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My girl

那一天与今天一样炎热。我熬夜写中文系的论文,你在邻屋熟睡。那时候我们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我们就睡在一起。你总有许多固执的习惯,比如十点半以前睡觉,冬天不用取暖设备,夏天不睡席子……好在那个六楼的炎夏随着暑假的来临便结束了,秋天来的时候我们已搬回各自的校内公寓。

我的论文写到清晨六点,灯光由暗中旺盛的明亮,转向晨光中无力的黯淡,仿佛天角的月,被太阳扫去了光泽,徒留一张苍灰的脸,像彻夜不眠的我的颜色。之后我爬上室友的空床睡觉,老老的木板床,抽去了上面的棉花絮,只有一层席,怎样展转,都觉得自己像脆弱的豌豆公主,皮肤被硬木硌得生疼。

混混沌沌睡了一小时左右,听见叮当吱呀的开门声,迷糊中看见如泻的阳光透过绿纱窗照进来,如高亮的探照灯。吊扇呆钝地旋转,也搅不起什么风,像旧塾里拖着腔齐诵古文的书生。

你在房间收拾行李。我处在昏盲的意识边缘,周遭的人语好像闷在皮鼓里,隔一层膜嗡嗡无休。

亲戚在门口等你,你临走时,跑进来伸手穿过床头栏杆,抓乱我的头发:

“Honey~我走啦!”伴着你专有的贞亮的笑声,你和你的行李一忽儿都不见了。

我们曾说过要一起生活的。以前我们在街上常常挽着手,像一对小情人。别人开玩笑说我们一定是girls love,我们也欢欢喜喜。我生的比你高,大部分时间比你安静,于是我就像是你的男孩,让你可以靠着我的肩,对我眉飞色舞地说着琐事。我喜欢你松松地盘起长发,穿上我们一起买的青色碎花浴衣,坐在帐子里读诗词。我也喜欢看你写字,硬笔谨严周致,毛笔流丽端雅,都是我所不及的。你常常说我散漫贪玩,让我觉得我像是不思进取的秀才,而你是贤明的妻。有时候你又比我更不切实际,充满慧黠的念头,我便想真的身为一个男子,给你一座小花园,给你一个有透明穹顶的房间,让你尽管发呆做梦不受侵扰。

我记得某个四月的夜晚,我们坐在樱花树下聊天,酥黄的月亮印在天上,微风习习,好像宋人清雅的图画,听得见人语从画中潺潺流出。我记得期末考试前,我们坐在床上用纸牌占卜爱情,那样投入的认真,教迷信也变成了虔诚;还是大考前,我们围坐在电视机前看无厘头喜剧,捧着课本笑作一团。我记得你讲你永不可复得的爱人,神色淡泊,眼睛里却开始苍凉;又或是我喝醉了酒伏在你怀里,眼泪濡湿你的衣襟。我们也会闹别扭,我和别人夜出晚归,你郁郁地先我睡去,第二天给我看你写的诗,末两句道“本无卿卿意,何事怨多情”——而我当时只想给你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你面颊。

身边的男孩总是大同小异。我们爱他们皎洁、清扬,爱他们跋扈的少年情怀,然而他们也是那样善变无常,教人失望神伤。而我们之间,是不计较得失予取的。我们只是小小的女子,对彼此怀着洁净的爱与依恋,我们从来不是对方的男孩,却都是对方的女孩,比起姐妹有一层更亲的意味。

毕业那年我打算去北京读书,结果我没去,你却去了。你写信、写明信片、写email,附上新作的诗,寄给我,谨严周致的色硬笔字,宛如你明秀好看的眉眼,让我觉得心安。你不喜欢北方的气候与饮食,然而终究会习惯,书信渐少,你也开始有新的男女朋友。偶尔你还会发简讯与我聊些不相干的话题,天气、电影、一首歌、一种情绪……令我想起以前去食堂的路上,你与我讲外交学、政治学,讲韦伯、洛克,我对你说逻辑学、考古学,竟也相谈甚欢。

你在那座城市终于遇见了你的他,在街上你常常腾出一只手回复他的简讯,有时候我说话你也没听进去。我常常希望能有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懂得珍惜你、欣赏你,让你拥有家的感觉。可是看见你与他亲亲热热地倚在一起,眼神与笑容都有了着落,我又不禁怅然若失,仿佛你生活中我的身影被擦去了一个角。你说他会许你一场盛大的婚礼——美好的女孩子,长大后都是要嫁人的罢,你们都将从我身边离去,走向自己平和圆满的人生。今后将有他让你倚靠,听你眉飞色舞地说着琐事,争论一些没有结果的问题,一起作荒诞不经、漫无边际的怪想。

这个夏天你回上海了。我并无别后重逢、失而复得的欢喜。好像本来就是这样,从来没有什么改变。你与我住在同一个城市,我还是会想念你,在我想念你的时候,我仍会仰望天空。

My girl,我但愿永远在白衣裙的时代,为你的一颦一笑惊心动魄;我同样希望,你今后的快乐如毕业照上的笑容一般清饱满,然后一直一直,幸福下去……


14:11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9)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迷夏 | top | 《末世极乐》:在梦中淋漓

comments

嫉妒了。
难道是因为我们太过相像,所以反而没有可能?
by: 听夏 | 2006/07/02 16:47 | URL [編集] | page top↑
v-10kiss~亲爱的
对你,又何须我赘言呢……
by: 小茕 | 2006/07/03 15:46 | URL [編集] | page top↑
第一次 来
by: virginsky | 2006/07/10 00:03 | URL [編集] | page top↑
bodhicat
bodhicatは、拾で文写とかを熟睡したかった。


by: BlogPetのbodhicat | 2006/07/11 15:44 | URL [編集] | page top↑
update
似乎blog 好久都没更新了阿
呵呵
by: kingkong | 2006/07/12 17:17 | URL [編集] | page top↑
我公司的电脑居然看不了你的blog。。安装不了那个什么语言的插件,所以打开来都是乱码sigh
by: afterthree | 2006/07/14 06:00 | URL [編集] | page top↑
日文编码的局限。。。
by: bodhicat | 2006/07/14 11:11 | URL [編集] | page top↑
个人认为blog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既想让人看到,又不想让人看到
常常会被欲言又止的情绪困扰
呵呵
by: yettie | 2006/07/15 15:10 | URL [編集] | page top↑
曾经我也有这样一个她,看了你的文字,让我回忆起从前美丽的日子,呵呵,似乎已经开始老了...
上海越来越热,让人心烦意乱,听着<出埃及记>,心才开始慢慢平静.
by: 时间的灰烬 | 2006/07/19 14:18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04-4f3b759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