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六月流水

夏天有时令我厌烦。黏腻不安,头脑昏胀。短途旅行回来,打扫积尘的房间,收拾四散的杂品。穿着居家服的我用朱天文的话形容,就是“活似意大利写实片里的女人,从生活当中结结实实滚过来的一股悍然的生命力,镜中一瞥不免大怖”(《衣香》)。

做家务的成就感缘于快速高效。我不理解何以很多健康有为的年轻人要雇用钟点工为自己做家务。对我而言,如果不是每天都必须往来于各国各地,不是每天都要拖着疲惫的身体早出晚归,总有时间让自己挽起袖子干活的。早上出生的属鸡的我,也许天生就是劳碌命,不喜欢让陌生人打理我的生活,也受不起别人的精心伺候,宁愿在DIY里体会自力更生的乐趣。每次从IKEA买家具回来,我都喜欢一个人劲头十足地组装,像小孩玩积木。

扫除一新的房间多么适宜偃卧安坐发呆,读书浇花写字。窗外的熏衣草受了虫害,伶仃地垂着头像干枯的稻穗。一旁的秋海棠也已零零落落。所谓“种花一年,看花十日”,花好看,种花亦多烦难。像我这样的花草杀手,养一月花,花不死已属侥幸。风中的熏衣草,饱满摇曳的美态真让人平生出许多诗情。如今是低眉闭目的病中美人,其颓然的垂死姿容也教人心为之叹惋。

话说花卉果木,与其四季不凋,我更喜欢一岁一枯荣,那种“一期一会”的无常感。

近日正是余姚杨梅节,昨天与几个朋友入山采杨梅。杨梅可算果中樱花,一年“啖季”只得两周。十多天里,浙东百姓为杨梅倾狂的热情,颇有初夏庆典的意味。随处可见小贩临街售卖盖着草叶的篮装杨梅,游客日,新鲜杨梅的价格亦水涨船高。据说到杨梅落市时,街面都会被染成紫色,真浪漫。明人诗叹杨梅“拆来鹤顶红犹湿,剜破龙睛血未干。若使太真知此味,荔枝焉得到长安。” 拆鹤顶、剜龙睛,堪称字字见血、惊心动魄。杨梅不易保存,刚摘的果实固然盈润紧实,然在常温下放一天则黯淡,放两天便开始溃烂。杨梅的确像呕心沥血拼得一季绚烂的壮士。

杨梅山里处处青翠,除了杨梅树还满种梨树、竹子等,应属山地生态农业吧。脚踩黄竹叶,与草木同呼吸,夏日漫步山间真是件美好的事。熟透的杨梅果自然掉落,砸在科学巨擘的头顶,或可催生一条定律;被农人拾起,将被卖给山下的商户做杨梅干;其余的则多被土地吸收,向死而生。那么多美丽的果实就这样静静消逝,像是一种美的浪费。不过我更认同约翰·穆尔所写“一切被永恒地循环使用,从一种美变化为另一种更动人的美,我们很快便不再叹息浪费和死亡,却因宇宙无尽而不朽的财富而欢欣鼓舞,我们忠诚地盼望、期待周遭消融逝去的一切重新出现,心中毫不怀疑它们再一次的出现将比上一次更美丽、更动人。”(《夏日漫步山间》

相比山路上绵延蠕动的车队,挤满杨梅与杨梅客的火车才更骇人。严重超员的车厢寸土寸金,要下车的人与挤上车的人免不了满腹满嘴的牢骚,座位下塞满杨梅篮筐,头顶行李架也堆着杨梅袋,性格暴烈的男女或因杨梅汁染到衣服而争吵,或为一个站位争执不下乃至四手相搏,并有乘客的大声交谈、嘈杂纷乱的歌声、幼儿声嘶力竭地啼哭声……我喜欢作为意象的火车,安静、整洁、微微震颤摇晃,人游离在半梦半醒间,然而现实中的火车多是这样拥挤喧嚷。望着窗外,伴随列车之旅而来的是断续的回忆与长时间的呆滞。

上海是座商业城市,本地没什么资源物产,于是向周边地区求索。诸多媒体也不大用心,互相借鉴抄袭話題,所以小龙虾、土家烧饼、杨梅节都能在口耳相传中成为风潮。

在外乐山玩水,尤能反照上海的平淡。这里无山少水,行人匆忙。然而上海毕竟有我温暖的小窝,它给我的亲切感、依靠感一直上溯到我的童年,回到母亲的身体。回到上海,傍晚的燈火如醉如夢,心里安稳平静。旅行或长或短,其实都在玩味自身,发现什么,与找回什么。


16:34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人文琐屑 | top | 《武士的一分》:籠中鳥也有尊嚴

comments

别人打扫的屋子不是自己的。所以不想要大屋子。
by: 女巫 | 2007/06/19 15:57 | URL [編集] | page top↑
不酸么?
by: 苏更生 | 2007/06/19 16:50 | URL [編集] | page top↑
“一期一会”正是日茶道的精髓啊,呵呵。
by: 瓦斯 | 2007/06/20 01:48 | URL [編集] | page top↑
“一切被永恒地循环使用,从一种美变化为另一种更动人的美,我们很快便不再叹息浪费和死亡,却因宇宙无尽而不朽的财富而欢欣鼓舞,我们忠诚地盼望、期待周遭消融逝去的一切重新出现,心中毫不怀疑它们再一次的出现将比上一次更美丽、更动人。”

最近出版了《落花一舜——日本人的精神底色》大慨合姑娘口味不妨一读,其实读过《菊与刀》《荫翳礼赞》对日本文化的了解就八九不离十了。
by: 瓦斯 | 2007/06/20 01:57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71-69bec27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