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一陣多訊息的風


错过了上海的阿巴斯艺术展,而终于在季风遇到了阿巴斯的诗集,当即收下。

《随风而行》收阿巴斯诗作221篇。阿巴斯对数字的情有独钟,恰似王家卫对精确计量的迷恋。而221,写成阿拉伯数字其姿态也极为优雅温文,好像在款款地列队行礼,乃是对一位影像艺术家的另一种记念。

电影中的阿巴斯擅用长镜头。看惯了广告与MV快切跳跃式的人们,常常对长镜头不耐烦,以为有故作深沉的成分。其实别有用心的长镜头总能提供一种犹如站在世界外缘观照的角度。我想,钟爱长镜头的人应该对“永恒”有一种执着的偏爱罢。

写诗的阿巴斯,即使面对稍纵即逝的意象,也能从中攫取永恒的韵味。如同一滴树脂与昆虫的相遇,成就了美丽又残酷的永恒。

诗集内文版面采用双语对照形式,我完全不懂波斯语,然而那些长长短短好像在流动弹跳一样的字母,光是看看就有种宿命般的音乐感。

译者说阿巴斯的诗有俳句之风,想是缘于其短小的篇幅与简淡的笔风。以寥寥数语再现片断场景而又饶有诗趣,同样令人心折。正像精妙的短片其感染力决不逊色于叙事长片一样。

阿巴斯又钟爱对比。独到的想象力与丰富的感受力,使他的诗作深具画面感与戏剧性。宇宙总俳场,万物皆过客,然而总有些独具永恒意味的东西,让我们停下来,陷入沉思与追问。

其实,对诗歌作太多技术上的评价与总结毕竟多余。对格律、风格乃至写作背景的研究是诗歌史的事。读诗,更多时候是种私人经验。

我便喜欢诗集只是这样素净,一页一首短诗,留下的是“雪般的白”,像步出神殿后的心灵一样的空,而不要过多的解说与旁征博引来干扰,变成视听的杂烩,反而冲淡诗文本身的赤诚。

Il Postino中那位可爱的邮差这样对聂鲁达说:“诗不属于写它们的人,而属于需要它们的人。”当语言变得无力,感觉逐渐迟钝的时候,读点诗吧。文字将用它锐利的小指甲,在灰暗低沉的天空摁出一枚新月。世界重新清晰立体,你也许依然孤独,但学会了吟咏心曲。月光下,诗人的影子瘦长,宛如沉忧静思的全世界的恋人。

抄诗一首,应景

“她长大长大

她盈满

她变小变小

今夜

无月”



23:59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給獵人的情書 | top | 何處是歸程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40-dc9148b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