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奈何展轉在風塵


每至岁末,总像是从一年十二月的筛孔中沥尽了如水时光,剩下一堆残渣,教人不得不面对,故有“岁除的哀伤”之感;从另一面看,仿佛12月31日的日历翻过去,便能洗心革面,新年的空气顿时清透新鲜。“在一切新经验之前/总会有奇异的活力和渴望”,于是人特别容易骚动。

周末寒流来袭,我又有了不外出的理由。在自己的房间看电影,不看电影的时候放音乐,耽溺于声色之美。

起风的下午,不开灯的房间,有一种油纸的色泽。年关前后的电影业是热闹的,我最近却喜淡不喜浓,觉得小津安二郎、侯孝贤等可亲,像经年的老站台,淡静而让人安心。

依稀是五月的天。潮湿的灰云在墨青的山顶上滑过。

火车轰隆富有节奏,如此的不眠不休,总让羁旅之人生出许多关于畴昔的怀想。

《恋恋风尘》的开头似乎历来为人称道。明暗交替,夹杂着密密麻麻的绿色。那座依山而建的小镇,便是陈绮贞唱过的九份。

我少年的时候不会喜欢这样的乡土腔。那时想的是去国离乡,想的是摆脱班级、学校、习以为常的城市。却不知甫一离开便已想念。想念至今。前几日与人写信仍时念起那座灰灰的城市:晴天是明亮的灰,阴天是暗淡的灰……记挂的地方保鲜在脑海里,仿佛从此脱离时间的侵蚀似的。

台湾的乡土电影,总给我一种无以名状的亲切感。究其因由,或许正如波顿在《旅行的艺术》中所言:它们更符合我们的个性,更能满足我们的心愿。

东方式的含蓄情感,原来始终是我最钟爱的主题。淡……只是淡……淡泊的内在,却是无尽的深沉。少时轻狂,有的是五色杂陈、五味俱全。太淡的,教人提不起兴致,总好像是一种浪费。殊不知种种自以为丰盛的激烈的,早早挥霍一空。有什么来过了,而没留下什么。如今,只觉那些飞扬跋扈、天雷地火的言行,花太多精力在惊人的表象,反而无挂于心,惊动不了神经。

近夏的时节,南国的风掠过脸颊,暖而甜,甜里又夹着几丝软软的忧伤。一年之腰,惫懒有加。

时间总是漫漫而去。难过又易过。

影片后半部有一段服役官兵招待广东渔民的情节。官兵对突然出现的一家人致以十足的热情,纷纷拿出私人什物赠之。阿远送出了父亲给的打火机,事后又觉不值。在孤寂中,一时头脑发热,莫明其妙馈赠的冲动。人之常情。

因了电影本身的淡味,倒让人在长镜头里分神,兀自想起自己的故事。原来自己也是有过故事的人。不想,很多事便就此埋没,噤声睡去。

夜来听齐秦的《港都夜雨》,乃片中一群男孩饮酒时所唱。相思更兼风雨,别有一种苍凉味道。然而一切又莫不是会平息,会过去。

萧丽红曾写道:“异乡、外地所可能扎痛人心的创口,都必须在回得故里之后,才能医治,才能平复。”影片结尾,回到故乡的阿远,在地里听阿公叨着家常。鸟啼花落,风吹尘起,人生依旧淡定而从容。


18:46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天堂是一把碎片 | top | 《花之武者》:落紅豈是無情物

comments

恋恋风尘……我也喜欢。平淡至极,却又自然而然地有份情意,处处都在。
by: TEA | 2006/12/17 21:07 | URL [編集] | page top↑
淡出鸟来了.
by: 白果 | 2007/09/07 16:19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25-1c3d54a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