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世间儿女

中午吃饭时,对面坐下一男一女。女人四十多岁,男孩大约十五六岁光景,猜测应是一对母子。母亲生着乡人的面孔,皮肤粗,抿着薄薄的嘴唇,神情郁郁。儿子五官还算清秀,微微弓着扁瘦的背,一直低着头,两只前臂搭在桌沿上,十指相触,看起来也不怎么高兴。

女人见我们吃的有味,许是饿了,忽然发现不见了底票,着了慌,开始埋怨儿子;男孩低着眼簇着眉,瓮声瓮气地与她争辩,拗不过,只好起身去找服务员,然后阴着脸坐回来,不悦之色更浓了一层。

女人许是被男孩顶撞的态度堵的心头躁郁,手上动作过大,绊倒了我女友的碗,幸好是空的。男孩皱着眉,数落她如何如何不小心,女人愤愤不平又不便发作,低着音量——情绪仍震荡着我对面的空气,反抗着说:别人也没说我什么,你倒这么大脾气!隔了一会儿又重复一次。男孩声音很低,用家乡话瓮声瓮气地继续与她说着什么,音节短促,带着火药味。女人没有更多的话可说,只是重复着那一句。委屈而无力。

一直觉得女人到了更年期是可怜的。无端端地情绪低潮,无端端地发脾气,身边好像有无数的透明导火索,谁不小心踩到都会引起一场风波。而更不幸的是,她还有一个处在叛逆期的儿子,处处与自己作对,猜不透他的心思,也不知何时何地会触犯他的情绪雷区。

也许三五年后,这对母子会渐渐融洽起来。母亲经受时间的洗礼,变的平和,也不再有旺盛的体力精力可以挥霍于发脾气;儿子渡过青春期的河流,懂得自己的儿女身。

少女的我很乖,也常常很有杀气。我在日记里挑剔母亲,言语之间,仿佛我与她只是不情愿地以血缘栓在一起。后来的我,看着那一本本的日记,竟害怕翻开它们,回避当日自己心中的残忍与暴烈。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我想问我自己。明明,明明是爱她的,比她的丈夫、母亲都要爱她珍惜她,却忍不住故意伤害她,就像今天遇见的这个少年。我们之间并不只有拧成死结的血缘关系,我身上有她的烙印和气息,会不自觉的做出她的小动作,她的情绪反应,甚至与她有着相仿的经历……

曾被侯孝贤形容为“少女眉如霜”的伊能静,曾经与母亲相持对峙的她,如今神色间只流露出身为人母后的柔和。女人是不是真的会变得越来越天真?正如幼稚无知是青年人的宿命。

我爱过去岁月里的阳光,不同色调不同温度。干燥的,像初秋与冬天;又或者有初春的新绿惹眼,有盛夏炽烈的艳阳,从树叶缝隙间漏下,如墨渍斑斑。说旧时的阳光好,也是一种“反了向的理想主义,朝后看的梦游症”。十五岁的我曾只想活到三十岁,觉得已经够老了。十几岁的时候乘飞机,对买保险是没有概念的,也觉得没有必要。隐隐地,甚至盼望年少而殁——在我看来,这是一幕充满诗意的演出,是“伤见自己美之姿影而沉没”那样凄寂与宛转。现在的我觉得活到四十岁也不错……或许以后我还会希望活的更久更长一点。常念旧时好,好的只是那些理想主义的时光。比起当初有知少识的自己,我更喜欢现在越来越饱满的样子。

我说过成长是一种痛,是一种妥协……成长也是清洗伤口的药水,或许痛楚,然而最终无害。


20:40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炎夏囈語 | top | 迷夏

comments

真是精彩的文笔
by: Dave werner | 2006/07/24 01:15 | URL [編集] | page top↑
bodhicat
bodhicatは、翻が有しなかった。
是重に洗礼する?
きのうbodhicatで、堵も心中された!
by: BlogPetのbodhicat | 2006/07/28 13:02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06-2a7910b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