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女人的史詩

看了两部电影,哭了两场。我本为泪腺发达之人,禁不起镜头下痴怨的凝视,也总在不动声色的伤心里濒临崩溃。对着别人的故事入戏太深,泪水扑簌簌往下掉,总显出三分呆气。在私底下这还可以当作多愁善感的秘技,在公众场合却不免暴露出好大一片软弱,且无从辩解。

看见悲戚的面容而无法无动于衷,其实更多的是生理反应而非心理。我感觉到他人的悲伤,并迅速作出的反应,诸如心头揪紧、热泪盈眶等,纯属官能性。事实通常是一旦眼泪被释放,悲伤的效力也随即减淡。正如在痛苦时喊叫,一方面也微微舒解了疼痛。

真正的痛苦是无法言说的。试一下,如果你能够将疼痛的缘由完整地表达出来,则表明这只是具有刺激性的事件,有始有终,有条理有顺序,然而痛苦常常是凌乱的、突袭的、不知所终的。


两部电影是《云水谣》和《嫌われ松子の一生》。前者纯净得失真,后者则华丽丰盛,流光溢彩如少女童话,然而一点不甘美。

《云水谣》名字有气魄,音乐亦盛大,场景间的跳转常让我想起“风云际会”四字。新中国五十余年历史,已够有情人书写传奇生涯。我辈何其不幸,未及亲临乱世与太平世之间的错落起伏;我辈何其有幸,能够过着安稳的日子,把前人的岁月揉成团掰成块,囫囵之后,便算是见识过了。云与水俱为散淡无情物,浮云何洋洋,水流无穷已,只是承载不住影片所要表达的主题。作为爱情颂歌,它淡漠了点;作为时代史诗,它清痩了点。在看过「嫌われ松子の一生」以后,《云水谣》又轻了一点。所记的只有柔光镜下的Vivian,悲伤得颇为用力;而国语不甚伶俐的梁洛施,还是在《伊莎贝拉》里更为自然。

比起《下妻物语》,《嫌われ松子の一生》在内容上显然更结实沉重,不过有着畅销原著小说作底,故事是很好看的,加上中岛哲也对各种潮流元素的熟练运用,真是一部闪闪发光的作品啊!不得不提的是因本片在报知映画赏上封后的中谷美纪。如果我对中谷美纪的印象值是一段波状线,那么看电影版《电车男》时无疑是波谷,而现在则位于波峰或是在通往波峰之路上。

一个女人卑琐的一生,总是与男人有关,又总是遇人不淑,从剧情上说,果真有点日本《长恨歌》的味道。相比悲情的原著与写实的同名日剧,电影版提炼了更多温情。画面愈瑰丽,愈衬得凄凉;生命愈凄凉,愈显得温情的可贵。

套用匡匡为《时有女子》作结的一段话:

“我嫌我这一介女儿身子,因了它,我从未片刻知道过自由。

我婉转铺排,极力挣,与图。但始终为它害,无由扑跌,与烦恼交握,堕于黯无尽日的因果。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会来。”



(生为女子,都希望拥有公主一样的人生,然而……)


14:54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黄山紀行之求行若渴 | top | 歲末的十四行

comments

《嫌われ松子の一生》,看了三话便没有再下。
记得看第一话的时候,心中郁结非常,怎么就这样了呢?

同是女人,总觉得有点可怕。真可谓,一步错,步步错。
有机会还是要把它看完整的。
by: 芝 | 2007/01/09 18:05 | URL [編集] | page top↑
推荐你看电影版。日剧应该更忠实于原著,估计会教人胸闷。电影里的松子还是挺可爱的,呵呵
by: 小茕 | 2007/01/09 18:54 | URL [編集] | page top↑
我看的是电影版,但心里也有点郁结。因为觉得还是男权色彩太重,虽然是颂扬女性形象,但是这形象的光辉全是在于为爱无怨无悔执着到底……其实很悲情的,我不喜欢这种颂扬,会对女性产生误导。
by: 听夏 | 2007/01/11 01:15 | URL [編集] | page top↑
没错。我看的时候就想:到底是男性的角度啊……
不过电影本身还是挺好看的:)
by: 小茕 | 2007/01/11 16:27 | URL [編集] | page top↑
云水自然是没有看过的,影院错过了.
家里小津一堆,却也总是鼓不起勇气,耐不住性子去看.
by: | 2007/01/12 13:02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29-d90ee42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