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為了勵志的記念

cock.jpg

上周末去科技馆玩,意气风发地坐在“脑电波测试”的现场。

【解说:关于脑电波测试

——桌上有一条纵向轨道,正中是一个小球,轨道终点各有一个小灯,二人分坐桌子两端,用意念控制小球向对方的方向运动,一方小灯亮则另一方获胜。参赛者额头上会被扣上一个感应器,用以感应脑电波,并在一块屏幕上有所显示(类似于脑电图)】

小时候看奇人异事大搜秘,很向往“意念移物”的超能力,一直也自信拥有强大的意念力(其实是一种自我暗示吧……)。

开始之后,小球便迅速向对面滑去,正当我欢喜于速战速决的前景,小球忽然停住,从而由“速胜”转为我最不擅长的持久战。

【提示:回忆开始】

从小时候起,常听大人说我是个坐的住的乖孩子,很有耐性,毅力也不错

<镜头定格在书房墙上的一幅大字“坚韧不拔”!>

我想,他们那样说,因为他们不是花岛朔,感应不到我紊乱的脑电波。真实的我,并不擅长枯坐,只是在坐着的时候,也能找到很多事做罢了。

<仰拍的镜头,往下推至书桌边的我>小学生的我,正在做功课,但,不是那种簇眉闭口奋笔疾书的样子,而是——

“笔呀笔呀,快来帮我做题目吧!”我作老师状对文具盒里的笔说,

(笔跳过来)“做作业咯做作业咯!我会做我会做!”

“好!X笔同学请在板上写出解题过程。”

……

//汗,现在想来其实那时的我很有做声优的潜质嗄!

【回到现实】

对峙期间,我开始冒出水瓶座式的怪想:

为什么这一套看似简陋的设备能测出我的脑电波呢?如果我试一下稍稍放松注意力会怎样?如果我一心求败是不是也会产生一股强大的脑电流呢?如果我不看球而是盯着屏幕会不会有效呢?如果……

视线移到屏幕上的我,眼角余光瞥到势如破竹冲我而来的小球,绝地反攻的我颓势难挽,黯然落败。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头顶上都缭绕着一团气,写着“失败”二字,让人耿耿于怀。

事实正如此,我总是同时想很多事,同时做很多事,我总是试图做好很多事,结果常常事与愿违。

容易改变方向的心念,常常让自己不快。

另一个事实是,我,面对麻烦的事或者讨厌的事,只是在逃避而已。

不断地逃,以使自己忍受那些难受的东西。不断地逃,给自己各种理由。

可是,难道那些理由本身都正确吗?它们的存在为什么就该是绝对合理的?

我应该,再勇猛些,再精進些,“即使结果已注定,我也希望,能以自己的方式迎接它”。


22:45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隱形Mickey | top | 雜誌雜談

comments

这篇好有童趣,呵呵……
by: 小未 | 2007/10/09 09:36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9-929543f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