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慢鏡重溫·青春死角

window.jpg

昨天气象主播预报高温晴热,今天从晨到昏雨不停蹄。水滴弹落的声音如湿泥般黏腻,想起三峡软绵绵膜似的滩地。

忧伤秾稠,呼吸的曲线动荡不安。

钟面扭转,时光倒带,床头被角,一场浮动的饼干盛宴。

亲爱的,转眼我们已经长大,再也没有办法后退。

——某年某月某日给兔子的简讯

今天是母校的百年校庆。我望着窗外的雨发呆。

Rain说他最喜欢下雨天,这曾经让我犯愁。虽然一直生长在江南,早已习惯每一季的雨水,可还是厌恶潮湿——按照《水果篮子》里的说法,我应该是那种有毛的动物,譬如猫。

下雨天,似乎应该发生些什么才对吧?看过『いま 会いにゆきます』后我便这么认为。然而我只是恹恹如梅雨般,隐约带着一束忧郁的气息。

在报纸上看到学校的鸟瞰图,回忆如箭,射向纯真年代。

一直抗拒雨天,却总是怀念光华的雨季。灰色的湿润天空,深灰的潮湿地面,以及不带伞疯骑穿过校园的男生,我记得我喜欢看他们背上的湿点……

午后居然大晴,我趴在桌上合上眼,迎着阳光有明亮的感觉。

忽然之间时空交换,我好像不是伏在堆满书稿盘片的办公桌,而是中学课桌。

闭上眼,安谧恬静。偶有嬉闹声入耳,那是午后在操场上激扬青春的热血少年。夏天临近,窗外滑过慈和的风,明晃晃的日光碎落在树叶缝间……

不久前去光明中学为本社篮球队助威,进校门时(照例)被门卫拦截盘问——好像很久以前开始,我的样貌便和中学生诀别了。

坐在场边的我开始东张西望,时值放学,穿着素净校服的学生从我眼前晃过,有一瞬间让我很向往背着满满一书包课本笔记参考书练习册上下学的生活。

午睡中的我,将梦未梦之际,对周遭事物丧失了清晰的分辨力。脑海像《十二国记》里阳子的水禺刀,只照见自己心中所想。

于是,我的窗下变成塑胶跑道,我前边冉冉升起一个前排同学的后背。

一位刚满三十岁的同事有一次很真诚地对我说,好慕你还这么年轻

——而我,一面自得其乐地扮演小孩子,一面老气横秋地慨叹“一向年光有限身”。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衰老了去,玩不动吃不下说不清记不住了吧。

总是那么轻柔优雅的蔡康永,说他其实很怕老——我们高呼“活出青春样”的同时,却不得不为眼睑下的第一道细纹惶恐不已。正是伤春悲秋容易,超脱豁达难呵!

楼下一树不知什么花,雨中是一派颓靡的深红,晴日下又显出明艳的媚色

——这是2005年5月27,恢复元气的我,向窗外望去,感觉那是一片……桃色。

四年前的四月,我和兔子坐在曦园的樱花树下闲谈。花枝摇曳,黄黄的月亮是温暖而令人安心的存在……

有风,听风拂过耳际,听风掠过发梢,看那风将青春的梦与爱梳成丝缕飘散。

兔子,不论如何,你对我而言,都是一个重要的朋友。然而,就像那么多我注目过的,我惦念过的,我梦到过的人们一样,留不住,在身边。月光依旧温和,花儿早已被风吹散,不知在何方。

毕业的时候,我说我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感觉。一个朋友作了如此评语:

要么尚未毕业,要么从未入学。深刻的快要让我无地自容了。

永远无法忘记,因为我完整的记忆留在那时那地。那些男孩女孩曾经教会我,现实的青春并没有那么明艳动人,也许青春二字,只是用来缅怀与想念的罢。

直到青春卷起皱纹

直到皱纹嵌进灰尘

灰尘与阳光之间的密约:

对某一天突然闯入的我

还以颜色。


23:35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亂彈幾部動畫電影 | top | 隱形Mickey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7-f8c58d1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