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九月断片·做梦与独语

天转凉。

要命的伤感,攥着我的衣襟,是一个阴沉强势的小孩。

现在与过去相接,我只剩灵魂,身体变成透明。体内的火,是李贺的诗句:鬼灯如漆点松花。

自幼喜欢看探索天文地理的作品,当时不知如何说它的好,后来才知是那一种庄严浩荡使人神驰心惊。人的生命是如此之微渺,又何必对一点点得失太过争执与计较。想起昨天看的球幕电影《深海火山》。无边的蓝天大海,深海里迷幻的动物。水母拖着绚绮的长尾,彗星般地游过。生长在火山岩柱缝隙间的不知名动物,让我想起《虫师》里的虫。在那样深邃幽暗,人类难以想象的环境里生存的生物,无岁序无日月无节气,只遵循星球深处的神秘律动,繁衍了不知多久多久。

“对速成和速朽的敏感”(孙甘露)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在渐渐变得不敏感,还是越来越敏感。

是我早预见并深度感觉到这种敏感,还是我早已忽略了这种敏感?

一边从各种细节中搜索意义,一边质疑所有的意义是否有意义。

小时候最喜欢的童话是小木民矮子精系列。我素来喜欢非常温馨或非常诡异的故事。木民谷的生活兼具温情与想象力,真让我也想化身为一个不老不死小妖精,与他们一同上天入海,快乐着并忧伤着。

中国的市井画,也让我有这种想法。想走进去在画里的世界生活。

家中曾挂过一幅水墨画挂历,印成长方卷轴画的样子。视角一贯的平面化,缺少透视,然而对看者而言,远近层次其实是了然于心的。画的大约是晋人。宽袍大袖,人在山阴道上行,空气似乎必然是清新的,草木必然是俨然整饬的,虽看不到光影流转,心里自幻想出恬淡温润的阳光。

另看过清代院本《十二月令图轴》,描画十二月间民家生活场景。皆以各月中最典型片断名之,诸如“正月十五元宵夜”、“六月荷塘观芙蓉”等。不脱窠臼,却美得有情有味,让人直想披古人衣,在那样的世界里活上一年又一年。题材毕竟是俗的,画面太其乐融融天下大同,好像我小时候见过的农村风物画,野妇村氓永远开朗地笑,金色阳光永远普照在线条明快的田间路面。干净、井然有序,人人亲和友爱,想象中美好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明知这样的世界假大空,仍然,对这个臆想的世界投以无限向往。

说话的我,有时候让我觉得陌生。

九月,总是一雨成秋。转晴,则又揪住了夏天的尾巴。

金色的阳光常令我感觉迟钝。我喜欢天色明亮的干寒天气,让我紧抿着唇,深呼吸,胸中仿佛因此变得清明透彻。穿着短靴走在冷而硬的土地上,自己好像是在凉风中自由了的少年,步履轻快。

时间的死水,我们总想渡过去,可是一旦踏上了彼岸,便没有了,永远丧失了,遂又怀念。
然而那时日日如此,便令人绝望。

我们想象了一个情人,什么都美,什么都好,却忽略了她的语言。

幻想肌肤的温度与触感,幻想我们所能最后一次拥有的极限的迷恋,并名之为爱情。

创造之后,无以言对。

误解总是存在的,无计可消除。

误读遭致困惑、烦恼,却也可以诱发吸引力。

你知道这是梦,然而闭上眼以为不会醒过来。


23:35 | 餘墨數點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游戏作·中秋俳句 | top | 闷在屋子里的人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14-21c1a9a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