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我寫作就像別人在睡覺

近日薇罗的blog上发生了点小事,众人唇舌寓于笔墨,颇有些闹腾。很多人评论着别人,其实心里都想着自己。我也说了几句,然后想了想,又不想说了。

时常遇见一些才华横溢的人,我总觉得他们不把心得写下来是种才华的浪费,他们反问“自己知道就行了,干嘛非要写下来?”

时常有一些人终于开始写,可是写写又不写了。

我自从开了blog,写在日记本里的字少了很多。当身边发生些什么,想的是“这一条倒是可以写进blog”。blog成为一部不断注入内容的个人著作。一旦开始写,常常连思维也变成blog式的。什么可写、什么不可写,加法、减法,打开、合拢,头脑中即使只有一个公众,手中的笔也不自禁地朝他倾斜——这并非象征写作的不诚恳,而从一个角度促使我们寻求更合适的表达。

惶然录开篇一句“写下就是永恒”。好旷洁的句子。可是细想来,我要永恒干什么?一切一切将要毁灭殆尽,无一例外。若身前死后能被一些人惦记着,我也不枉存在过。但这不是永恒。永恒、不朽,想来总是单调沉闷,然而很多人在身心的颠沛行将结束时,仍心向往之,好像“永恒”是宇宙中漂浮着的巨大保管箱,令自己的所有都得以安歇。

偶尔想,假如我死于一场意外事故,那么从明天开始我的blog无人更新,与众多突然终结的blog一样,使我虽死犹生的,是仅存的文字。它们就像漂浮在空中的无人楼阁。人们路过、进来又走了,渐渐无人来了,可能渐渐人又多起来了,可是都已与我无关。

我为什么要写,我写给谁看?每一个写公开日志的人,都有述说的欲望,不论他们在现实生活里开朗还是内敛。“嘤其鸣兮,求其友声”,所求的也许不过如此。我们希望被人知道,被人了解,希望依靠书写可以记念、可以求得自我束缚的解脱……对于我,书写是一种生命意志的体现。我一点不善于交际,所有初见我的人都不会产生“这个人很开朗”的印象。而书写是我潜在的激情,它忠于我的内在,是我痛苦时的救赎。当我爱生时,当我想死去时,当喜悦与悲伤令我不知所措时,唯有求诸于书写。仍借《惶然录》里的句子:“我写下这一切,只是为了给自己的感觉退退烧。”

总有人说我的文字基调忧郁,总有人说我甚少记录自己的生活点滴。有关忧郁的写作,所圭疑的櫻桃之味深得我心,我生来不是一个容易澎湃的演讲者,对我而言,也许笔下淡淡的哀意更有助于令我平静。至于记录生活点滴,采取日记体还是格言体,全在于各人取舍。很多时候我都任事件过去了,只记住感觉与印象。

有朋友建议我换用更容易被读到的blog服务,说你现在这个搜也搜不到,又是日文编码,没几个人阅读……最初我也是颇在意流量的人,如今写了两年,却越来越恋恋于fc2的安静、好看。幻想一下,好像我坐在自己的小茅屋里煮茶练字,间或有一二旅人路过,张望一下,有的径直离开,有的驻足停留。我说:“要不要进来小饮一杯?”他说好。于是相视而笑,一时莫逆。

回到第一段。想对vero说的是,在这个“大众写作、无人阅读”的时代,在更多匆匆一瞥式的阅读里,不必期待获得每一个人的理解与欣赏,不必试图与每一个读者打交道,解释给每一个人听。书写是我们各自的艺术。我们在艺术中生长,这种艺术反过来滋养我们。我愿我们的艺术日臻成熟,愿我们在艺术中变得更好,而不是劳于修整这种艺术的外缘并为此所累。相比而今被种种闲言碎语包围的你,我更喜欢最初那个安静独语的薇罗。

最后想起帕斯卡尔的几段话。似乎与主题不大搭界,不过我本能地觉得应该抄在这里:

