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秋初觀歌舞伎

早知九月大剧院有歌舞伎演出,与璘说起,一拍即合。此次公演是“中日文化体育交流年”活动之一,上旬在北京、杭州演出,中旬抵沪,下旬移师广州。

周六午前风雨欲来,午后渐转晴好,傍晚时风清月朗,微凉的空气里满是悠闲的初秋情调。

时间尚早,我也不急进场,在大厅买了份演出说明,便四下闲逛。中老年观众很多,一对站在安静角落交谈的老夫妇(疑似)见我抱着演出资料东张西望,妻子转头对丈夫说:“没想到现在的小姑娘也要看歌舞伎……”其实我来看歌舞伎,动机很单纯:因为喜爱日本文化,所以希望从各个方面接触日本文化的真实面貌。我想观众里恐怕不少是和我一样初次看歌舞伎,大抵都怀着好奇心想一窥究竟吧。

忍不住夸一下办事周全的璘,票子买的真好,位于正厅前排偏左。倘若舞台左侧一条通道是作“花道”之用,我们就是近水楼台了。

开演前五分钟,璘才气喘吁吁入座。重感冒的她从九江路一路奔来,其情可嘉。七点十五分,随着两声“咚咚”鼓响,幕布从左往右徐徐拉开。第一场是近松门左卫门的名剧《倾城反魂香》一幕,布景主体为一座和屋,屋旁一片竹林。舞台右侧有一形似壁龛的小台,端坐两位正装男子,其一为说书人,面前置一小书架;另一位演奏三味线。二人的服装色调与舞台布景浑然一体,我指给璘看时,她还以为是布景中的人偶。

歌舞伎乃是说书人的旁白与演员的对白相结合。说书者的腔调是像吟诵的,字句好像混作一团含在嘴里,然而抑扬顿挫富有节奏。舞台两旁的电子屏幕上只有简略的中文翻译,好在故事本身比较简单,即使语言不通也不妨碍理解。能剧大师世阿弥说“百艺皆依序、破、急”,用在歌舞伎的剧情节奏上亦如是。这一幕剧的“序”(导入)是说画师又平的师弟光荣承袭了师傅的姓,潦倒不得志的又平携妻子阿前来恳请师傅赐姓。“破”(矛盾激化)是师傅以又平口吃、画艺不精为由拒绝其恳求,又平夫妇深感绝望。急(终章)则是决心自尽的又平倾力画完最后一幅画,奇迹出现,师傅深受感动,同意赐姓与又平,遂皆大欢喜。这个故事并未涉及太多历史背景,讲述的又是人所共通的夫妻情以及艺术家对艺术的追求,简单好看,故而容易引起观众共鸣。剧中师傅称赞又平力透石背时,引用王羲之“入木三分”的典故,引得台下一阵欢笑,可见人们到底容易对熟悉的事物起感应。歌舞伎广受欢迎,从根本上讲,也是因其贴近世俗生活,容易为大众接受。

再说此次演出的主役者,被尊为“人间国宝”的坂田藤十郎先生。《倾城反魂香》中,他与儿子中村翫雀分饰阿与又平。父子甫一在花道上亮相,剧场里立刻响起几声高呼。我猜是观众喝彩,璘认为是画外音,后来又听到喊了几次,确定喊的是坂田藤十郎的屋号“山城屋”(yamashiroya)。每闻喝彩,不明就里的观众便纷纷回头寻访声音来源,之后则演变成喝彩声一起,观众即顺势鼓掌。之前看过一些电影(如《大奥》),也有歌舞伎表演的场景,无不是台下的观众卖力呼喊喜欢的演员名号,演员则以一些小动作回应观众,世俗的热闹与欢愉尽在这一呼一应之中。如今现场闻此喝彩,虽然声单,力却不薄,颇令人振奋,而且于观众于演员,都是一种有默契的互动。

演出过程中,台上也出现了悄悄上下场的衣人,打扮颇似忍者。记得河竹登志夫的书中讲过,色在歌舞伎里表示“无”,如收拾东西的衣人,以及用以掩盖东西的布(“消失幕”)。中国戏剧里也有类似角色,比如京戏里有“检场人”,不过现在好像没有了。

幕间休息二十分钟。我欲起身活动时,听旁边一位男子对女友说:“为什么大家爱看歌舞伎,确实是很生活化。”我想歌舞伎的魅力应不单在此。林文月在《岁末京都歌舞伎观赏记》一文中讲的比较透彻,文曰:

“歌舞伎也和京戏、歌剧一样,情节和戏文都是固定的,内容则多取自历史故事,而以描写情理的冲突与矛盾者居多,所以能雅俗共赏。京都的人每年岁暮来南座观看歌舞伎,并不是来看新的情节;同样的戏,由不同的役者演出,往往有不同的意境,其间颇分轩轾,能表现出各人的艺术造诣。他们甚至怀着期待的心情,等着听某一位役者唱出自己所熟悉或喜爱的歌舞伎名句,有时役者绝妙的演出也能引起观众热烈的喝彩,这情况和我们的老戏迷听戏,并无二致,而艺术之所以不朽,其因盖在于此。”

第二场是舞剧《英执着狮子》,坂田藤十郎主役。我的硬盘里有一张能乐《石桥》的专辑,没听过几次,因每次听不到大半便昏昏然。《石桥》为世阿弥之子创作,在歌舞伎里演变成狮舞系列,包括《英执着狮子》《镜狮子》《相生狮子》等。这一系列的结构大体分为两段,上半段是人的表演,下半段是狮子舞,多作为祝贺性节目演出。

