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黄山紀行之求行若渴

今年出游的机会不知怎么少了很多,心灵为了安抚躁动的肉体,费了不少力气。终于还是想将帕斯卡尔所说的快乐(安居于室)暂时搁置,去一个陌生的场所换气。

由渴望离开,到云游四方,再到厌倦云游渴望回归,是轮回也是人之常情。此时的我,正紧紧抱着第一阶段的渴望。

哪儿都想去,只要在这座城市以外。几番周折,最后锁定黄山

从小到大有过很多契机去黄山,结果都缘悭一面。我素以智者乐水自居,石不免枯淡,土毕竟干涩,山,不在我所好之列。然而如水般的流动之物,仍不免向往为某物所系,以使心有所固,不必终日流徙。我忽然想见黄山,慕其秀美奇丽,希冀山川高阔,可慰我日渐湿黯之心灵。

从来没有过对旅行如此强烈的渴望。

我不喜外出。以往每当不得不远行之时,我总是在行前从情绪上致以顽抗。而现在,我迫切地想要亲吻每一寸陌生的土地,呼吸每一口别处的空气,在不一样的地方忘记原来的自己……抛弃所有熟悉与习惯,需要一个不会引发熟练的联想,不会唤起熟烂的回忆的地方——这是自由行走不足者的饥饿。

人生的一些苦恼,缘于不知道如何与“自己”单独相处。然而成天携带着“自己”,也会烦的。于是,摆脱每天与固定时间伴随而来的固定事件,摆脱在外在世界中渐渐模糊、在内在世界中渐渐膨胀的“自我”的束缚,成为我目前最大的追求。

很久没认真画一幅画。至多是在出席无聊例会的时候,信手勾勒讲话者的面部速写。虽然是平时常常见到的脸孔,日常的观看与作画时的凝视却截然不同。以往不曾注意的线条、比例,此时都被放大,被注意。绘画的意义也在于此。行前整理物品,我顺便带上了速写本与笔,虽然自知画的稚拙,仍踌躇满志。笔生,是无天赋使然,我认命;但我曾以眼注视之,以心默记之,便可谓我来,我见,我够。

旅行,并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人生梦想,也并非用来耀招摇的奢侈消费。旅行之于每个人的意义,只在于每个人对生命的态度。我向某些朋友发出同行的邀约,常常遭到推辞,不是没钱就是没时间。我也哑然,知道这两条已足够作为现代人的万用理由。我亦知道,始终将旅行视为消耗品的人,并不能从旅行中获得充实的乐趣。他们会纠缠于各种始料未及的状况、忙碌于收集各种以资纪念的物品,却不能以迎接种种变化的心领取旅行的惠泽。

也有唯心论者,能够以心旅行,即使是周遭庸常无奇的景物,也能在不同角度的观照下焕发异样的新鲜光彩。然而,即便是写《在自己房间里的旅行》的梅斯特,他本身也是个旅行家。终生驻留在一地的人,永远不会知道移动的乐趣,不会懂得在旅行中可能发生的种种改变,以及最终拥有的旅行的意义

行前忽然遭遇身体不适,却依旧慢而细地打点行李。我是一旦决定了的事,就最恨自己丧气扫兴。肉体闹他的别扭,心仍清新欢乐。我愿享受各种不测的际遇,使初衷不违。

在一年之初,“集中于一个目的,作种种快乐的变化。”

夜里从火车站北广场上车。读大学的时候寒暑假常经此离开回来。这里与一楼之隔的南广场仿佛城的两极,一边是高楼中的盆地,一边则荒凉安静。仰头拍下北广场的路灯,光线温暖,像静静焚烧的火。


20:37 | 漫遊隨録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星期一天气晴 | top | 女人的史詩

comments

去黄山啦?冬天黄山的雪景可漂亮了:)
by: 幸 | 2007/01/08 17:43 | URL [編集] | page top↑
期待你的游记:)
有机会一起出去~~
by: 听夏 | 2007/01/08 19:47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30-24bfdcc0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