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 07月
--日(--)
11日(金)
09日(水)
08日(火)
06 | 2008/07 | 08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無夏不淫


“尤其夏天,万物的繁殖力往巅峰攀升的季节,感官因而全面骚动盲流的热夜,终我们一生,在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淫……超过、满溢、狂放的状态,当然就是相对于安稳、满足、秩序与建制。”

              ――林俊穎《夏夜微笑》


初读林俊穎,读后感与脑中既有印象一拍即合,果然是那种“世纪末华丽”的文笔。一种浓缩、跳跃又紧张的MV式氛围,潮湿、暧昧,少有直射的泼辣辣的阳光,总是暗夜的斑驳灯光、镜面的折射光,照得人阴影很深,表情很迷离。

他的文字其实很适合朗读,文白双拼、中英文相杂,善用排比、前后照应,你可以用语音读出那种遣词造句中的精细,那些散文诗般抒情篇章中的韵律与节奏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7:57 | 委懷在書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髮膠星夢


昨晚去大剧院看《发胶星梦》,结束后连走路也觉得轻快起来,忍不住要起舞。剧中如是唱道:如果可以唱和跳,谁还要读和写……《发胶星梦》很像一场派对。我是很少参加Party的,对各种集体活动毫不热衷,然而骨子里其实渴望被煽动被点燃,所以中场休息时,台上舞蹈老师说:“请大家起立,跟我一起跳Tracy的舞蹈。”我便毫不犹豫地起身跟跳……

故事很老套。恰是老套的故事才有普世性和永恒的生命力。即使从一开始就料到结局会如何,仍愿意开开心心等待最后一幕皆大欢喜的如期而至。娱乐的要求与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一次次的老生常谈旧曲新唱。剧情越通俗,涵盖面倒越广,只是触碰的力道都很轻很无关痛痒。六十年代正是美国人运动最激烈的时期,巴尔的摩又是斗争的核心地带之一,然而该剧在此方面的表现却非常平凡和柔弱——回过头来说,美国人的歌舞剧,总不可能演成我们的《东方红》。时代特征带一笔足矣,真成了时代剧,那就作茧自缚、不好玩了。

励志音乐剧和好莱坞的温情片都有同样的心灵鸡汤效果,让委顿、无聊的人获得暂时的精神快感:脑中的开关忽然灵敏了、眼前的道路忽然畅通了,就像塞在《荒原狼》里所描述的:“那金色的痕迹又闪亮了,提醒我想起永生,想起莫扎特,想起群星。我又能呼吸一个小时了,又能生活一个小时了,又能活在世上不用忍受什么痛苦,不必担惊受怕,不必感到羞耻。”短短两小时的载歌载舞中,生活的乐趣与色彩重新浮现,自信、勇气与骄傲重新回来了……然而和所有的强心针和催眠术一样,时效过后,魔力消除,一切又恢复平淡。出了大剧院,晚风吹着我的裙子,飘飘然,一路跟dwhite谈论这部音乐剧的感染力,还动了学舞蹈的念头……一直走到来福士、福州路、福建中路,沿途打不到车,我穿新鞋的脚又生痛难耐,好心情遂化作了对天气和公共交通的抱怨。

果然,一碗热汤的关怀,不可能随身携带。刺激一旦用完,现实中的一阵风、一桩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能够撞破两个小时精心吹起的漂亮气泡。


17:11 | 戲夢人生 | comments (0)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在送Tifanie去南站的出租车上,彼此都没什么话,电台压低声音抒情着,在窗外的温柔夜色掩映下,让人觉得莫名惆怅,想起月台、火车、拥抱、眼泪……名为“离别”这件事的种种细节。

车内很凑巧地响起《一路顺风》这首歌,我静静听了一阵,感觉到泪水的气味快涌上来时,转头向Tifanie说:这首歌还真应景。她也笑,感伤就淡在空氣里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3:45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2)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