幕布再度拉开,换了华美的樱花布景,舞台左侧是鸣物(钲、锣、鼓、笛等),右侧是伴唱与三味线。坂田藤十郎盛装亮相,喝彩声立起。上半段是贵族姬戏蝶,看内容梗概,有点像《牡丹亭》之“惊梦”。先生以七十六岁高龄饰演妙龄少女,其身段神色之柔媚确乎令人惊叹。因为是表现贵族女子,姿态优雅、动作柔缓,尽显女性慵懒之美。

若《倾城反魂香》是叙事诗,则《英执着狮子》是花间词,舞台造型与色彩之美无以复加。璘悄声对我说,以后若去日本,定要做一整套和服,收藏也好。舞姬的服装沉重,表演需要相当体力,故而演员重心在下,时而脚踏地板击出节奏,舞蹈动作则集中于上半身。

姬舞完换两位侍女舞,其中一名侍女刚在《倾城反魂香》里饰演又平的师弟,此刻睹其女装,面貌虽同,气质却迥异。不了解歌舞伎的人或会想当然地觉得男旦怪异,其实中国戏曲也曾不乏男旦。男人演女人演得阴阳怪气,只能说不高明,好的男旦当令人忘记其男儿身。比如眼前两位侍女,当真比许多女人还要女人。反串的重点不在容貌而在气质,从骨子里透出女性风韵,往往要靠演员不遗余力、从无数细节揣摩和体验,再进行专门的形体与表演训练,才能在舞台上挥洒自如。

男旦自是迷人,川幕府取缔美少年歌舞伎不无道理。试想平日英姿勃发的美少年,在舞台上摇身变成娇美的女子,雌雄同体的气质怎不教人痴狂?

下半段场景切换到清凉山石桥,说的是文殊菩萨的坐骑狮子显灵,与牡丹相戏,继而几名武人斗狮,最后狮子归座。鼓乐声中,一身狮子装扮的坂田藤十郎亮相桥头,威武雄媚。这一段的表演较为程式化,也颇像京剧里的武戏。最高潮处是兴奋的狮子甩动一头鬃毛,类似京戏里的甩辫子。那一头及地的鬃毛摇起来应颇为费力,演员又年事已高,看得我忍不住为他捏把汗。狮子狂舞之时,台侧并有木梆子呼应节奏。舞蹈激昂,节奏慷慨,深具感染力。

这一场歌舞没什么情节,但热烈的气氛让人看得十分轻松爽快。舞毕曲终,掌声雷动,坂田藤十郎走到台前连谢了四次幕。先生抱拳致意之时,因面有涂绘看不出表情,但唇间用日语说的“谢谢”清晰可读。之于演员,在投入演出之后,得自观众的感激与赞赏乃是最好的礼物。之于观众,从演员真挚的表演里感受到美的愉悦,也不啻为最大的满足。

散场之后,许多观众流连不去,与剧院门口的巨幅演出海报合影。璘说“果然好看,不枉我感冒发烧坚持来!”若我最初只是来看新鲜,则今后必然是出于真心喜爱而观看。艺术无国界,令人折服的都是艺术本身。

又记起大厅里遇见的老夫妇。说得笼统一点,青年一代与传统文化总是相辅相成的。青年需要传统的滋养,传统亦需要青年继往开来。如果传统的东西只是少数怀旧者的幽僻嗜好,或只是老年人的专利,势必越走越窄命悬一线了。

夜归途上,身心明朗轻快,或是被宜人的初秋感染,更多的,乃是因为从美好事物里,感受到了心灵的纯静罢。


14:45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8)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颱風天的節奏 | top | 經過……博物館

comments

这篇真是洋洋洒洒,呵呵……文字是真好,温润典雅。虽然不读中文系,倒是比许多中文系出来的人还要中文系~
by: snowysummer | 2007/09/17 16:48 | URL [編集] | page top↑
.......有一点点的想看哦
by: 苏更生 | 2007/09/17 21:10 | URL [編集] | page top↑
果然,我很迷他们的脸谱。
by: 白果 | 2007/09/18 11:44 | URL [編集] | page top↑
这次公演确实给我感觉很好,服装、布景、妆容、身段、乐舞……样样我都喜欢。不过也只有喜欢的人能从中感受到美,不喜欢的也不会去试图理解。
这周末广州还有演出,谁有兴趣看的话,我是极力推荐的,毕竟在国内,看现场表演的机会很难得,而且演出也是很纯粹的。
虽然是很好的演出,在上海的反响貌似颇为冷淡,媒体也只着力于宣传什么“日本梅兰芳”,除此之外就找不到好的广告点了似的。
by: 小茕 | 2007/09/18 15:27 | URL [編集] | page top↑
这里有更多图片与介绍哦

http://redpiggy.yculblog.com/post.1774506.html

是在宁波的blog上看到链接的(http://ningbo.debagua.com/2007/09/post_428.html)。

也喜欢这些东西,然而可能因为不通日语,所以客观上总有些难以亲近。兴趣倒是有的,只是估计会看不大懂。你日语已有相当基础,观赏的感觉想来也大有不同:)
by: 听夏 | 2007/09/18 19:17 | URL [編集] | page top↑
千与千寻里的"无" 什么来着
by: clo | 2007/09/18 20:22 | URL [編集] | page top↑
宁波那篇我之前有看过,写的大致是最直接的观感。其实很多歌剧、音乐剧以及戏曲,真正能把台词不差不离听下来的人也是少数。歌舞伎的念白我也没仔细听,只能说是尽量感受。
by: 小茕 | 2007/09/18 20:53 | URL [編集] | page top↑
To clo

千与千寻的那个是叫“无颜”“无相”还是“无脸男”?不过他的面具不是歌舞伎的哦
by: 小茕 | 2007/09/18 21:03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96-be16917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