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11月
--日(--)
04日(金)
02日(水)
10 | 2011/11 | 1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澄心(二)

悠悠千古,誰解真如。泥足塵世,久必生情。情既萌,心漸散,志無主,意難平。故動情即迷本。

感到如此的壓抑困苦,是因為心在情網中。你越掙,它束你越緊,你越糾結,它纏你越深。

可是,試試看不要去抵抗呢?不必掙,不要起念,也無須動氣,靜下來,彷彿自己是透明的,過濾掉一切濁重之物。身體變輕盈,在寧靜中往上升,什麼也鎖不住,什麼也壓不進,猶如一片虛空,卻又如此真實、穩定。

還是一個“放”字罷。所有讓人覺得苦的,都得放下。捨盡之時,才會懂得什麼是『完滿』。『完滿』就像,一個無懈可擊、無漏無餘的圓。

放下,放下,我不在其中。把一切“真切”的痛苦放下,它們就變成了“虛幻”,把夢幻泡影都放下,才是真正的

——無中容萬有,空裏映大千。體輕心自足,歸去白雲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9:59 | 除妄去執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小朋友

整理舊物,在故紙堆裏翻出N年前我寫給一隻小公仔的小詩。讀了讀,覺得還蠻有意思的。

這隻小公仔從我很小時就一直陪在我枕邊。童年時我常常和她說話,視她為天底下最溫柔的朋友。她會微笑,也會不開心,有時則很沉默……不過媽媽認為這些都是我的幻覺。記得一個童話故事裏說,一個小男孩告訴大人,打開屋子的後門可以通往印第安人的村寨,大人通通笑話他,并當著他的面打開了門,只看到一堆廢墟瓦礫。可是小男孩分明見過那個村寨,還去印第安人家裡作過客。我想,我就是那個小男孩吧。

這首小詩是這樣的:

小小的朋友

總想為你寫一首歌
在我還年幼的時候
每個夜晚我凝視你雙眼
猶如碧水一潭,將我吸入異次元

當你毛髮稀疏、目光渾濁
或許我也會變成,散發著酒香的蘋果

一隻起皺的蘋果
一隻頹唐的玩偶
在落日的窗下
我們好像一幅深赭色的靜物畫

看畫的人們輕蔑的說:
藝術怎容許這般丑陋?

可是我的朋友
你的蘋果
最珍貴的幸福
是我們已享用過彼此最美的藝術

那時,你絨毛細密,眼眸清
那時,我懷抱溫柔,靜如初雪


23:48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