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末世极乐》:在梦中淋漓

century.jpg

发行于1992年的《末世极乐》是达明一派解散后刘以达的首个project,以末世时代与97回归为题的概念专辑。刘以达与女歌手“梦”组成刘以达与梦,负责专辑全部作曲与编曲。

五色杂陈,五音相混,华丽异常,而又刻骨寂寞,是我喜欢的情调。

这张十多年前的概念专辑令我一听之下便十分喜欢,耳边听着,眼前一帧帧交叠的都是电影镜头。人语、脚步、低回的女声吟唱,优伶的水袖仿佛还在银灯下翻腾流转。

迷幻电音,虚拟的时空,帷幕滑向两侧,凸起一座布景奢华的舞台。不只是平面的丰丽,还往纵深里去,让人看不透后台多深,街市多远。

世纪末三字,天生带着一种具有终结意味的颓然,其中又有对百废待兴的翘首盼望。是丈夫出征多年的妇人,双鬓点星,仍站在山头张望。顿然回首,方觉岁月有痕人无信,花月春风俱作尘。

人生百年,遇见世纪末的机会只得一次,只怕明朝酒醒,城已荒、人已远,世界宛如手心里泄了气的最后一个灰色的梦。末世永远带着不可挽回的死亡气息,却又柔和甜美至极。

纵然,这些都不过是偏执的想象,世纪末依旧太太平平,转眼成了世纪初,又变成了新生的浑茫、浩荡的清白。

走过了世纪末,回头听刘以达与梦的这张专辑,沸腾的电音饱满而淋漓,阿梦的声音让人想起老画报上的女演员,又或者是波普风的梦露的脸,迷惘而虚静。然而现在难免觉得唱腔太古,声线太正,带着一种旧时代阴恻恻的妩媚。这是幻觉中末世应有的样子。

戏中有戏,梦中仍是梦,刘以达的编曲延续达明时代一贯的空灵与丰盈,予人妖娆的幻觉,如唱片封套上铺陈的蓝色玫瑰,虚幻而醉人。

惟有末世,当的起极乐二字。无尽的伤感——连无尽也要变成有尽了,还要问什么理由,还要在乎什么过去未来?刘以达执着于专辑的概念,歌词不免染上时代气息政治隐喻,然而词曲交融,依旧如梦似幻,让人只想离家国动乱远远的,穿上最丽的衣衫张罗一场场盛宴与欢娱。

《祝君好运》开头的一段唢呐,吹起一种干燥的北方感觉。唢呐有着锐利的聒噪,好像举世都要被它衬的安静下来。然而只有唢呐,听不见锣鼓钹铙,又不免孤单,好像在鱼目白的清晨,一座空城,天角挂着黯淡的月,锐利的声响因而变得格外尖冷,教人失神。

热闹,是这么热闹,有酒红色的天空,宝蓝色的山水,颜色过于饱和,对比鲜明。一把柔婉而沧桑的女声拖长着尾音,音色圆熟而雍容,应是昔日的名角携一干遗老们载歌载舞巡游市井。《玫瑰园》里唱道:

“世界并无乐土,只有未来,仍然让我有个梦处可逃”

欢娱闹腾了一场,末尾稠密杂碎的种种声响有着太强烈的电影感,且是老电影的青灰调子,光影参差,人物的眉梢眼角如用墨笔顿了又顿,浓艳的乌一直沁入胶片背后。

末世之后又是开辟鸿蒙,极乐之后又将沉酣至醒。末世极乐原是梦,仍爱此梦太分明。


23:18 | 聞彼嘉音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My girl | top | 旅行的意义·千岛湖游记

comments

きょうは解散する
きょうは解散するはずだった。
きょうbodhicatは、意味された。
by: BlogPetのbodhicat | 2006/07/01 12:47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秘密話

trackbacks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odhicat.blog17.fc2.com/tb.php/103-31cf293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