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 05月
--日(--)
28日(水)
23日(金)
13日(火)
08日(木)
07日(水)
04 | 2008/05 | 06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edit | page top↑

我不怕了

前天的下午晚上,和陶陶在线上聊了很久,这或许可算我们认识以来,聊得最深彻内心的一次。

陶陶是我的好朋友。很久以来,我在她面前都有点像学生看老师。你和她接触,会感到她像一位家长、一个大姐姐,或是沙龙女主人。她很容易接近,却不会令人觉得很亲,仿佛她的表面覆有一层柔软完好的壳,你找不到通往核心的切口。

今天,当她对我说,“这些事,我只有在你面前才能说出来”,我觉得幸福得快掉泪了……并不是占有了秘密后的狂喜,而是受邀进入他人内心时惶恐的感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6:28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16)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偶感

黎戈的书评,对我而言既是学习又是享受还是沉溺。那样的文字,动态、生鲜,可以感觉到作者在书写过程中一直保持高度敏感,动用全身心的感觉与经验……这样的文字也常常令我感到亲近……

5月21日晴,她写道: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09:34 | 即事所思 | comments (1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余震

昨天下午和Tifanie聊天,她说地震了,吓我一跳。她又说1楼的同事震感强烈,都跑出去了,之后她也沉默了……然后就接到dwhite的电话,这人倒是很兴奋的样子,汇报说刚才办公楼里警报大作,他还以为是火灾演习,慢吞吞乐呵呵地下楼来,才听说原来闹地震了(?)

于是我立刻想打电话到武汉。每遇天灾,我总是第一个想起妈妈。雪灾时想到她,台风天想到她,高温酷暑想到她,连坐飞机碰到气流也会想到她。读中学时有一回据说上海一带有地震,她知悉后立马打电话给外婆、舅舅、姨妈……听到他们安然无事才放心。大概是年少离家的缘故,她对亲戚关系看得格外的重,就像一个漂泊的个体,一方面自得于独立,一方面又渴望归属于某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2:06 | 悠悠我心 | comments (9)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雨日摘抄

张爱名言“所有的女人都是同行”,于对手之外的另一层意思,就是女人之间也会突然在某一瞬间,因为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丝情绪、一种感觉,立刻视对方为知己,顺利地彼此交心。

前几天疏于上网,rss阅读器里累积了太多未读文字,果然除我之外的人们笔头都很勤奋呢。也许是最近自己内心有点疲乏的缘故,那些工整严密或纠结缠绕的文字都嫌读来太累,倒是安妮的这篇短文《回复,罗》,读了几遍,仍觉得很好……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14:44 | 餘墨數點 | comments (6)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流水帳也有感情

5月6日店铺上新完毕,到下一次上新之前,这段时间内我可以有余闲做别的事,读读书、看看电影,画几幅小速写,整理一下房间,轻松自在。

网店开张至今虽只半月,却觉得像是忙了很久。做生意甘苦自尝,就连我这种从来不善于打理钱财和经营管理的人也不得不开始学习某些事情。此前读《讨山记》“官司记”一章时,曾设想若换作自己与狡狯的生意人周旋、交涉,会是怎样一种光景——多半是秀才遇到兵,气结不能言罢。阿宝云:“既不能断绝世俗社会的牵连,又一心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许多人事不愿学习,受人欺负怨天尤人,那已不叫天真,而是几近无赖。”最近常以此语自勉。想当初平生第一次在批发市场开口拿货时,面对咄咄逼人的店主,一贯容易紧张的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而今已渐能谈笑风生应答如流……生存技巧与实战能力,就是这么一点点逼出来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09:39 | 燕居雜記 | comments (11) | trackbacks (0) | edit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