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 10月
--日(--)
08日(水)
09 | 2008/10 | 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可曾記得愛

九月底和爸爸闹别扭,气急之时连断绝父女关系的心都有了。之后,渐渐平息。我回武汉之日,他率先冲到家门口迎接,眼里闪着都是欢喜的光芒。

短短相處几天,与他照旧无多对话,好在总算是风平浪静。在饭桌上、在街上,我望着他日渐臃肿的身躯、棱角平圆的脸,心中常生出一阵怜爱。小时候常听人赞爸爸生得俊,那时他还清瘦、不苟言笑、我行我素,喜欢下围棋、读文史,而今变得喜欢唠叨和多管闲事,棋友相继离去,双眼老花再也看不清书上的小字。时光就这样如藤蔓般爬过他的身心发肤。

以前读《阿娜伊斯·宁日记》,文中写道她的心理医生指出,她一直生活在父亲目光的压迫之下,她“囿于过去,囿于最初的记忆,最初的生存状态,囿于童年的心理苦难……”当时我真觉得阿娜伊斯是亲人知己了。现在我却相信,很多时候是选择性的记忆在不断唤起自身的痛苦。我最反感夫妻吵架时引用以往的冲突事例而把“现在”越抹越,为了强化受难的体验而总以悲愤之情回忆那些不愉快的事件,于是“过去”永远沉重,“现在”永远为过去所累。如果我一提起“父亲”便感到痛苦的震颤,这不一定是父亲的过错,倒有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

其实爸爸,我相信你也曾给过我快乐,我相信你深深爱我只是不知如何表达,于是总演变成简单粗暴。我知道你有你的受难史,奶奶去世早,爷爷又不关心你,在最需要扶助和引导的青少年时期,你孤身在外挣扎闯荡,所以才变得性情乖戾,年近六十仍学不会人情世故……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生活在往昔的影子里,只是有的人积极化解,有的人消极抵抗。

偶尔也几欲冲爸爸发一顿大脾气,把从小到大的积怨发泄殆尽,我以为那样就能解脱。而今见爸爸呵斥爷爷,常感一丝心酸。他对爷爷也是又爱又恨,爱的是亲缘,所以他即使腰椎酸痛坐立难安,也会不辞劳苦过汉口给爷爷送饭菜、整理房间;恨的是对方的不通人情、无理取闹。然而事实是,一百句软语温言救不了一句恶语中伤,快乐很少能叠加,不快却擅于引爆更多的不快。爷爷以前总爱回忆爸爸小时候的事,现在却惯于数落儿子的不是。我想要跳出这种循环往复的痛苦,所以我愿意,放下自伤伤人的怨恨,回忆一些包含着爱与温柔的生命片断。

以上,也许都可视作我读《当下的力量》之后的开悟。

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昨天在淘宝上为他订了仟吉家的生日蛋糕,约好下午送达。我知道他一定猜不到,献上小小惊喜,只是希望,在他渐老的岁月里,多一些愉悦美好的回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0:36 | 除妄去執 | comments (13)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