈。即使工业革命没发生,即使科学发展没突飞猛进,未来某一时代它们总会发生的,这是趋势,是时代潮流,我理解,但不代表我喜欢。

某夜驱车前往青岛机场途中,看见一片银光璀璨的后现代建筑群,后知是青岛石化。厂区内矗立着的巨型原料桶像极机械风动画场景,让我心生畏惧。那些冷冰冰、充满金属感的后工业时代图景,总让我觉得紧张不安,原因是画面中缺少缓慢悠闲的动植物。人们都希望生活舒适方便快捷,另一方面,又担心高速前进的过程中丧失人应有的柔软、温暖、平和——当然,有一天可能这些特征都已从人身上灭迹了。

有次和朋友聊社会发展的节奏问题,打个简单比方,像脚踩自行车,一种是平稳骑行,一种是用力踩一阵,再停下来依惯性滑一阵,在滑行途中感觉一下风的温度速度,体验一下前进的乐趣。假如不知停顿越骑越快,离心力就会把人重重甩出去。现在网络人已经在探讨web3.0,而我常会杞人忧天地想,也许某天全世界网络秩序瓦解,人们赖以生存的数据、资讯悉数消失,联络方式、情感交流的系统崩溃,那么人们该怎样回到单纯的生活?我总希望,在顺应时代发展的同时,也能找到安身之本,泰然处世。

不知不觉讲了这么多,“驳误读者说”的是小部分,大部分是我自己想说的。其实讲开拓,讲奋进,都是容易的,从小到大的受教育过程中,我都说了十几年,但这些东西和环保一样,言而不行最为可耻。如果人必须被夺走一种能力,我想应该是语言能力。世上太多讲假大空话的人在浪费资源,占用别人的时间。

唉,我竟也说了许多,望未占用读者宝贵的时间,打住打住。

最后补充一点,苏落君最后一句话,貌似想说女人羸弱,那也应该是“lei弱”嘛。但也可能是他想幽默一下,所以故意打成“ying弱”。


13:58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1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最憶是故鄉 | top | 静中浮想

comments

呵呵,我眼中的你,宁静、温柔、深邃、聪慧。

有阵子没来了,颇有些想念这里的磁场。总是与众不同,浮躁之心勿入,物质之心勿入。

清淡洒脱的,过来坐坐。
by: 粉红凤凰飞 | 2007/10/08 13:59 | URL [編集] | page top↑
呵呵,说我家境优裕,倒真是第一次听到……他们坐在家里空想着,仿佛出行是有钱人的专利。殊不知我的欧洲穷游之旅统共下来也只花了一千多欧,折合不到两万人民币,貌似不必傍大款才能去得起……

另外,章兆晖到底是谁呢?恕我孤陋寡闻不太了解。说他不待见八零后,我却觉得他的行文感觉颇像八零后哇。尤其是那种壮志在胸,夸夸其谈的口气,真令我怀念起大学时代呢;)
by: 听夏 | 2007/10/08 19:10 | URL [編集] | page top↑
看来情绪上来了。。。呵呵
绵里藏针,有几分周作人的风范哦:)
我也想问问,那个章兆晖还是章英俊是何方人氏?链到他的文看了下,貌似是个女的,立论不足,装腔作势,小茕犯不着和他计较~
by: ice | 2007/10/08 22:32 | URL [編集] | page top↑
细微处观世界,也是一种大胸襟。
by: 鸢尾 | 2007/10/08 23:18 | URL [編集] | page top↑
关于物质生活我也有同感。往往交钱取货的时候最有快感,之后就淡了。很多凭一时冲动买下的,或当时很想很想要,买回来又觉得不那么如意的东西太多了,堆积成闲置的鸡肋,让人深感浪费可耻……
什么都想拥有,确实是很累人的事。
by: snowysummer | 2007/10/09 11:34 | URL [編集] | page top↑
额 似乎我也碰到过同样的困扰.
不过辩解的没有这样的精彩.
不过 给个链接 看看她的原文吧
by: 苏更生 | 2007/10/09 14:25 | URL [編集] | page top↑
看到了..


有一点点不知道如何回答
by: 苏更生 | 2007/10/09 14:30 | URL [編集] | page top↑
我最讨厌歪理邪说惑众闹心……不过写完这篇文,倒觉得确实犯不着计较了哈~
by: 小茕 | 2007/10/09 15:04 | URL [編集] | page top↑
哈哈,被砸是好事,说明受注目呀~~~武汉丫头是不是脾气都比较大?不过还是很佩服mm的文才,最后一句也很尖刻那,hoho
by: 你家少爷 | 2007/10/10 10:48 | URL [編集] | page top↑
呵呵,其实沉默也许更好。生活是需要解释的么?
by: 女巫 | 2007/10/15 11:21 | URL [編集] | page top↑
驳人者大致有三种:直接反驳,间接批驳,双手赞许但“我就是我”。我喜欢英文式的思维,赞同人家的观点,最后的结论却是“我这么做是我的最合理,并不是我有什么错或是你批评得不对”,但我一直都学不会,所以英语总考不及格。小茕写文章的确“小气”、“小资”,即使是“驳误读者说”也那么柔软,来几句英骂是最恰当不过的,表现得反面一些,人家才知道“原来我了解的宅女是错误的”。不过还好,这篇里没有日文,我全读懂了。
by: 蘸酱菜 | 2007/10/17 23:38 | URL [編集] | page top↑
我在文里也说了,“驳”只是引子,多的是借题发挥,言我想言。我的生活方式本来就不需要别人过问,别人如何臆断、贴标签是他们的事,我既无需反应过激,亦没必要举双手赞成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另外,文章风骨各由天命,读者不喜欢,大可以不读,何必在不喜欢的文章里自寻烦恼?
by: 小茕 | 2007/10/18 20:26 | URL [編集] | page top↑
同意粉红凤凰飞,呵呵!
by: ZJ wang | 2007/10/20 05:55 | URL [編集] | page top↑
年前和一个认识多年的好友喝咖啡聊天,他近来意气风发,语气很是强势,督促我尽快去伯克利商学院镀金,再跃入金融行业淘到第一桶金,之后法拉利如何如何,老婆会在姐妹中很有面子怎样怎样,收藏那么多书都是浪费时间。

完全没有插话的机会,真是——躺着也能中枪,索性应着,想他也是一片苦心为我好。我的生活有他不能感受的活水来滋润,笑而不答心自闲。
by: 福州路318号 | 2008/04/13 19:09 | URL [編集] | page top↑
呵呵,好一句“笑而不答心自闲”v-290
by: 小茕 | 2008/04/14 10:10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99-b6e5806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