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康永闲聊录

看过《傀儡人生》,我希望有一个通道,让我成为十五分钟的蔡康永。


怀着一定要见到真人的心意,费了一番周折,终于在17号的夜里抵达“蔡康永的流浪记”讲座现场。

康永哥哥在校园里“流浪”的时候,会场外攒动的人头正在仰盼他的踪影。我捏着票从人堆里挤进去,哗!享受了一下身为蔡康永被簇拥的感觉。

名为流浪记,演讲的内容却与流浪无关,与UCLA无关,也不提供合影签售等优待,仅仅,是轻松随意地闲聊。

康永与上海

蔡爸爸是上海人,迁居台湾以后,旧上海的生活一点一滴都变成怀念,浸润着后半生的记忆,也不断推翻小儿女们面对美好事物的惊艳,因为所有现实中的好东西,与上海的相比都是“勿灵咯”,不值一提。关于那个时代的上海的印象,木心的《上海赋》里有巨细靡遗的描述。然而正如蔡康永所言,对于未曾经历孤岛时代的人来说,上海梦永远只是一座空中楼阁,没有回忆,惟有想象。

身高的困惑

如果你是男生,只有两种选择,你会希望成为聪明的矮子还是高个子、但却比较笨的呢?

当然是后者喽。以蔡康永的口吻来说,聪明的矮子会很快意识到自己不够高,而傻傻的高个子可能一直发现不了自己不够聪明,并且占着身高的优势,总能搞到食物来吃,发现危险时也逃的比矮个子快,多开心啊。

脏话与文化

话要说到什么程度才算脏咧?或者说,脏还是不脏本来就属于文化差异方面的问题。

骨子里看重伦理纲常的中国人,以“动词+对方亲属(器官)”的短语为最脏话;什么奇怪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日本人,骂人的词汇却少的可怜;清冷的北欧人,则以“魔鬼附体”之类的诅咒作为最激烈的言辞……

相比大学里考完以后便忘掉的“文化人类学”课,这些听起来好像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是有趣和好记得多呢。
试试看,活下去

人生是无聊的吗?是的。

人生要做很多无意义的事吗?没错阿。

可是,很多好玩的事,不是也要活过才能知道吗?

敏感的人常常活的比较吃力的原因,就是他们对周遭的风吹草动太过关注,无所不在的看不见的丝线,牵连着自己的身心。漫长的无聊日子里,一颗心好像被慢火煨煮,慢慢地熬,细细地熬,以深刻丰沛的心灵描述荒谬虚无的生活,然后发现,人生也就这么度过了。

那么,我还活着吗?

我还活着。

我还有眼耳鼻舌身意,可知色声香味触法,简直可谓幸福了。

“人生哪有那么多‘言及义’的东西啊?”所以他说:放轻松,人生很多时候都只能“度过”而已。

爱他,就不断提问吧

昆拉说“爱情就是不断的提问。”

剥夺他的独立,蚕食他的思想,让他变透明,变得可分析与可理喻。

演讲甫一开始,写在各种纸片上的问题便如雪片飞去。有选择的回答在翻开一些答案的同时,覆没了更多的内情。可是我们爱他,他就享有特权,反对也无效。况且他是那么一个圆熟的人,无招胜有招,连他言谈文字间的矛盾与困惑,都让人觉得是缘于他对人生持有一种清明完整的理解。

这个夜里快乐的事,是听见他讲到木心。

知道喜欢的人与自己有同样的嗜好,果然会觉得像博取了命运青眼一般的开心呢!



22:22 | 餘墨數點 | comments (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秋暮书怀 | top | 病中记

comments

和去年在交大聊的东西差不多啊。脏话那段真的很有趣。异质文化的距离感。觉得康永在台湾接近瓶颈了,也许可以再次出走,尝试一些新的可能性。

4年前我狂迷我猜的时候,越过半个北京城的风沙,跑到王府井去一睹吴宗宪的真容。唯一的感觉是——他好老!
by: 福州路318号 | 2006/10/21 12:29 | URL [編集] | page top↑
きのう、上海に文
きのう、上海に文化は算するはずだった。
by: BlogPetのbodhicat | 2006/10/24 11:28 | URL [編集] | page top↑
路过这里,觉得网站做的不错,感觉很舒服,加油!
by: 上海网站建设 | 2006/11/11 08:58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17-3639a01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