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何處是歸程

晚上接到航空公司的通知,原定今天中午的航班提前到清晨,原本充裕的时间突然被吞噬了一大口似的。惦记着早起,夜里就不得安眠。微雨黎明静悄悄,惺忪地忙乱之后,我拖着行李向爸妈告别。车开动的时候我隔着青色玻璃窗望着妈妈。幽暗的光线里看不出她眼睛红红,我则努力噎着泪意,作出一个乐观女儿的模样,摇摇手绝尘而去,像很多电影里的离别场景一样,留下一段慢镜头的伤感。

不得不承认,回家休假的日子里,我总是很懈怠。在上海的时候总嫌时间不够用,宁愿一天有四十八小时供我细细打点。回到家,多的是余闲,反而无所事事。白天只是放松地休息、玩乐,浸没在一年之中难得的平静生活里。可是谁说我不思考?闲云一样舒展的白天,交换的代价是夜晚的失眠。睡眠中断的夜里,梦是一只野兽,向我龇牙微笑;思想与思想之间,一片片密不透光的。

于是我在深夜里默默发育成长,而在醒来的白天,静静生活。

是回归也是逃离。从一种状态逃逸到另一种状态,借身体的迁徙撼动心灵的觉醒。在一种生活里驻留过久,人很容易麻木迟钝。所以我多么渴望到曾经熟悉或一直向往的地方,遇见各种令人感奋的事物,在发现与相处的过程中,让自己变得更敏锐。今年遇见Vero,她问我,觉得武汉有变化么?“日常经过的地方都没有什么变化”我说。她笑,“是啊,这样很好”。

不管我小时候多么不情愿在“籍贯”栏填写武汉,不管我曾经多么渴望搬离这座城市,这里永远有我割舍不下脱离不掉的东西。即使我外表看起来很独立和我行我素,事实上,我最仰赖信赖的,仍是传统的亲情友爱、生生世世……

抵达上海机场,看见“上海”二字,还是觉得亲切,有母亲的味道,有种天然的雍容姿态。武汉之于我,则是长长一段时期内深埋下的根。我从不讳言他的凌乱与时而显露出来的伧俗,可是这些又为我所喜爱。我如同一个深深了解他的女儿一样,对他的缺点报以宽容的微笑,只因其中散发着与别处不一样的空气,让我感到自在与安心。

冬假三周,阅读的速度放慢,只读了两本随笔:《枕草子》和《四季随笔》,也许是机缘巧合,这两本书都恰好呼应时下的情绪,像两个不约而至的好友。清少纳言的冲淡灵妙与她笔下的宫廷生活片断,与《世说新语》颇多神似,写人记言,尤似《世说》中“言语”、“容止”“捷悟”各章。古之风流真潇洒,值得频回首。

乔治·吉辛的《四季随笔》,望文生义,让我以为类似于日本的纪行文学,或者是华兹华斯一派清新朴实的自然风。其实是一个老来赋闲的作家的自白。四时有常,人生无常,当一个人终于可以坦然地拥抱与享受自己的命运时,不是一件颇可欣慰的事么。如文中所说“我所经历过的一切,我都能清醒地欣然承认它的必要了。过去如此,就让它如此。大自然为这形成我,怀着什么目的,我永远不会知道;但是在永恒事物的连续中,这是我的地位。”

对于将书写视为己身存在方式的人而言,这会是一本好书。因为书中的“我”也曾一样用力挣扎,其灵魂也曾倍尝焦灼与苦辛,而他最终获得的沉静的幸福感,同样是我们向往的彼岸。

冬末春初,一贯地乍暖、还寒,阳光很安静,雨点很安静,午后的人安静地听着《恋恋风尘》,千头万绪都如雨点落地,平静地安息。渐渐喜欢侯孝贤的电影,是年光与经历教我们注视曾经漠视的东西。陈升说他喜欢侯孝贤的电影,因为那里面有根。我深以为然。懂得“何处是归程”,纵使四处漂泊,心灵也不致凄惶难安。而我,在徙倚来去的途中,亦终于明白了那些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东西。不论岁月人事如何变迁,它们都在我心中,永远不会被夺走。


18:55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一陣多訊息的風 | top | 回歸

comments

我也深深眷恋着不够美丽的武汉,到哪里都不忘描述它是怎样适合居住。
by: emilycliff | 2007/03/10 03:34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39-7dec31f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