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03月
--日(--)
31日(水)
28日(日)
25日(木)
02 | 2010/03 | 04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仰望的幸福

曾經很喜歡泰戈爾,喜歡他詩裡的清凈、溫暖,像是一位和、溫厚的長者在耳邊柔聲吟詠。後來,隨著我自己的心田逐漸被外界染汚,他詩文中的“寧靜”也離我越來越遠……如今,當我從迷茫之中重新接受神的指引,走在“返鄉”的路上,忽然發覺自己很容易就能進入他詩中的世界。的確,在一度情迷心竅的我眼中,只有那些能夠喚起我情感回應的詩句才是好的,才值得記誦,於是所有那些指代不明的“你”都被我個人的執念縮小了、具象化了。因為,一個人如果無法仰望更高尚、純潔世界的光輝,便常常不得不埋首於被觀念化了的個人空間。

《吉檀迦利》是一部獻給神的讚歌集。在讀它們的時候我常常想,泰戈爾究竟是個怎樣的人,他曾經怎樣的接近神的世界?他看到過什么、感受過什么?在向神的路上他曾抵達多遠?是否堅持到最後?等等等等。當然這些問題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或許是,在一個對的時間,他的詩帶給我的感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8:46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性定菜根香,淡中滋味長



忘记在哪看过这样一句话:即使身体远离故乡,胃仍会记得家的味道。“家”是个质朴而温存的字眼,“家乡味”是一种体贴、亲切的味道。《幸福的馨香》就是一部散发着“家乡味”的电影。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09:10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田舍的生活

春日午后,听一首优美的歌。

《田舎の生活》by Spitz


27岁的草野正宗安静地唱着,在舒缓的旋律中,恬淡的乡村风物在眼前徐徐铺展:

明润清的山涧溪水 片刻不息地细流涌注

熟悉的微熏的午后轻风 拂过濡湿的颈脖 笑着

野兔飞奔的模样 笹百合闪光的花姿

夜空里闪烁的群星 全都映照在我的眼中

以及

在报晨鸟的歌声中醒来 望着远山打着哈欠

对着山顶的白雾遐思 滑落心中的涓滴

清洗着块根蔬菜上的泥土的你 和在檐廊玩耍的我们的孩子

与迷朦闪耀的柔和的日光 在永无止尽的轮回上

(以上感谢IKKI的翻译)

反复吟唱着的“さよなら”(别了)则像是在一幅安乐祥和的画面上,题了一首感伤的诗句。让你觉得,到底那眼前的安乐祥和是一种幻想,抑或心内的忧伤才是幻觉?

Spitz的歌大多唱着爱情以及一些不明所指的情感,不论什么主题,似乎都能被熔炼成他们一贯的清纯、清新,这正是Spitz的厉害之處吧。日媒评论:“一般来说Spitz的歌迷总是善男善女,不华丽却有着良知、不走邪路的人。”许多当代歌曲都在極力表现人性中狂暴、煽情、怪異的一面,而Spitz却坚守着他们那种健康自然的纯情气质,从不刻意追求所谓的“突破”。听他们任一时代的创作,可能你都会觉得:“真好,这就是Spitz”,而不会詫異:“他们那时候怎么了?”

出道十九年屹立不倒,或许要归功于Spitz成员们体现出来的一种精神。单纯的做着自己的音乐,行事低调,很少夸夸其谈。与其说是他们太保守、不善于自我推销,不如说他们对自己的音乐世界抱有坚定的信心,故不为流俗动摇;无须追求被每一个人认同,而是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吸引具有相同质素的听眾。就这样单纯而坚定的向前走下去――我想,这就是他们打动我的原因吧。

《田舎の生活》CD版下载

19:57 | 聞彼嘉音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