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此岸的离人

你怏怏地说,得知他将远行,忽然觉得心里空了。

初冬。收了雨,天色转明。窗外的银杏叶渐次颓黄,一树的暗金色在风中摇,摇尽,冬便深了。你若见此景,恐又会撩起小小的情绪翻转。多情的人,永远为自己所苦所累。我自己是知的。身边的人接踵离开,留也留不住,又何必强留。传统的乡人,总喜欢保留生活中的物事。没有用也要留,毁了损了,哪怕片纸碎骨也要留。并不是为了长此拥有,只是不忍弃,以为弃之便不复得,却不知很多东西,渐渐的,就不会再来了。

他走,因为那里有他新的人生。新的环境与人事,都将张开手迎接他,等待被搅拌在那些未知的茫茫里。光是这样想,他已要为己身感到惶惑不安。初到异乡,在巨大的寂寞之前,难免先向内心求取,思前想后、感事怀人。然而新事物纷至沓来,一样一样,尽须实实在在地去对付,怀抱旧物又该如何招架?

只有送别的人,仍留在此岸原地,心中念记的都是远行的那个。游必有方,“方”是知道的,若还要惦记他的一顿饭吃的好不好,每夜睡得好不好,往下便只有觉得虚惘失落。

“相思阻音息,结梦感离居。”离别使人在伤感、艰难的同时,释放并了解自己的能量。古有孟姜女千里送寒衣,今有苏童的《碧奴》将“千里”之行历历作记,以证一个人可以伤心倔强至此,亦证其举之艳烈壮美。

别后始知情短长,常常很需要某个人的时候,他却不在。他若是在就好了,可是他在的时候不知道我会这样想念他。不曾怀念,何以探知情意深浅?

然而像我们这样敏于言讷于行的人,往往将个中深意落虚不落实,耽溺于诗意与美感。落实则俗套,然有份殷恳的情意在,便是一件温暖的消耗品。

——以上兼因读《此岸的克利斯朵夫》有感。木心在这篇小说中多有自况,情调悲伤。四五十岁的人回首往事,颇多悔懊,然而过去总是过去了。以冷笔写热情,是聪明的,更见他的通达与透彻。人生如梦,醒过来的时候,已于事无补。张爱玲说中国人对“‘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的’的感觉总像个新发现,并且就停留在这阶段。”人生如梦,其实早就知道了,还是要说,还是要叹,仿佛刚刚醒转过来一样。然而也并不因此绝望灰心。梦就一直梦下去好了。沉忧结心曲,郁结于心的,仍要伺机一吐为快,纵使情在人已殁,只剩下徒然与惘然……

“当初各奔前程得失沉浮已不必厚非,卅余载音讯全杳也已不足为憾,只待重逢的一夕目击而笑,细数风霜沉着痛快,人生至乐可谓无过于此,就像我们之所以苦苦执着于性命,为的便是换取如斯的酬偿——讵料一个一个相继永逝……我也原谅,着眼于畴昔贤美的一面。早岁从书本上看到歌、福楼拜迟暮独兀的荒寂,那时我年轻,隐隐感到怆凉的况味,而今亲尝备受,才识得每代人都要从头衔恤体会过来,然后过去。”

当时只道是寻常,孰料别后经年,那些来不及说的话,来不及做的事,因而搁置。

人生之凄凉与无常,皆在这种种求不得、来不及、留不住之中。种种别扭,伤心岂复论,而又艳异婉转,教人念兹在兹、无日或忘。千劫如花,佛如是说。


15:50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写在社慶邊上 | top | 懒人料理

comments

きょうは、居でb
きょうは、居でbodhicatと留へ旧物を息しなかった。
亦杏までbodhicatと保留したかったの♪
亦きょうbodhicatの、心中した。
by: BlogPetのbodhicat | 2006/12/03 11:43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21-4902a614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