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风起迟夏

李易安的句子“甚一霎儿晴,一霎儿雨,一霎儿风”,堪作近日天气的注脚。窗边闻风轻啸,爽爽落落似已有秋天的味道。

晨起少坐,室内仍旋绕着散不去的热。点开foobar放《来自vc的礼物》。这个夏天已听了很久的果味vc,尤以这张最能解暑,像加了薄荷的水果冰。一首首微醺的诗篇,带着七分少年的清香,三分酒后的轻狂,驱净屋内沌重的空气。

常常一首歌听过很久以后才找歌词来看,于是会发现误听多处。比如《优雅》的那句“最完美的言语,也无法比喻,比喻你的美丽”,我总听成“无法抵御”。其实误听有时也很美妙,那是从我心底浮起的声音。

昨晚梦见多年未晤的某某,梦是淡青色,我们坐着闲聊,相处甚洽。不久前一个朋友向我提起某某曾告诉他说喜欢我,我当下有点怔住。印象中他只说过我像他的妹妹,写信给我只聊日常生活,只在大学暑假约我看过一场电影。从未有过特意的接近,而我所有关于他的记忆都是淡淡的。最近一次见面,是他送饮醉的我回家,之后的信中写了些意思含混的话,再之后他的联络方式相继失效,直至音讯全无。

因为梦见,遂想起一些隐身在某处的朋友,一些栖身于生命暗角的往事。思之惘然。

说起“夜深忽梦少年事”,想到有阵子我很爱引用一句昆拉的话:“我们注定是扎根于前半生的,即使后半生充满了强烈的和令人感动的经历。”虽然现在看来那时候的我其实很年轻,何来“半生”之感。但那段时期,各种不顺心的事加上自身的偏执,我整个人down到底,与周遭世界微妙地隔离,蓓蓓曾将之形容为“溺水状态”。我写在豆瓣自介栏的文字就是从那时的日记里搬过去的

“过于细腻的声响,仿佛最真实的触感。
一个世界贴近我耳膜
然而那个国度里别样的灵魂,却敏感地与每个人隔膜着
只一种细弱柔韧,透着生存欲望的沟通
小心而直接地穿过”

而今看来,那样的自己对凡事未免太认真太用力,现在的我则又常被人说对什么事都淡淡的无所谓。人生就是这么的循环:由绷紧到松弛,由lost到found。

前阵子一个刚刚失恋的小朋友问我该如何调适情绪。我(显得有点冷酷地)说:没有什么妙法,咬紧牙关等它过去就好了。我以为与其说些无关痛痒的安慰话,倒不如直指真相来得诚恳。谁都知道对失恋的人说“看开些”是句废话,就像你想忘记的东西都是无法忘记的。(参见电影"Cashback")

这几天对爱情常起一些绝望的想法。想到木心的一首诗,重读之下,从看似轻盈的字句间,流露出缕缕含笑的哀意。

·夏风中·

我知道,浮来汆去的
都不是我最后的情人
那最后的一个将会来临
乡村歌手弹琴轻轻唱
无知地唱着荒凉的欲望
爱情早已失传,宝藏空竭
夏日的阵阵清爽的南风啊
我经识过多少恋的成败
优雅的初恋继之粗鄙的热恋
疲倦,哦,却又怕死贪生
性欲与饥饿日日不召而至
懒洋洋,我坐在木栏上荡脚
等待最后的情人的到来
真是的,我便能一眼看清


11:34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闲闲清话 | top | 立秋琐言

comments

发现,感受并珍惜生活的美好
by: 酷怡 | 2007/08/12 00:20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87-09e6f9a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