“当一篇很自然的文章描写出一种感情或作用的时候,我们就在自己的身上发现了我们所读到的那个真理。我们并不知道它本来就在那里,从而我们就感动得要去热爱那个使我们感受到它的人;因为他显示给我们的并不是他本人的所有,而只是我们自身的所有;而正是这种恩惠才使得他可爱,此外我们和他之间的那种心灵一致也必然引得我们衷心去热爱他。”

“人之大患就在于对自己不能理解的事物怀有不安的好奇心。”

“人都喜欢心怀恶意,但那并不是要反对一目失明的人或者不幸的人,而是要反对高傲的幸运者。”


13:51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16)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永日小品(三則) | top | 《其後》:煮茶時光

comments

原本是通过vero的blog认识这里的,也潜了很久,昨天才看见朋友最近的“沸腾”也准备在自己blog里面为朋友说话,后来看见这里有更深于我的思路,一字一句尤其珍美。喜欢那句“相视而笑,一时莫逆”
by: annie | 2007/05/21 17:54 | URL [編集] | page top↑
那些口水又能淹死谁呢?呵呵,且随他去吧。何况在自己的地盘谁敢那么大声说话?!踢他出去好了,眼不见心不烦。
by: nazeah | 2007/05/21 17:58 | URL [編集] | page top↑
你的地盘你作主 这是你的天下 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尽量释放吧
by: flypig | 2007/05/21 21:06 | URL [編集] | page top↑
有我们都在看的。
by: fan | 2007/05/22 10:05 | URL [編集] | page top↑
一直也会有这样的念头,如果我死掉,那么SP就会停留在那天。那个世界还用文字么?写是一些人的偏好。他们对文字有贪恋。
by: 女巫 | 2007/05/22 10:07 | URL [編集] | page top↑
厦门归来。。。

你说的关于BO的想法,我也有过。
从一开始的写,到现在的关,都会习惯的。

我们总是在找一个可以消化倾诉的地方。
有时大肆宣扬,有时埋藏心底。
by: 芝 | 2007/05/23 17:05 | URL [編集] | page top↑
终于又见你了v-396
还想你的blog怎么关闭了。。。
by: 小茕 | 2007/05/23 21:52 | URL [編集] | page top↑
唉,想到了卡夫卡·陆
by: zoe | 2007/05/23 23:04 | URL [編集] | page top↑
也是 一直 都在看的
多好 小饮一杯
by: 若愚 | 2007/05/28 18:40 | URL [編集] | page top↑
我也曾一直思考这个问题
我在我的blog上写过类似的文章
但是具体是怎样的 我忘记了
境界比你差多了

我的更是没几个人在看
多年来 只是自己一个人在一直更新
整一遍再整一遍
我想有永恒
虽然我知这境界不如不去追寻的好
但是这就像我的本能一样
一直在驱动着我
也就归结到了人和人本质的不同了?

我原来想你不会去想这些文字与现实的关系的问题
我原来以为你只是在写 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呵呵
现在 看来 还是有点在意的

by: clo | 2007/06/12 19:54 | URL [編集] | page top↑
嗯?
偶过,留痕,绝赞
by: ravilin | 2007/06/28 10:20 | URL [編集] | page top↑
很赞,能一种超然的感觉面对,不知道对这个态度我是一种慕,还是一种向往,只是现在还是有点浮躁着。
by: 小 | 2007/06/28 11:45 | URL [編集] | page top↑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by: | 2007/07/07 13:10 | URL [編集] | page top↑
欣赏你的一份平和,让炎炎夏日,不觉中清凉起来。
by: 旅行,就是变相的离走 | 2007/07/07 13:13 | URL [編集] | page top↑
福州路318号
有个时常和永恒纠缠在一起的人,早早地看透了:速朽之人作些速朽的文章

呵呵
by: 福州路318号 | 2007/07/22 15:10 | URL [編集] | page top↑
赞!一种境界,一种心怀。
by: lincool | 2007/09/11 11:45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65-68d2df1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