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 04月
--日(--)
23日(木)
21日(火)
07日(火)
01日(水)
03 | 2009/04 | 05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無求

有朋友问我,这一段时间以来,怎麼不见我在blog上写自己的生活——儘管我以前也很少写文章谈论自己;还有朋友觉得可惜,说最近不见我写文艺评论,浪费文艺细胞——虽然,我从来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青。

我知道现在我所愿意一再谈论的东西,很多人不爱听不爱读。但我总想,即使只有一个人读,只有一个人读后能够感觉到温暖和善意,能够诚意向善,那也是我的功。我不求闻达,只希望传达一些真正好的、正的东西给他人。

我也是在走过了漫长而迂回的道路之後,才开始修行,不是某天头脑一热、心思一动,随随便便拿起,继而又会随随便便放下的。有一位网友说我一直寻求内心的出口,过去我确实一直致力于寻求心灵的真正解脱与自由,希望获得真正的安宁与平衡,因为我是一个相当敏感的人,外界的一点风吹草动也会惊扰我的神经,拘束的家庭环境、不自然的父女关系等更雪上加霜,让我常常很受压抑,心灵的窒闷无处排解,堆积于内,逐渐变得潮湿而沉重。因此,我一直无比向往那些乾燥、明亮、温暖的人和事物,我希望自己终能变得安然、轻盈、自由,而不是容易受惊、焦虑、紧张……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8:49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19)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幸福

每次做完練習,我都會感到神思清爽,一身輕鬆,頭腦也往往變得格外清明。有時寫稿寫到思路淤塞,我也會起身打一會兒坐,之後便會感到豁然開朗,下筆有神……

前兩天,一個朋友向我念起海子那首著名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我忽然發現,我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擁有這樣的心情了啊!我曾經認真抄下這首詩,因為渴望“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自由自在,無憂無懼,而終于,我在今天已經是一個幸福幸運的人。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3:24 | 除妄去執 | comments (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鏡心

昨晚去剪髮。開剪沒多久,一個店員過來問我身后的髮型師:“一位女士等您剪,大概要多久?”髮型師眼也不抬地答道:“請她等一會兒吧。”

快剪到一半,店員又過來問:“那邊一位女士等您剪,大概需要多久?”髮型師停了一下,問他:“一定要問具體時間?”店員頓了頓:“嗯,是這個意思。”髮型師作了個深呼吸,對他說:“我這裏正在剪,沒法告訴她具體時間,反正不會太久。”店員領命走開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7:27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6)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少息自省,明析不足

晨起練習,自感身心格外清凈。有一時彷彿肉身已化作無數無數微粒,溶解在空氣中,肢體變得輕柔而圓潤,就像自身已與一切塵雜分隔,獨立一塊自在天地……過去我冥想時常感內心呈現一個朝內閉合的青灰色幾何空間,今天我看見它變成了兩扇門,向我的體外敞開,門外依稀有光,一直延伸向無限遠、無限遠……此時的我如臨某種深處傳來的震動,不自覺地流下淚水……

類似的感受,我現在幾乎天天都會遇到,不論是醒着、睡着還是在夢裏。有人覺得是因為我比較敏感,或曰我異想天開,但對我來說,它們如同呼吸、吃飯一樣正常自然。有人問我:“因為這些東西你就相信有神?”不是,我說我看不見任何神蹟,我也相信神。是神讓世界有光,而不是在光裏才有神。就像我對一個朋友說的,靈異現象只是修行路上最表面的一層,最多起到接引你走上求真道路的作用,從來不是修行的目地。一旦你真正領會了更高層次的真理,不再為人世間的常識、觀念局限,不尋常的體驗常會伴隨而來,而此時你已經可以接納它、理解它了,並且知道,這一切無比正常和自然。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7:24 | 除妄去執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