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恶女花魁》:没有烟总有花


改编自安野梦洋子的人气漫画,召集一干潮人,蜷川实花的《花魁》从一开始就是话题之作。单是“蜷川实花+椎名林檎”的组合,就够吸引耳目。

刚看到繁花似锦的片头,我心里就忍不住喊道“カッコイ~”。瞧那场景和造型,实在堪称酷、帅、屌……明艳饱和的华丽影像,超sharp的色彩让人眼睛都要胀痛了。每一个镜头都像一帧摄影作品,配上椎名林檎辛辣的音乐,真是好一场令人错乱的迷梦!

蜷川实花自陈,如果没有椎名林檎的音乐,《花魁》只是部普通之作。也许是自谦,但对她而言,这部电影确像一部流动的写真集。在蜷川的官网上可以看到她的写真作品,电影与摄影的风格如出一辙,并未跳出她自身的天地。至于在影片中多次出现的重要道具:金鱼与花,原也是她本人钟爱的主题。

看这部电影,难免与《艺伎回忆录》作比。有人看不惯《花魁》的妖娆冶艳,以为《艺伎回忆录》更富于素淡典雅的日本之美,我倒觉得比起活色生香的《花魁》,《艺伎回忆录》就像是性冷感的人拍出来的呢。且不说演职人员,两部作品的时代背景就大相径庭。艺伎本有别于游女,一流艺伎可以选择单以卖艺为业,而游女皆是卖春妇。再者,《艺伎回忆录》中的时代,艺伎行业已臻式微,风光不再。而《花魁》描写的乃是吉原游郭全盛时期,焉能不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尽管蜷川镜头下的烟花尘梦过于绚丽,那满溢的浮华香艳之情调,也是颇具江户时代趣味的。

安野梦洋子笔下的女主角,据说多为容易暴走的新潮女。虽然坊间对土屋安娜的演出贬多于褒,我却觉得特立独行的土屋很适合这个角色。她常令我想起同为双鱼座的范晓萱,时而童颜无邪,时而妖颜惑众,静默时神色间有一抹哀伤。

故事是通俗的悲喜剧:麻雀变凤凰,初次动真情却被辜负,好在她从未被流俗玷染,从未放弃追求自由,终于冲破樊篱得返自然。最后的Happy end就像是行书的轻盈收笔,圆满惬意。欢场生涯原一梦,迎着光像只斑斓气泡,若当了真去拥抱,往往应声碎了。但正如影片的口号『てめぇの人生、てめぇで咲かす』所指,各人的人生终是握在自己手里。谁说那株樱树不开花,其实花开花落都在自己的心中。

也许是五色太浓烈,反将电影应有的气氛冲散。整部电影就像在布景华丽的舞台上,衣着华美的伶人载歌载舞,结合各种声光电特效,音画相辉,取悦了感官却无扰于心。斯皮尔伯格曾说:“一个摄影师一旦脱开了缰绳,他就成了导演,而导演就成了学徒。”然而,正是自身的“缰绳”最难挣脱。只有华美的映象并不成其为好电影,如有评论说,论映象美,蜷川式的色彩洪流与铃木清顺的电影美学还是有相当的差距的。

说到底,《花魁》乃是一部风格之作。对于追求内涵的观众,它是用华丽外壳掩饰内在空洞;而对于追求视听快感的观众,型格就是一切。


16:09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立秋琐言 | top | 一个浅灰色的下午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85-de28c91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