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黃山紀行之邊走邊看

下午开始的淅沥小雨,浇不灭人们上路的热情。黄山有四绝,然而看云海要拣日子,温泉又因缺少民俗文化背景而不够吸引,只有奇峰、怪石、古松最忠实纯朴。这一次我来看峰,它们藏起来不肯见人,但我知道它们就在那儿。倘以禅解,则曰山在我心中,看不到的只是色相,事实上,它一直都在那里。


一个忧郁的人,背山望远,化成了石。


沿山路走,常见一朵朵的黄色干草。金黄的颜色很好看,像在山石间奔流的浪。想起那只让人记挂的狐狸对小王子说的: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一旦你驯养了我,这就会十分美妙。金黄色的麦子会让我想起你。我甚至会喜欢风吹麦浪的声音……


北极熊面壁。


这张其实是拍坏了的。不过我喜欢,好像有种诡异的磁力。


在通往丹霞峰的石阶边,宛如佛祖微笑的侧脸。


空茫的山谷常教我想起绝情谷,那么这一株,应是情花罢?


绝壁上的红,难得一见的鲜丽颜色。思及Vero的旧句“断肠崖上龙女花,断肠人为龙女插”,二句教我念念不忘至今。


纵使丹霞峰上不见丹霞,光明顶处未有光明,山阶上仍游人如织,遥望过去,如山表的针脚,密密麻麻。坐在平台上休息的旅人,疲惫都写在背上——瞧,背影也常常是很有表情的喔!


最后一夜经过屯溪老街。老街犹如小城的绶带,不知系着多少世俗温情、陈年旧事,然而时过境迁,总要被摘除的。总要。

生命孜孜其间,一条老街都是一部稗史。


隔着窗棂窥视楼下店铺的灯光。


谁的旧居……谁的城堡……仅这苍老恬静的面容让我没来由地喜欢。


隔雨相望,聊发思古幽情。


小街上不舍昼夜的如水年华呵……现在它们睡着了。


小孩不怕雨,不顾身后母亲的叱叫。短短一条街,也是可以冒险的呢。


00:39 | 漫遊隨録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沈默·沈沒 | top | 黃山紀行之霧中風景

comments

呵呵,即使遇见大雾小雨,也是充满妙趣的呢~
by: TEA | 2007/01/14 18:01 | URL [編集] | page top↑
长大才发现看图说话的乐趣,尤其是自己拍的,呵呵。
PS. 我也很喜欢拍坏的那张;)
by: 听夏 | 2007/01/14 21:42 | URL [編集] | page top↑
另外,高中时写的那些句子你都还记得,真不好意思了,呵呵……不过这么一说,我也记得你的“冻雨频敲窗,帘疏横风阔”呢!
by: 听夏 | 2007/01/14 21:47 | URL [編集] | page top↑
乱发般的垛草好看呢。
by: emilycliff | 2007/01/16 00:24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35-236e72a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